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同性戀強迫症」,害怕成為同志的一種恐懼,真的有這回事!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顯然,有越來越多的人害怕他們其實是同志。這種害怕被稱為「同性戀強迫症」(Homosexual OCD或是OHOCD)。而雖然這不是一種正式的心理疾病,可是有一些精神健康專業人士對於這是不是強迫症(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或是OCD)的一種以及這是不是只是一種內化的恐同症有不同的看法。

Esquire最近對這個主題做了深入的探討。基本上,這些患有同性戀強迫症的人常會有關於他們性認同的重複擾人的擔憂。他們每天會花上好幾個小時「確認」或是「測試」他們其他男人或是女人性奮或是受吸引的程度,並煩惱是否應該對朋友和家人出櫃。許多人為了不隱瞞他們真實的性別認同,在面對他們的伴侶時或是在社交圈裡會有所退縮。

這對於不想受同個性別的人所吸引的任何同性戀或雙性戀的人來說是蠻普通的,但是要注意的是,患有同性戀強迫症的人其實並不真的是同性戀或是雙性戀,他們只是正經歷一些「擾人的性意念」,被診斷出有強迫症的人中有百分之二十五有過這樣的經歷

雖然大部分的強迫症的相關團體承認並且將「擾人的性意念」當作一種強迫症的合理特徵來治療,其他的心理健康專家則擔心,同性戀強迫症並無科學支持並且只是以恐同和偽科學為根基的一個概念。

英國心理學學會的心理學暨性學主席Elizabeth Peel表示宣稱能夠治療同性戀強迫症的療法「只是另一種形式的性傾向治療,也是我們共同譴責且具有傷害性的東西」。當然,性傾向治療指的是那個用來把同性戀或是雙性戀轉化爲異性戀的一種精神折磨的作為。其真相已經被幾乎每個主要的美國心理學會給揭發,他們也反對此作法。(但這做法在美國許多地方還是處於合法的狀態。)

Dinesh Bhuga教授是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Royal College of Psychiatrists)的前院長,他也表示:

「『創造』了像同性戀強迫症這樣的一種病況,有個嚴重的危險,那就是將正常人類情緒醫療化,並將許多處於出櫃過程中不同階段以及因為許多原因很難接受他們自己性向的人歸類為『生病』的人」。

令人擔心的是對於性別認同感到困惑是性成熟過程中尋常的一部分,但卻因為社會以及個人內化的恐同狀況變得更加困難。如果整個心理學團體將這些擔憂歸類為一種疾病,並試圖說服還在摸索性向的人,他們其實是異性戀,這其實和性傾向治療沒有什麼不同。

可是Esquire的撰稿人Nick Pope這麼問:「這種社會政治警戒心有會不會讓我們無法以一種較細緻的方式處理這種精神健康失能的問題嗎?」

認知行為治療師Avy Joseph表示,與其認為同性戀強迫症者只是一些心中懷有恐同心態、還在探索性向的人,他建議心裡諮商師應該透過評量來看看患有同志強迫症的人是否也會對同性別的人感到性奮。也就是說,他們夢到同性別的人時會不會夢遺或者會不會對和同性別的人做愛而感到興奮如果這個人是雙性戀,那麼治療師可以幫助他接受這些這些對自己的疑問是正常的,並不是一種隱藏的性認同跡象。

Joseph又說網路上有越來越多來自患者和治療師關於同性戀強迫症的影片和見證。他認為只要能夠幫助人們了解他們的經歷以及釋放和這些經歷相關的壓力,這些並不會造成任何傷害。

(篇頭圖片取自iStock Photography的Vasilisa_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