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肛交好像不如我們想的一樣受到同志喜愛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ไทย Українська

上星期六,一個在華盛頓特區度假的年輕朋友在凌晨三點打電話給我。他酒醉又憂心如焚,他告訴我他那晚的約炮結果很糟。他說:「因為肚子不舒服,所以我無法當零號,但是當我要當壹號時,我又緊張到硬不起來。」他哭了一個小時,責怪自己無法進行肛交。

我完全感同身受,事實上,我二十幾歲時,就像這樣。我試著一再跟他保證,不像他所想的那樣,他不是怪人,也不是一個失敗。我在美國各處所舉辦的LGBTQ會議裡所遇到的很多年輕人也都不喜歡肛交,而他們大部分的人也都因此感覺自己和別人不一樣。

他們會有這樣的感受,其實原因很容易懂。美國和世界其他很多地方一樣,都缺乏性教育,所以我們大多數的人都是從色情電影裡得知關於性的知識,而大部分的同志色情電影裡都有肛交場景。那再加上我們圈子裡對壹號零號等身分的執著,都營造出大部分的同性戀和雙性戀男人都喜歡肛交。

也是這個時候,我想起了一項幾年前由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所做的研究。這研究是一項網路上的調查,調查詢問了全美年齡層十八歲到六十歲以上,將近兩萬五千名同性戀和雙性戀男人。這是同性質研究中最大型的一項研究。研究顯示,不管是幾歲,大約只有百分之三十五的男人,或是更少,在最近一次性行為中有肛交。

我再重複一次:只有百分之三十五的同性戀和雙性戀男人在最近一次的性行為中有肛交。

所以,很有可能你就是不喜歡肛交,你並不是少數。甚至還有一個俚語說法來描述這些人,他們不是壹號,也不是零號,他們是不選邊。

這研究也表示,很大比例的男人們,大約有百分之七十到百分之七十五的男人比較喜歡親吻、口交、互相打手槍。親吻、口交、打手槍都和壹零無關。

大家喜歡親吻、口交和打手槍多於肛交有很多原因,像是比較不需要準備,一開始也不會太耗精力。但是,仍然有差不多一半的人不做肛交這件事還是值得一提的。

無論如何,當我跟我年紀較長的男朋友提到這件事時,他說:「什麼?不可能!那些人低估了數字,有可能是因為和同志肛交常常連結在一起的恐同污名以及HIV恐懼心態。」有越來越多的男人都在使用暴露前預防投藥(PrEP),這是一種可以高度有效預防HIV的一種藥物,所以他認為既然如此,喜歡肛交的人數應該比所呈報的數字還要高才對。

我想要查清楚,所以我訪問了Lee Linskey博士,他是在德州Plano的The Montfront Group諮商服務團隊裡的一位心理治療師以及性治療師。他的服務對象主要無法達到有意義且愉悅的性生活的人們,不管是同性戀或是異性戀。

為什麼進行肛交的同性戀和雙性戀男人的人數沒有變多?

Kinsey說:「我覺得那些數字看起來沒錯。在我們的文化裡,肛交的重要性一直都是被過度誇大的。我服務的男同志並不常進行肛交。這有許多原因。」

他說:「沒錯,怕得病以及和肛交相關的羞恥感是兩個男同志不想進行肛交的原因。但是這兩個因素只是導致我所認為為什麼沒有很多人想要肛交的主要原因,那就是他們無法享受肛交這件事。」

Kinsey解釋要有好的肛交經驗是有點複雜的。他表示,很多因素會決定這是否會是一個好的經驗。再加上,恐懼、羞恥所帶來的壓力,以及在執行時的壓力,都可能會讓人喘不過氣。

「因為在美國,性教育是幾乎不存在的,特別是針對同性戀以及雙性戀男人來說,沒有人教過我們要怎麼樣才能夠有好的肛交經驗。」

Kinsey也仔細看了喬治·梅森大學所做的研究,他注意到在肛交時曾體驗高度愉悅感的這個項目,年紀較長的人有百分之十五到二十是這麼認為的,這比年紀低於四十歲的人的比例還要高。他說:「他們的年紀讓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去發掘。」

他也指出,那些表示最近一次性關係包含肛交的男同志表示,他們在肛交時的疼痛很少或幾乎沒有。

他說:「這兩項資料明確指出,一定有個東西讓他們更願意進行肛交。我打賭,這東西就是知識。」

Kinsey花很多的時間來幫助他的服務對象了解阻礙良好肛交經驗的障礙。很多時候,他需要幫助他們了解身體運作的方式,以及要如何才能持續地享受肛交。

雖然他也希望在現在PrEP比較被廣泛使用的時候再做一次這個研究,但是他也猜想,進行肛交的人數比並不會大幅提高,因為「PrEP並不是有東西插入你的屁股時會不會疼痛的因素」。

gay anal sex 02
圖片取自iStock的AlpamayoPhoto

沒有肛交的同志性愛是怎麼樣的?

我問Kinsey:「所以如果同志性愛不完全和肛交有關,那麼同性戀以及雙性戀男人在性關係中又到底在追尋什麼呢?」

他說,如果他在Dallas的同志區隨便抓了一個同志問他這個問題,他的回答不外乎就是自由、連接、不再孤獨、不在傷痛、自尊以及伴侶給予的尊重,還有安全的愉悅等等。

他表示:「讀到這一段的人一定很多人在翻白眼。」但是他又說:「就連每天都幻想可以上別人或是被別人上的人,如果他們真的捫心自問,他們會發現,這樣的幻想其實是深植於想要自由的慾望之內。『我想要放縱一下,在某個夠堅強、能夠擁抱我的人的懷裡,放縱我自己。』這種感覺很重要,但也很難隨機達成。大多數的人都需要接受教育,才知道如何在性愛中達成這些事。」

 

簡言之,如果你無法接受你不喜歡肛交,Kinsey 說:「你很正常!你不喜歡肛交,那又如何?單單只崇拜肛交的性愛,認為肛交是最終目的的性愛是很無聊的。」

他也提醒大家,還有很多能夠讓性愛更加有趣和愉悅的事可以做。他鼓勵大家去做想做的事,探索自己的性幻想,儘管這些幻想不包含肛交。

那麼如果你目前還未能享受肛交,但是你想要呢?

對那些真正想要享受肛交的人,Kinsey建議首先要記得,每個人的身體都是不一樣的。他說,有些男人在肛交時非常愉悅,原因只是他們前列腺所在位置,前列腺大小以及他們的肛管長度。

雖然他相信,每個人都可以學習如何在當零號時不會有疼痛,但是他也說:「大家要了解,一般而言,性本身就是非常複雜的。愉悅的肛交經驗特別受到心理以及生理的因素影響,所以你首先要了解這些因素。」

網路上有很多關於肛交的建議,但是Kinsey說,大家不要參考需要服用藥物以及忽略自身感受的建議。

他說,對大部分的男同志來說,最大的障礙其實是沒耐心。他說:「同性戀以及雙性戀男人常常對自己沒什麼耐心,他們也很難找到不會負面回應以下這句話的人來發生性關係:『我需要點時間,把一些事想清楚。』」

他又說:「不管是壹號還是零號都需要克服性表現焦慮、恐懼和污名,以及任何殘留的羞恥和罪惡感。這是需要時間以及安全感的。一定要有耐心。」

最後,他說:「我可以跟任何願意聽的人說,性是一個情感經驗。不管你喜不喜歡,你的情感狀態不會因為你決定要做無情感性愛而不再存在。沒有這回事。在良好性愛經驗裡,對方必須被考慮到你的感受,並且知道如何處理你的感受。這不是說,你的每個性愛經驗都要很浪漫、充滿愛,但是每個人都需要知道如何幫助自己以及他們的性愛對象處理他們的感受。這並不容易,但是是可能的。當你學著傾聽你的身心,性愉悅就會隨之而來,不管你是否有用到你的肛門。」

當我提到色情片時,他說:「色情片太荒謬了。拜託,在真實生活裡,沒有人是那樣做愛的,特別是幾乎沒有準備、沒有前戲。色情片沒有告訴你的是,要那樣做愛前,所需要為你的身體所做的準備。」

他說:「色情業應該拍部教育影片,讓大家知道這些色情片演員是如何準備他們自己的。我們一定會學到很多。」

 

篇頭圖片取自iStock的Sunnybea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