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事抬頭 (上)

    雖然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記得自己遠古開天,自發性江河氾濫的那一刻。但我可是清楚記得的。

    長大後周旋在圈內圈外的聊天中,我恍然發現自己開春的極晚!我是高二那一年才第一次了解到班上朋友幹話不斷的「打手槍」是如何正確運作的,過去的我都只是嘴砲而已。

    還記得那一晚,是辯論社團討論到「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議題時,必須回家上網抓資料時發生的。其實不困難;打開電腦在搜尋網頁中簡單輸入「同性戀」,玲瑯滿目的世界便出現在我的眼前。到現在還是想不透,明明國小就喜歡盯著體育老師看、國中打籃球又不排斥跟一身臭汗的朋友玩脫別人褲子遊戲的我,怎麼會這麼晚才發現自己的性取向呢?

    答案很簡單,當時的社會是不會討論性教育的那又何況是同志議題呢。所以多數同志都跟我一樣,必須透過自學來釐清自己的私密面。

    讓我目不轉睛的那部片我永遠記得;是一個身穿藍白線條POLO衫的結實日本送貨員被帶到倉庫,倚著紙箱被收貨人手動取精的G片。當時很晚了,家人都已經回到房間睡覺。因為電腦在客廳,我只能看得一柱擎天後才跑回房間鎖上門,依樣畫葫蘆地琢磨如何前後摩擦自己的海綿體……

    當下只有一種想要尿尿的感覺,但是又很難抗拒「放下」這麼舒服的過程,跑去廁所。當發現自己已經憋不住,來不及去廁所時,開天闢地的那刻就發生了……怎麼是白白的黏稠物而不是尿呢?當時我17歲。

    之後很長的歲月裡,我每天拒絕朋友們放學後的籃球邀約,只想比任何一個人更早到家,完成當時人生中最快樂的事。

                                                     —待續

作者:Lake

本文為Hornet Community Contributor所撰寫的文章。Hornet Community歡迎會員分享你們的故事、翻譯,以及擔任城市大使,為LGBT社群貢獻一份心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