中國女性相關比賽以保險套為獎品,究竟原因為何?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前陣子,一位中國的女性主義者舉辦了一項女人腋毛的比賽,而第一名得主則贏得100個保險套當做獎品。

Chinese Women's Armpit Hair Winner
Chinese Women’s Armpit Hair Winner

對我們的美國讀者來說,這個獎品對一個女性相關的比賽來說可能有點奇怪。包廂套怎麼算是一個女性相關的獎品呢?第二名的獎品按摩棒不是比較合適嗎?

這其實是和中國在性及家庭計劃等議題上的立場有關。

雖然中國對一胎化政策漸漸鬆綁,可是還是對每個家庭能夠生孩子的數目有所管控。家庭計劃不像在美國是具有爭議性的,在中國是強制的。

雖然如此,公開討論性和避孕還是被視為禁忌。在中國,色情媒體是被禁的,但其實大家都還是能想辦法拿到。而保險套的廣告則一直到2014年才解禁,解禁是為了應對逐漸提升的HIV感染率。學校裡的性教育品質差,很多家長和教育人士不敢深入討論性的議題。

「我們的性教育只上了一課。我們的女老師在教甚麼是陰莖,什麼是陰道時,她的臉羞到漲紅。」我訪問的一位單親母親Mist是這麼說的。

父母通常對他們的孩子施壓,不希望他們在高中或甚至在大學就有性關係。在許多中國的高中裡,約會是被禁止的。學生要牽手,只能在偷偷摸摸到校園外這麼做。和美國較保守的區域一樣,這個作法所傳遞的訊息是,等到結婚再有性關係。

但在中國,孩子們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孩子們一樣,都是荷爾蒙高漲的。2012年的一項調查指出,中國人有百分之七十的人曾經有過婚前性行為。很不幸地,其中有很多人發生性關係時,並沒使用保險套或其它避孕措施。一項針對性生活活躍的年輕人所做的調查指出,他們其中有百分之三十在之前的先關係中並無使用保險套。只有百分之四十三的女性性工作者固定使用保險套。很少中國女性會服用避孕藥,因為擔心其副作用。他們對性病的了解不多。Mist告訴我,很多中國人認為愛滋病是外國人的疾病。

許多年輕的中國女性也因而未計劃而懷孕。一項2015年的研究指出,性生活活躍的女學生中,幾乎有三分之一曾經經歷過未計劃中的懷孕。而其中大部分的人都選擇墮胎,至少每年有一千三百萬件,而大部分墮胎都在不衛生的環境中進行。

生過孩子後,許多中國女性會選擇配戴子宮內避孕器。根據聯合國2011年世界避孕報告指出,已婚的中國女性有百分之40.6使用子宮內避孕器,相較於非洲的百分之5.3。第二常見的方式是結紮,大概有四分之一的已婚中國女性是結紮的,相較於已婚男性的百分之4.5。只有百分之1.3的已婚中國女性會選擇服用避孕藥。此項調查也指出,只有百分之0.7的已婚中國伴侶會使用性交中斷法,但幾乎我訪問過的所有女性都表示,傳統的體外射精方式在婚前,甚至婚後都還是很常使用。只有那個百分之10.6的已婚伴侶會使用保險套。整體來說,在中國,避孕工作的責任似乎是落在女性身上。

Contraception use among married women in South Asia
Contraception use among married women in Eastern Asia, including China

東亞女性,包括中國,都避孕,那為何不使用保險套呢?

一位護士告訴我:「尷尬。如果我去買保險套,我覺得好像大家都在看我。在醫院,你可以拿到一些免費的保險套,但很少人會去要保險套。」

Condom PSA in Chinese hotel
Condom PSA in Chinese hotel

有很多飯店會透過販賣機賣保險套,可是在店裡買保險套對很多人來說是很尷尬的一個經驗。一位社會學學者曾在他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一位二十八歲的女士這麼說:

雖然我已經結婚了,但還是很多人說我看起來像二十一歲。有一天,下班後,我有一些時間去逛街,碰巧走進一間藥店。櫃台下方曾列了數十種包裝鮮豔的保險套,這些保險套吸引了我的目光並引起我的好奇心。我想我應該買一件來試試。研究了一番後,我還是不知道該買哪一件。於是我轉身問店員:「你可以推薦一件品質比較好的嗎?」她打量了我一番,輕蔑地說:「你不知道?那你應該去問問你的客人啊!」我整個目瞪口呆。我氣死了,整個人站在那,一個字也說不出口。眼淚流下我的臉頰。我走出藥店,哭著走回家。我發誓一輩子也不再買保險套了。

保險套是性交易和一夜情時才會用的,這樣的想法在中國是很常見的。可敬、正派的人是不會用保險套的。

但這狀況慢慢在改變,中國政府已經宣布,他們即將推廣保險套的使用來降低漸漸提昇的HIV和愛滋病得病率。位於北京的一些大學將設置保險套販賣機,提供給性生活活躍的學生使用。

而許多社會運動者也正努力消弭和使用保險套相關的污名化。以如此大膽的方式發放保險套好像在說:「做愛沒有錯!」「男人應該擔起避孕的責任,而不是把這個重擔交給女人。」「我要做很多愛,我不會因此感到羞愧。」這是對長久以來的無知、性別歧視、和羞辱放蕩者的一個反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