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LGBTQ圈子裡的性羞辱對這圈子的團結已造成威脅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ไทย

Chris 跟我說:「真的很噁心,他真是個爛人,真是個大爛貨!」

我們當時在洛杉磯市中心的一間同志夜店Precinct。我對Chris的反應還有這反應中的憤怒感到非常驚訝。

我說:「也許,他只是玩玩而已。」

我們當時在討論的是一個共同的朋友。我們叫他Frank好了。Frank的性愛影片最近出現在網路上,影片裡,Frank在Palm Springs參加一個性趴。在那,他很開放地、毫不遮掩地和很多人做愛。

「他才不是玩玩而已,這真的很可悲,噁心。他已經性愛成癮了,如果不是的話,那他就是個爛貨。我受夠這個人了,我生活中不需要這種人。」

我繼續說:「也許他只是那天晚上玩得比較狂野罷了,誰在乎?」

Chris 說:「誰在乎?他讓我們所有的人都顏面無光。他證明了共和黨員們對同志的指控。」

我一直都很討厭這個論點。為什麼證明毀謗同志的宣傳是錯的會成為我的工作,或是Frank的工作呢?為什麼我必須依照不贊同我生活型態的人的意見來過我的生活呢?只是要證明他們是錯的嗎?我不想一輩子都依照別人的期待過活,不管那些期待是好的,還是壞的。

也許Frank只是過著他自己的生活,而且過的很開心。也許Frank真的是個跟很多人上床的人。那又如何?重要嗎?如果Frank真的想要到處約炮、上床,那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啊?

但是這真的很重要。我們多常做愛、用什麼方式做愛是很重要的。

過去六年,一直到最近,我的婚姻不只是公開的,也是開放的。我們婚姻中的其中兩年,我們有段三人行,意思就是我和我的先生一起有個男朋友和我們住在一起。我常常寫到或是談到這段關係,而且都盡可能地坦誠。幾個星期前,我收到一封電子郵件,是回應我寫的關於我自己是HIV-positive,而且並不感到羞愧的故事。這email這樣寫的:

我讀過你寫的很多關於多角關係和開放關係的故事,關於濫交的故事,關於HIV-positive的故事,而我只有一個回應:你自作自受。如果你不想得到愛滋病,你就不應該這麼放蕩。抱歉,如果聽起來很傷人,但是這是實情。這種性偏差行為只會帶來悲慘和悲傷。我也是個男同志,而我七年多的婚姻是單一伴侶。我認為,身為男同志,我們有某些行為上的責任。我們有責任向主流世界展示,我們也可以是正常的,過著正常的生活,而且我們並不都是性變態。你的生活頌揚著性變態。我認為你必須考慮你所描述的同志生活。

我當時想回信,問他說,「正常」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一輩子沒遇過任何正常的人。誰能決定什麼是正常的,什麼又是不正常?而我們如果不想過著正常的生活,那又如何?我們為何不能不正常,但是也過得很好呢?

老實說,我還希望我的生活真的是頌揚性變態呢。那聽起來挺讚的。

我一直都認為,我們選擇怎麼過我們的生活,不管是性生活還是伴侶關係,都是非常私人的事。沒有所謂完美的婚姻生活。重要的是,找到兩個人都可以接受的運作方式,不管是自己一個人,還是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找到讓兩個人快樂,同時以那為標準過活是非常重要的。

我也認為如果一個人想要過的很放蕩,如果他想去參加雜交派對,或是擁有開放關係,或是被很多人上,探索性的極限,他就應該去做。身為成人,我們可以選擇適合我們的,而其他人必須尊重這些選擇。

在川普執政當前的政治風氣中,LGBTQ人們也遭受許多歧視和暴力。這是剝奪我們基本權利的嘗試。我接受極端保守主義者把我們的行為和偏差行為以及不道德劃上等號,他們會把我們的行為視為疾病。但是我不能接受的是,同樣是同志的人卻用一樣的方式來對待其他同志。

我想跟Chris說的是,讓我們男同志丟臉的不是Frank,而是我們對待彼此的方式,用異性戀規範的標準來要求彼此。我們應該團結,並且支持彼此所選擇的性和愛方式。

我們一直以來努力爭取,爭取能見度,爭取結婚的權利,爭取以我們認為合適的方式過活的權利。我們爭取的不是成為主流社會的一部分,而且我們爭取的也不是以異性戀、保守以及宗教的價值觀來過活。我們爭取的是以我們選擇的方式來過活,這就是所謂的自由。

我們奮鬥是因為不讓任何其他人能夠控制我們的性向和身體。

很多人想要控制我們,他們想要定義、控制並且立法決定我們愛的方式,並且控制我們性生活的界限和可以被接受的範圍。有些人甚至想要決定我們的性行為是否能被允許。我們身為一個團體,絕對不需要這樣彼此對待。我們應該頌揚我們的生活,活得盡可能地開放、勇敢、沈穩以及單一,或者不要也行。

我自己是不想要被同化。我不想要「乖乖的」。對我來說,那不是酷兒的本質。

好幾世紀來,男人一直決定女人的身體應該如何才算是合適,加上他們也會決定女人應該穿什麼,強迫她們生孩子,給她們的薪水比給男人的少,以無數的方式來歧視她們,把她們當作牛,而不是值得尊敬和敬仰的人。身為男同志,我們不應該也和他們一樣,我們應該尊敬、珍惜彼此。

還有,羞辱一個人放蕩是政客們用來對付酷兒人們的首要手段。他們把我們視為掠奪者,那我們和戀童者比較,說我們的行為偏差、是變態、不道德,他們把同性戀視為一種疾病,無法與異性戀相比較。就因為我們的性活動,我們就得不到最基本的人權。我們為何會想要用同樣的心態來對待彼此呢?

我最近聽到一個人在討論一個共同的朋友的放蕩的時候這麼說:「如果他再這樣下去,他一定會得到愛滋病。」

但是這是不對的,性行為放蕩和愛滋病沒有關係。沒有採取安全性行為,像是服用PrEP或是TasP,或是使用保險套等,這些情況才會讓一個人暴露在風險之中。說一個人因為他的性向而應得HIV或是其他的STI是非常可惡又侮辱人的。。

過去的七個月對我們的圈子以及酷兒本質有不斷地抨擊。我們不應該因為性而攻擊彼此,我們應該頌揚各種多樣性以及獨特性在我們圈子裡所呈現的方式。如果你要結婚,保持單一伴侶,並且撫養孩子,你應該要能夠這麼做,別人不應該評斷或是攻擊你。如果你想要有一段開放關係,和你的先生以外的人約會獲釋發生性關係,你也應該要有這個權利。

性是有趣的,而且多做愛可以是很有趣的。但是為了做自己、為了頌揚我們的性向而羞辱彼此,或是感受到羞辱,這和我們所努力爭取的價值是背道而馳的。

我向Chris說:「我不知道。我覺得Frank很開心,至少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是看起來很開心。而且,我不覺得他在我們背後談論我們。他可能在外面正玩得很開心,或是按他的方式生活,我覺得這很棒。」

我不會以一個人的性行為和性生活頻繁程度來決定他們是怎樣的人。我們應該專注的是我們如何對待彼此,因為在這黑暗時期,我們將會需要所有的愛和支持。我們朝那個目標前進,別以道德評斷他人,在別人背後捅他們一刀。我認為,我們只有透過團結才能夠在這世界存活下去。

我們絕對不能搞分裂。

篇頭圖片取自iStock的Rapi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