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兒核心:一段LGBTQ運動的黑暗歷史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ไทย

在一九八〇年中期,在雷根任期,政府危險地忽視AIDS疫情。同時,將「家庭價值」的衰退歸責於同性戀的基督教的「道德主體」越來越多意見。一個龐克搖滾界的同志分派獨立出來,並開始透過反文化的音樂、雜誌、藝術以及電影來挑戰社會對於酷兒性的反對。

這個運動終究變成了所謂的酷兒核心(Queercore),而現在有一部紀錄片專門討論這運動的歷史以及對社會的長期影響。

這部紀綠片的名稱為酷兒核心:如何用龐克音樂發起革命(Queercore: How to Punk a Revolution)。電影裡有如Bruce LaBruce和John Waters兩位酷兒導演,Beth Ditto、Kim Gordon和Peaches等女性音樂人,Genesis P-Orridge、Justin Bond和Jayne County等酷兒藝人。

酷兒核心運動簡史

T特別是其中兩位創意人G.B. Jones和Bruce LaBruce。透過他們的雜誌J.D.,一本試圖揭露「同志運動資產階級化以及龐克音樂的問題性政治」的刊物,他們藉由分享他們的作品以及其他權利被剝奪的酷兒創意人的作品為酷兒核心界打下了基礎。

相關報導 | 這部Gory Bruce LaBruce的電影是爛番茄(Rotten Tomatoes)上有史以來評價最低的LGBTQ電影

LaBruce之後變成探討性禁忌的同志影片導演。他向Dazed雜誌表示

「在那個時候,同志同化的現象已經發跡了,並因為愛滋病危機而速度加快。同志運動已經遠離並且將自己和比較不守規矩、比較極端和反建制的元素做切割。這些就是不願意融入白種同志資產階級父權的同志。」

在酷兒核心運動前,龐克界裡大部分主要都是異性戀白人男性,所以酷兒核心試圖積極地抵抗那主宰性的威權,並且駁斥同志必須是可敬的、和異性戀人沒有不同的概念。J.D.這份雜誌常常把色情圖片和憤怒的圖文擺放在一起,並申明酷兒的優越性。

LaBruce表示,他希望他的出版品是「包含各個種族、年齡層、性別、性傾向的酷兒,不只是酷兒龐克,也是監獄裡的囚犯、性工作者、受壓迫的種族少數團體、跨性別人士,任何格格不入而且有類似的興趣、性偏差以及激進政治的人。

queercore documentary
J.D.雜誌中的一頁

酷兒核心如何挑戰性別政治

酷兒核心運動和暴女(Riot Grrrl)運動同時發生。暴女運動的重點是女性主義、生育權利以及性別認同的文化力量。但是,酷兒核心運動同時也產生出自己的搞性別政治,一開始是透過雙性黑人表演藝術家Vaginal Cream Davis。

雖然Davis並不認為自己是音樂人,也表示:「我的目標從來就不是刻意取悅任何人。」但是,她還是參與了像是Black Fag、¡Cholita! The Female Menudo和The Afro Sisters等處理性與種族議題的藝術音樂團體。

記者Ari Fitzgerald表示,Davis透過她的表演來「輕率地、諷刺地戳刺舊世界秩序,並用微妙的機智以及益智遊戲類型的誇張風格,將批判瞄準白人特權還有父權。」

酷兒核心規定,沒有所謂的主要或是純正的表達性別或是性狀態的方式,不管這是意指以一種癖好建構你的身分認同,以有性病為傲,有眾多愛人,想要在學校教導同志性健康,不在乎你較偏好得性器官的性別,或是和你自己結婚並自慰到死。

酷兒核心感存在至今

在二〇一〇年和二〇一一年,在爭取同志從軍權以及同性婚姻的同時,Against Equality出版社發行了兩本散文集,一本名為Against Equality批評同志婚姻,一本名為反對兵役。

其中一些文章反對廢除軍隊裡禁止公開性向的同志軍人的「別問、別說」政策,也批評伊朗反同處決的引述是對中東表示敵意的藉口。這些文章也談論到單單專注在婚姻的議題會如何讓其它像是性別平權、性工作以及降低兒童暴力等較大的議題黯然失色。

酷兒核心的精神還是存在於那些質問驕傲遊行是否應該允許大型企業、盈利監獄以及有過種族歧視及騷擾LGBTQ的歷史紀錄的警方參與。

你也可以在一些當地的酷兒音樂節裡找到一些像是Another Country以及Gay Bi Gay Gay等小型的酷兒核心團體,甚至在臉書上也可以,就如以下這支來自Bottom Leftist Memes毫無疑問是酷兒核心的影片。

這絕對不是一個完整的歷史,但是這裡有個與一些酷兒核心創辦人的不錯的訪談

(Visited 9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