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台灣同志婚姻的真實樣貌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台灣可能成為亞洲第一個將婚姻平權合法化的國家,隨著這新聞,我們不禁猜想台灣同志生活的真實樣貌到底是如何。很開心,可愛的鄭光廷願意和我們聊聊他的愛情及生活。

他和他的男朋友Eason四月結婚。他們在美國Minneapolis舉辦的一個小型婚禮,光廷有一些家人出席。可惜,Eason還沒出櫃,因為他在政府單位工作,所以必須保密他的同志身分。光廷表示,Eason是個亮眼的人。我們也同意,不能秀出Eason帥氣的臉蛋真是可惜。

你們在一起多久了?你們會怎麼描述彼此呢?

我們是從2010年的聖誕夜開始在一起的。我的先生,Eason,在別人看來是挺精明世故的,但在我眼裡,他可還挺幼稚的。對他來說,我可能是個浪漫又敏感的理想主義者。

你可以談談你們怎麼認識的,怎麼開始交往的呢?

我們是在2010年十月在台北的台灣同志遊行認識的。我在街上看到一個很迷人的長髮男人。他當時也在看我,但我們沒有交談。回家後,我盡力試著在網路上找他,把當時的所有細節描述給我在網路上碰到的每一個陌生人。

有人告訴我,我的夢中情人可能是Eason,所以我們就約了碰面。但當我們碰面時,我發現對象搞錯了,Eason並不是那個男人。雖然如此,我們的約會很順利,而這個被搞錯的對象後來也變成了對的人。

在台灣,你曾經歷過別人排斥憎惡同志的狀況嗎?還是,大部分的人都願意接納同志呢?

我想我在人生的不同階段遭遇過不同類型的同志恐懼。舉例來說,高中時期對我來說是個夢靨,因為我一直都不是一個陽剛型的男孩,所以我每天都會被霸凌。但很有趣的是在去年同學會我和高中男同學再次碰面時,他們居然都變得非常友善,而且對我身為一個出櫃的男同志這件事感到佩服。這些以前欺負我的人現在居然想參加我的同志婚禮。我想隨著人年長成熟,他們也變得更願意去接納別人了。

那你的家人和台灣的政府呢?他們接受你和先生的關係嗎?

我的家人花了十年才願意接受我是同志這件事。一開始,出櫃真的很難。摔破的盤子,和無止盡的哭泣和吵架。但漸漸地,我的父母學著和我還有我的另一半相處。一開始,他們無法稱Eason為我的男朋友。很長一段時間,他們把他當作我的一個「特別朋友」看待。

對我在嬰兒潮世代出生的父母來說,要了解同性戀這個概念花了他們好長的一段時間。我一直和他們溝通、爭執,且從未放棄。我們現在的關係比起以前好多了。我很感激,我有支持我的家人和親戚,他們對我和我的先生很關愛也很慷慨。

你在台灣的電視節目和電影裡有看過同志伴侶嗎?你喜歡他們被描繪的方式嗎?

有,我看過,但大部分都在電影裡,很少在電視劇裡。我覺得還好。我個人是比較無法感同身受。台灣藝術電影裡的同志角色象徵意義比較大。有時候因為一些商業因素,這些角色無法被真實呈現。很多人認為男同志不是很優就是對他們帥氣的直男朋友很著迷。

一些基督教分子開始在台灣抗議婚姻平權。你認為這次同性婚姻會合法化嗎?

我認為同性婚姻在台灣最終將會合法化,但可能不是這一次。在台灣,只有百分之七的人信仰基督教。其中是激進份子而且不贊同同性婚姻的更少。台灣是一個道教和佛教為主的國家,雖然如此,婚姻平權卻一直是一群極少數的基督徒在打壓。真是令人感到遺憾。

在台灣四十歲以下的大部分人都支持同志權利,所以我對同志婚姻合法化是抱著希望的。年輕的一代對同志社群是不反對的。我們只能等較年長、較保守的一代逐漸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