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認HIV存在的陰謀論正在傷害俄羅斯的LGBTQ社群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Русский ไทย Українська

全世界的HIV感染率都在不斷下降,只有一個地區除外——東歐和中亞。俄國的疫情在該區最嚴重,原因很簡單:HIV是一場騙局的觀念造成俄國的高死亡率。

俄國HIV大騙局的致命代價

自2006年以來,Russia的HIV感染率上升了149%,而該地區的HIV感染新案例中,每10件就有8件是發生在俄國。官方數據顯示,在2017上半年,每天都有80名俄國人死於愛滋相關疾病。在2016年,每天只有50人死亡,雖然降低了,依然很多了。根據俄國政府指出,每小時都出現10起HIV新病例。

假如你上俄國的網站、聊天室或留言板查看,你會發現大家都在說HIV是西方捏造的大騙局。有些人相信HIV和愛滋病是用來控制俄國人口的手段,俄國人則相信HIV是「毒蟲」和「美國同志」才會感染的疾病。

儘管有人這麼相信,HIV新病例有50%是來自異性性接觸。俄國人認為HIV是一場騙局的觀念會引發注意,原因起於一連串的兒童死亡事件。

今年11月,西西伯利亞帕姆的地方法庭宣判一位母親居家監禁18個月,因為她不肯讓8歲的兒子接受HIV治療。而在西伯利亞的另一個城市秋門,法院正在審判一起兩歲小女孩因無法接受HIV治療而死亡的案件。

英國《獨立報》則報導了一名母痛失愛子,因為她不相信他需要治療:「他們說假如我不讓兒子接受治療,他就活不過新年假期。我當然沒給他任何的治療,」該母親在2013年3月20日寫下這段話。7個月之後,她又寫道:「現在他不笑了,也沒有坐在他的推車裡。他們害死了我兒子,他就像火鳳凰一樣。該死的愛滋病!」那男孩在4歲生日的前夕死去。

《獨立報》也把過去3年來超過70起死亡案例和HIV否認主義做出緊密連結。

有些知名的美國人士也是HIV否認主義的信徒。

當然了,HIV否認主義不只在俄國才有。事實上,在2000年,搖滾樂團幽浮一族(Foo Fighters)也接受這樣的觀念。貝斯手Nate Mendel為了否認主義者團體Alive and Well在好萊塢舉辦了一場慈善演唱會。甚至到了2002年,他們在自己的網站上開了一個頁面,替Alive and Well的(荒謬)主張背書。ACT UP組織在舊金山的一個分會也否認HIV的存在。

不過,正如我們見到在俄國的情況,HIV否認主義會害死人。千萬別被那些謊言給騙了。

翻譯-簡秀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