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犬啟事〉誰願意當一條狗呢? 關於《軍犬》的這些那些

犬調界名犬「北犬」(中),率一班狗眾。

夏慕聰和我,都算是基本書坊初期的作者。他是台灣BDSM小說的一代宗師,但我一直到今年,才見過他的廬山真面目。其實當初《軍犬》出版時,我並沒有太大的興趣,那時我尚未踏入BDSM的世界,對於一本講述「犬調」的書,我當那是小說的想像。幾年前才讀了軍犬,如同我第一次看日本SF・SM經典小說《家畜人鴉俘》那樣,我個人認為不太可能發生在現實生活之中。

誰會願意當一條狗呢?

我後來驚覺,以我多年在LGBTQ的工作經驗與浸淫,我以為我什麼都知道,但實際上我什麼都搞不清楚。

之後因為負責Hornet全球中文版內容的關係,有機會邀請夏慕聰寫稿。邀稿過程也是離奇,我先是在PINKeLAB 粉紅經濟研究所聚會上認識《軍犬》的製片黃四爺,四爺說2020年可能會將我的小說拍成電影,但排在我前面的計畫,就是夏慕聰的《軍犬》。然後四爺還說夏慕聰是他的室友,可以幫我邀稿。接下來的稿件,對我來說是一連串新世界的開展。那些人犬的調教,我跟助理都大開眼界。而文章大受歡迎,我也特別為夏慕聰開了一個BDSM的專欄,我請他自己命名:【愉虐Hornet】。

今年九月看了軍犬前導片,我真心覺得光是畫面就很勾人,更迫不及待想知道劇中職業軍人李軍忠,會不會獲得軍主dt的認可,真的被收為一條狗奴。順帶一提男主角是曾演過《一頁台北》,2016年以《在台灣的故事》獲得第51屆電視金鐘獎「最佳行腳節目主持人獎」的姚淳耀,由他來扮演犬奴我真是心頭大好!幾年前讀《軍犬》的記憶襲來,印象模糊,曾想說撰寫此文時是不是該再回去重讀?我不!我要讓新的《軍犬》從紙本化作影像,再次對我說一個震撼的故事。光是想像導演王品文、編劇余易勳的重新詮釋,同樣身為編劇的我,心中無限期待!

導演王品文(左)、作者夏慕聰(右)

《軍犬之夜》在Commander D.舉辦,看到好多隻人犬,夾雜犬吠,好不熱鬧。我先是跟夏慕聰曾調教的狗聊天,經一代宗師的調教與歷經數位主人,這隻狗已是犬調界的名犬,更有「北犬」之稱(言下之意是北台灣人犬第一把交椅,所以亦有「南狗」)。能夠實際上與真正被調教過的人聊天,我那些半信半疑煙消雲散,問題已從「真的嗎?」變成「請告訴我更多的故事。」

原來故事都是真的:你要當一隻狗,就要服從主人,就要有狗樣。一進門就要把衣服脫光,毛最好自己剃光,不然主人會幫你剃。尿尿要跟狗一樣,至於你是公狗還是母狗,你變成狗時自己會知道。吃飯也要像狗,以嘴就碗,舌頭被訓練得很強,喝水跟吃水餃最難。北犬有點驕傲地說:「我什麼狗食都吃過。」潔牙骨也能被啃斷。排泄物都由主人清理,沒有羞恥心這回事。主人出門,在家還是狗樣,不能偷懶,你全裸等主人回家,室友回來也把你當狗。不聽話,就等著被懲罰,被打到哭,主人還是主人,教你做什麼就做什麼。當你被訓練成一隻,一隻真正的狗時,你會感謝主人,因為這是你的願望,你跟主人共同完成的一種……該怎麼說呢?一種被馴化的過程,一種奴性、順從與反抗的拉扯,一種想被愛與滿足主人,一種……就是想當狗的慾望。

人犬乖乖喝水

網紅呱吉曾在他的直播裡介紹《軍犬》,他說他曾做過一個測驗,顯示他是極M的一個人。年輕時曾嘗試一次SM,但後來與對方見面聊過,他完全無法尊敬這個人,既然無法尊敬又如何服從命令?所以就沒有下文了。這也是我原先的認知,但就如同我之前所言,我以為我什麼都知道,但實際上什麼都搞不清楚。我以為主就是要如何如何,後來見到好多主,他們就像在街上與你擦肩而過的路人,你根本不會多看一眼,但他們可能是好幾隻人犬的名主。這裡我並非要討論「主人的條件」,如果你這樣想,你・不・配・當・狗!因為連異性戀男子,也可能會被同志男主收養作一條狗。奴性,或作狗性,事實上無性傾向之分。

這裡有更深一層含意:「真的狗,不會嫌主人。」
然後我也要說:「有人想當狗,你也不必嫌惡。因為不干你的事!」

有主人跟我說,他從不找狗。屬於你的狗,自己會去找你,他們的嗅覺很敏銳。

我想如果真有隻狗走向我,我會養一隻。

我想我應該會跟夏慕聰與dt一樣,成為很棒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