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外交困境或許要靠同志走出去──專訪台灣同志運動發展協會籌備主任委員Kevin Yang(楊小巴)

2022年的同志運動會(Gay Games)將在香港舉辦,是亞洲第一個主辦同志運動會的城市,今年的盛事則在巴黎舉行。要不是香港爭取到申辦權,恐怕還很多人不知道有Gay Games這回事。以台灣在同志人權上的進程,或許是個更適合舉辦這類運動比賽的國家。

台灣今年也會組隊參加在巴黎的同志運動會。事實上,前兩年也曾舉辦過我們國內的同志運動會,有500、600人參加。今年為了讓20位以上的選手能遠渡巴黎為國爭光,於是節省預算,省略了國內的競賽,並積極尋求贊助,Hornet也義不容辭出錢出力,希望能讓本地的優秀選手在國際上發光。

舉辦前兩屆國內同志運動會的是台灣同志運動發展協會籌備主任委員楊小巴,我們請他聊聊前兩屆同志運動會的情況,以及今年在徵召選手的過程遭遇什麼困難。

Kevin Yang(楊小巴)

什麼樣的資格可以參加國際同志運動會?

楊:只要有國手或甲組的資格參加,協會就會提供補助7萬元(以競賽項目為主);只要得到獎牌,不論一二三名,協會再頒發3萬元獎金。以前Gay Games稱為「奧林匹克同志運動會」,但遭到很多不允許同志婚姻的國家抗議,所以把奧林匹克拿掉。選手也可以自行報名,每個項目也區分為競技和娛樂兩組,不同項目報名費也不同,並以40歲為分組依據。

為了鼓勵更多台灣選手參加,協會也可以幫獨立參賽的選手訂機票,住同一個選手村。我們很難得爭取到以「台灣」的國家名義和國旗參與這場國際賽事,而不是中華台北,更具意義。

其他國家也都以國家的名義參加嗎?

楊:目前全球有60幾個會員,Gay Games邀請我們加入該組織,但不見得每個國家都有這個機會。其實,最早跟我們接觸的是中國隊,他們想組一個中港澳台的隊伍參賽,但我認為政治不正確而作罷。再者,中國並不是Gay Games的會員國,如果中國政府抗議我們以台灣隊參加,勢必他們也得面對自身同志人權紀錄不佳的議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如此重視今年巴黎的盛會,因為4年後在香港,我們很有可能會受到政治打壓,無法像今年以台灣名義高舉國旗了。為了這個今年的Gay Games,我們把兩個組織合成一個「台灣同志運動發展協會」(Taiwan Gay Sports and Gay Development Movement Association),運動可以指體育運動,也是社會運動,希望把它拉至國家層級。

政府對這類活動是否提供補助?

楊:我們目前和體委會、文化部、外交部接觸。文化的部分,我們有個影像團隊,會把整個過程拍攝下來做成紀錄片,並參加國內外的影展,不論提名或得獎都可以為我們同志族群帶來曝光。

台灣在哪些方面報名選手較多?哪些又是我們奪牌機會較大的項目?

楊:這可以分為兩塊:同志喜愛的體育項目,以及我們可能奪牌的項目,例如保齡球、桌球、羽球。男同志普遍喜歡排球和羽球,女同志是籃球、羽球和排球。另一方面,一些奪牌機率高的項目即使不具備國手或甲組資格,我們也都補助。

不少同志也喜歡打網球,其實,大多還是取決於運動人數,參與的人越多,就比較容易選出優秀的選手。我們協會有個網球主辦人,辦了好幾屆的同志網球比賽,但本屆Gay Games唯一滿額的項目就是網球,我們目前還在向法方極力爭取一、兩個名額,可以讓台灣選手上場競技。

綠隊是第一及第二年的冠軍隊伍

台灣往年辦的同志運動會情況如何?

楊:比較像同學會,辦一整天,大約500、600人參加,但不是很正式。我們分成紅橙黃綠藍紫來競賽,一隊60人左右,每一隊針對不同項目派人參加。我們還有躲避球,門檻最低,大家反應最好,即使它不是正式的比賽項目。其他項目則以田徑和球類為主。

辦任何比賽都很消耗金錢和資源,因此今年改採自由報名,根據選手以往的成績或紀錄來申請補助。另有一群年紀較大的朋友也會組隊參加,並隨隊擔任翻譯及廚師的角色,但他們不動用到協會的資源,所以今年的參加人數勢必會突破20人。

協會成立大會

協會成立的目的?

楊:我曾是BBS甲版的版主,幾年之後,幾個版主一起號召,說要不要辦個運動會,就這麼成形了。協會是我跟一群長期關注同志社會運動及同志運動的朋友發起,目前還在跑國家規定章程,租借場地必須要有社團或財團法人的資格,所以到處碰壁。因為同志的關係,所有接觸到的場地都拒絕外借,他們對同志有太多匪夷所思的負面想像和敵意。後來以自己的公司名義向台大租借,校方派人來看,覺得沒問題,於是第二年還是在台大舉行。

去年法國有派宣傳大使來訪,我才知道有Gay Games。在台灣,我們前兩屆的同志運動會在台大舉辦,也邀請了大陸和外國的選手來交流。同時,運動會也兼具了交友的功能,有類似配對的橋段。

亞洲有屬於自己的同志運動會嗎?

楊:好像有,但都撐不久,大多侷限在自己國家,像台灣一樣,舉行自己的台灣同志運動會,但我們協會有個目標,希望未來這運動可以在亞洲各國輪流舉辦,就像亞運。主要目的還是在於交流,藉著運動來促進同志人權,尤其是亞洲。

你是因為喜歡運動才跳下來組織協會嗎?

楊:也不算,我在甲版當版主時,就號稱是康樂股長,我喜歡辦活動,經常帶朋友出遊,朋友就鼓勵我辦運動會。

除了場地租借遇到困難,這一路上還有什麼不順的地方?

楊:預算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像是拉贊助,需要很多的交涉,非常耗時間和人力。因為預算,我們只能找志工,但志工來的目的性也各有不同。我在辦第二屆的時候,最困擾的是被質疑辦活動的動機,包含資金的動向等等,我一度想放棄,但因為答應了法國方面要組隊,我覺得不能爽約。

(由左至右)Hornet共同創辦人Christof Wittig,Gay Games法國宣傳Leviathen Hendricks,前Hornet台灣總經理Darien

台灣同志運動會都是你一人包辦嗎?

楊:大型的活動一個人是不可能做到的,第一、二屆都是朋友義務幫忙,那時候靠的是熱情和志工,把男友和室友都拉進來,大多是外面的朋友,但出現問題時,有人還是依舊堅定支持,有人就會產生質疑,因為辦活動總脫離不了名和利,想去回覆質疑,卻怕失了焦點,傷到的反而是參與的選手,及付出努力的志工朋友,最後選擇不去辯解,所以去年一度低潮到想放棄。印象最深的是感覺好像為婚姻平權努力,自己的感情卻不保,在一起8年的另一半也因為壓力而分手,但當時還在進行另一個環島活動「尋找彩虹境外」(Hornet也贊助了這活動),沒有時間難過,現在的男友是在這個過程中認識的。

你在拉贊助方面有遇到困難嗎?

楊:運動會的主要收入來自報名費,政府贊助不太容易,因為我們是以公司名義舉辦;企業贊助方面,針對同志加上運動就更難。第一年贊助微乎其微,而且又沒經驗,但也累積了一些知名度,第二年拉贊助就比較順利,包括Hornet也是第二年提供我們很多幫忙。

本屆巴黎Gay Games有多少項目?

楊:整個Gay Games共有36個項目,像滑輪對抗賽我們就從來沒聽過,還有跳舞比賽和冬奧的滑冰,今年保齡球也是正式比賽項目,我們也開出了選手缺額。

大陸和香港今年則是派一隊參加,共60多人參加,去年香港在爭取2022年主辦的時候,香港主辨方曾邀請我寫了一封推薦信給Gay Games組織。我們協會還有一個重要的目標,就是爭取2026年的主辦權,因為台灣即將成為亞洲第一個通過婚姻平權的國家,人民也非常友善,如果能在台灣辦,意義非凡。我們成立協會是希望由專門機構和國家的力量來做推動,將體育運動和社會運動合而為一,增進國人對同志族群的了解,以期提升同志身分在台灣社會的認同度。

活動網頁:https://www.facebook.com/gaygame.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