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net專訪】凱莉米洛展現不為人知的一面,為即將登場紐約同志大遊行獻唱,以及如何應對男同志偶像的封號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20及21世紀最具影響力的流行歌手之一,澳洲歌壇天后凱莉米洛(Kylie Minogue)即將在6月24日踏上美國本土,為紐約市同志大遊行(New York City Pride)登台獻唱。

她的最新專輯《Golden》展現了這位澳洲流行天后截然不同的一面。這是她的第14張錄音室專輯,不但深受納許維爾音樂的啟發,也探索她在音樂中難得揭露的個人生活面向。專輯一推出便大受歡迎,單曲〈Dancing〉一舉登上美國告示牌舞曲排行榜第一名,專輯本身則在英國及澳洲兩地雙雙奪冠。

她在本週末紐約同志大遊行的演出門票或許已經售罄,但是再過兩天,6月26日,她也會在紐約Bowery Ballroom登台演出喔〈只是說歸說,門票其實也賣光了,但應該沒人會感到意外吧?〉

Hornet在凱莉僅此一場的2018同志大遊行演出之前和她聊聊,也聽聽看她對這週末的狂歡群眾有何計畫。她聊到目前為止最私人的專輯靈感,以及她如何處理她的「男同志偶像」封號。

HORNET:你要為紐約同志大遊行獻唱了!真的好令人期待喔!跟我們透露一點你為這場演出準備了哪些內容呢?

凱莉米洛:我感到超興奮的,而且隨著每天過去,它越來越真實了。我不想爆太多料,但我們有半小時要聊,所以我就新舊混合地說一點吧。我想為同志大遊行量身打造一場演出,所以我會火力全開喔。我希望會有一段時間,我們就這樣慢下來,然後我會帶你們再度攀登巔峰。把你自己交給我們就對了,讓我們來帶領你。

HORNET:聽說維基百科有同志偶像的頁面。

凱莉米洛:我顯然榜上有名,這真是不可思議。我知道這是我和LGBTQ族群之間30年來的愛戀事件,所以我心裡很清楚,這其中有忠誠、信任、愛及所有。這真的令人難以置信,不過,在我看來,這全然是單純無害的。

一開始呢,現在有種說法是「粉紅經濟」,但當時並不存在。這從來就不是行銷策略的一部分。它就這麼發生了,而且我愛死了。

HORNET:你的同志偶像有誰?

凱莉米洛:這該從何說起呢?我的生命中有兩個人,我幾乎每天一起工作的人,非常優秀出色。但是要說偶像的話,我會挑雪兒(Cher)和桃莉芭頓(Dolly Patron)。

但你知道的,我是11歲時開始在電視上演出,當時我很確定我的化妝師是同志。我想我很幸運,在我成長的地方,這是很常見也是被接受的事。所以我從來不必提出質疑。

HORNET:你最愛雪兒的哪首歌?

凱莉米洛:天哪,我想到的第一首當然是〈Believe〉了,絕對是這首。我不知道在美國是否一樣,但在英國,這是她強勢回歸的代表作。我很容易就陷入了YouTube上的雪兒漩渦裡。

HORNET:你的雪兒漩渦是什麼樣子呢?

凱莉米洛:一切的一切。最不可思議的是,它從不停止,但你也永遠看不到全貌。就像是昨天,有人寄了一張照片給我,我驚呼:「天哪,我從沒見過這個。」那是她和鮑伊(David Bowie)的長瀏海髮型合照,我從沒見過那樣。

還有小品喜劇。我的年紀太小,不太適合看那種節目,而且我甚至不確定澳洲電視是否播過《波諾雪兒秀》(The Sonny and Cher Show),或許我根本沒看過。這幾位傑出的女性經歷了歲月的淬鍊,比方雪兒和蒂娜透納(Tina Turner)一起合作演出喜劇或錄製歌曲。我三周前才辦了50歲生日派對,雖然沒有什麼主題,但靈感是來自傳奇夜店「五四俱樂部」(Studio 54)。

HORNET:談談最近剛發行新專輯《Golden》的經歷吧,你展現了另一面的自己。

凱莉米洛:我要說的是,現在專輯已經推出了,我也收到了回應,這真的太令人感動了。沒有人會真正知道我的故事,因為我不是那個人。我不會把我的所有隱私公諸於世,我不是那種人,我就是辦不到。不過呢,你知道,這張專輯揭露了一些時刻與思緒,以及情感和故事。

而且大家的回應令我感動莫名。他們說:「我真的很喜歡這個,我能了解,我感同身受」,以及「這張專輯帶給我力量,讓我覺得堅強。」

我喜歡大家覺得得到力量,也能更了解我一些。要寫下更多個人的歌是個相當容易的決定。我肯定早就知道,這是整頓自我以及誠實面對自己的捷徑。當人生走到了這個階段,我覺得:「時候到了,你要誠實面對自己。假如你要誠實面對自己,你必須誠實面對這張專輯。」

所以這過程具有淨化的作用,讓我獲益良多,同時帶點挑戰性,但也美妙無比。感謝老天,我有這個機會製作專輯,我才能花時間在錄音室裡。這可以說是某種救贖。

HORNET:在我們進行訪談之前,Hornet請我們的網友提出想問你的問題。其中有一位Evan想問的是關於你的1997年專輯,《神奇公主》(Impossible Princess)。他問你是否知道它會獲得廣大迴響?他說:「這是電子流行樂先鋒,其他的皇后應該向它鞠躬致敬。」

凱莉米洛:哇,好吧。就某方面來說,那張專輯十分成功。粉絲對它愛不釋手,我會說那是我唯一的另一張,有很多很私人感受的專輯。我不認為我當時的表達或傳遞的訊息,能像現在這麼清楚。不過那是我當時的經歷,我想和大家分享的內容。當時我們生活在90年代,是一個比較另類的時期,例如碧玉(Björk)、垃圾合唱團(Garbage)、布勒合唱團(Blur),這些都是我那時的靈感來源。

它永遠不會得到大眾的認同,但我認為那些真正重要的人能認同就夠了。我不需要它,不過能擁有的話會很棒,而且人們依然從中獲得某些東西。

HORNET:在你的作品中,有哪些是你在聆聽時會帶來渾身顫慄的時刻?

凱莉米洛:這很難選耶,但我會挑最近的一首歌,《Golden》專輯豪華版裡的〈Lost Without You〉。那是在C段,John Green和我在錄音室寫歌的時候,我們寫到C段,彈奏歌曲的旋律,但是怎麼樣都不對勁。我想當時我們沒時間了,所以我說:「或許我可以說點什麼,用說的就好。」所以那就像是一種意識流,我有了某種感受。

當他把〈Lost Without You〉的第一次混音寄給我,我第一次聽到它時——我永遠忘不了。當時我在錄另一首歌,所以待在我製作人的家。我聽原聲帶時大約是凌晨一點。聽到中段時,我熱淚盈眶,簡直喘不過氣。我心想:「天哪,他辦到了。這實在……我感動得無法言喻。」所以這算一次。我從未現場演出這首歌,希望在巡迴演唱時可以囉。

假如我能挑另一個其他人也心有所感的時刻,因為他們現場聽過了,那會是〈真命天女〉(The One)。這有點像是逐漸不斷往上累積,然後到了某個時刻,它往下陡降,彷彿長聲吶喊「啊……」。基本上到處都有閃光爆炸。星光、星塵,你想得到的都有,這就是在那一刻,我的腦海和心靈出現的意象。

HORNET:在2018年,你有話要對你的LGBTQ粉絲說嗎?當然不一定要是LGBTQ粉絲群囉。或許是你的任何粉絲,聆聽你的歌曲,或許有被剝奪權利感的歌迷。你要對他們傳達什麼訊息?

凱莉米洛:堅持不懈。對於追隨我的粉絲們,我要感謝你們。其次呢,我要說我們很幸運,現在能公開討論個人化的議題,但我知道不是每個地方都如此。萬一不是的話,那就是我們要努力的方向,讓大家都能感受到自信又自在。

更進一步來說,即使你沒有遭遇這個社群裡其他人面臨的困境,例如被自己和他人接受,我們大家還是要盡力找出自己的道路。我認為人生中的每個人都在尋求自己的道路,我們會隨著時間和經歷改變。所以我要說,假如這是一個很棒的時刻,那就慶祝吧。萬一你還沒達到那個美好的時刻,正在辛苦奮鬥中,你要堅持下去。你總有一天會達成的。

別忘了,要懷抱希望。你一定要有的就是希望。

 

翻譯 簡秀如

 

(Visited 16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