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員留長髮究竟惹到誰?我們需要一個什麼樣的警察形象

我們的兄長甚至父叔輩都經歷過高中髮禁的那段日子,那是個不分青紅皂白,只要你的頭髮過長,不管男生女生,都會被貼上「壞學生」的年代。其實那個年代對個人身體的壓迫還不僅於此,包括了女生裙子的長短與男生長褲的寬窄。多數人都只是乖乖遵從,卻從沒問過為什麼。但,為什麼我們每個人明明身高體重不同,外貌不同,卻要把所有人規範在同一個框架中,只是「看起來有學生樣」?也難怪,當我們擁有可以自行打理頭髮和服裝的自由時,很多人都忘了,甚至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

後來經歷了一連串的抗爭,髮禁慢慢在校園中解除了,學生也漸漸找回身體的自主權,2015年,台中女中的學生在操場脫下制服裙,露出穿在裡面的體育短褲,向學校爭取「穿體育褲進出校門」。雖然這事件的訴求並非「擺脫制服」(學生其實仍然選擇了學校的運動服),但事件的意義在於它至少突破了「女生上學就應該穿裙子」的刻板印象。

時間回到2017,最近有個不大不小的新聞藏在新聞版面不太起眼的位置:「保安警察第二總隊警員葉繼元,因蓄髮遭上級於2014年記36支申誡、2015年記17支申誡,年度考績丙等,並做出免職決議。當事人不服提出復審,保訓會駁回,今年10月26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以尊重行政機關之判斷為主要理由,判決葉繼元敗訴。」(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警界和軍方傳統上都是保守且以男性為主導的場域,甚至連民眾也有這樣的期待,軍警因為要保護人民,所以必須是「陽剛」(才能讓人民安心?),而蓄長髮的男警員被視為具備陰柔特質,不足以成為人民的保母。這種說法其實說不通,如果一名警員通過了所有警員必須通過的測驗,他就是一名夠格的警員,與他的性別認同或性癖好無關。這與其他工作場域亦相同,關起門來是你的私領域,並不影響你白天的工作表現(這是任何一名專業人士在工作上應有的表現)。說蓄長髮會導致危險更是無的放矢,葉繼元在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的訪問中亦提到,若是如此,所有女警豈都不能留長髮?其實警方高層真正在意的是形象問題,根據葉繼元的說法,他一直被輪調到偏鄉單位,便可看出警方高層以「眼不見為淨」的態度在處理此議題,並以「被看見會影響警察形象」為藉口。

可是身為民眾的我們,我們期待中的警察形象是什麼?依舊是刻板的女警「花」和陽剛男警官,或者,我們什麼時候可以把警界也看成是一個工作場域,而每個警察都是個獨立的個體(他們與我們的不同也僅在於接受不同的職業訓練),如果我們不認為警察或任何職業工作者的高矮胖瘦會影響他的工作表現,那為何會認為一個蓄長髮的男警員不適任呢?我們是不是也被刻板的性別印象綁架了呢?

featured image via 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Yeh_Chi-yuan.jpg

(Visited 34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