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性戀者不願意出櫃的原因可能是來自其他酷兒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ไทย

Dr. Brian Dodge是知名研究者,專攻雙性戀以及他們面對的健康不平等等議題。他表示自己遇過的恐雙案例中,絕大多數來自男、女同志族群。另外也有研究指出,這種恐雙及歧視導致雙性戀者遲遲不出櫃,即使他們的人數多過男、女同志族群。

許多研究也指出,雙性戀者的健康狀況似乎不如男、女同志及異性戀者,但不太有人知道,雙性戀者的出櫃比例也少於男、女同志。

2013年的皮尤(Pew)調查發現,雙性戀者出櫃的比例通常是男同志的三分之一,而他們的LGBTQ朋友則是男同志的四分之一。而且社會不信任感也比男同志來得高,感受到的社會接受度及性向認同支持度也比較低。

這其中的原因有幾種。第一,不是所有雙性戀者都有這樣的自我認同。於是要用較不熟悉又更流動的字眼(例如泛性戀或機動異性戀)來出櫃,而不「只是」男同志或異男,對他們來說就更困難了。

其次,有八成的雙性戀者最後會選擇異性關係,也就是說他們保持隱藏雙性性向,以減少出櫃的社會壓力。

第三點也是最令人困擾的一點是,質性研究指出,雙性戀者不出櫃是因為面對來自其他酷兒的歧視。

因為男同志的恐同態度,有些雙性戀者害怕出櫃。

2015年一項針對745名雙性戀者的調查發現,他們遭遇來自異性戀者的歧視,幾乎和來自男同志一樣多。 2010年的一項研究則發現,雙性戀者面對來自異性戀及同性戀者的雙重羞辱。同性戀者重複上演不確定、困惑及欺騙的故事,而雙性戀者則被描繪成無法選擇自己的性向,或者更糟的是,對自己的「真實」身分撒謊。

研究者將這種恐雙的雙重羞辱稱為單性戀霸權(Monosexism)——歧視那些不只受到一種性別吸引的人——並且認為這和男、女同志面對的問題是「質的不同」,而且對雙性戀者「很可能造成心理傷害」。

結果上述的2010年研究發現,自我認同的雙性戀者罹患精神疾病的比例,幾乎是男、女同志及異性戀者的兩倍。

先前提及的2015年研究主持者Tangela Roberts表示,我們早該討論我們社群裡的男同志恐同議題了。「這議題一直沒有被拿出來談過。」Roberts說,「這就像把這個應該是LGBT社群的髒衣物拿出來透氣。這是表示:『我們沒有表現出這個社群應該有的行為,而我們要想辦法改善。』」

翻譯-簡秀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