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城微光》二十年臺灣同志史的潮起潮落──同婚了,然後呢?(4)

《幻城微光》二十年臺灣同志史的潮起潮落──同婚了,然後呢?(4)

Be first to like this.

前情提要:

仲雄跟女人相親,結束就跟Patrick做愛,有一種越界的敗德感。宛如偷吃人夫、換妻之類,心之所向,身之所往……仲雄開始了相親後,就去找Patrick做愛的流程。除了家裡,他們不約其他地方。(小說摘錄)

就當Patrick認為這種關係,會在仲雄如願與女性結婚後畫下句點,沒想到Patrick的腐女閨蜜Rita,在一次意外的狀況下認識了仲雄,三人展開了錯綜複雜的關係:如果你愛上你的固炮,你會讓他結婚嗎?你的另一半要跟你的閨密結婚,你會不會成全?如果你的閨蜜不曉得結婚對象是同志,你會不會據實以告,但你可能會失去這兩人?

《幻城微光》把過去完全不在乎他者與社會,焦點只在自己身上的同志;拉到了與其他人的互動及社會關係上,同時也開啟了主角自身對於婚姻的辯證:

究竟是經歷了太多使他厭倦,還是他已經社會化成一個「正常人」,被規訓地如此順服?所以想要結婚也是馴化下的結果?……有個說法是結婚只不過是為了保障女性在懷孕過程中,男方不會肆意離去,而產生的法律制度。但如果真的想走,婚姻綁得住?如果真的有愛,其實不需要婚姻。當然社會規範仍需要婚姻的合法性與便利性,例如稅務、醫療權、財產繼承等,況且同志本當就應享有結婚權,只是要不要選擇進入罷了。Patrick在想那他何必要被收編呢?……他可不可以也選擇不玩?就像當年酷兒不想被主流收編,拒絕異性戀那套邏輯,他就乾脆當他的主持人,旁觀別人一場場婚禮,在宇宙的長度裡那些幸福時光根本微不足道,稍縱即逝……(小說摘錄)

拒絕婚姻的一群人

在同婚抗爭的歷程中,許多運動者是拒絕婚姻的。因為異性戀的婚姻制度,未必適合同志。但在同志運動內部路線的分歧與公投大敗後,同志們必須更加團結拉回主線且目標一致。多元成家的議題被邊緣化,同性兩人結合主導戰場,砲口一致對向反同婚的萌萌。畢竟支持同婚是一回事,要不要選擇進入婚姻又是另一回事。同志要有權利選擇結婚,才可以拒絕婚姻;如果你連結婚的權利都沒有,誰管你要不要結?

2019年5月17日,立法院會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規定相同性別2人可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臺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國家。主角Patrick到了青島東路,與同運團體和支持民眾一同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並遇見了十年前在轟趴邂逅的另一主角,已成為同運大將的米糕。米糕說:

不管是同志、異性戀還是雙性戀,用結婚為幌子騙炮卻無法給承諾、騙女生嫁到家裡來當臺傭跟生產機器,比未婚坦蕩的玩咖還下流……滿口仁義道德的人最怕被起底,因為床底下淨是些不堪的事。現在這個世代還有什麼東西隱瞞得住?如今同志都可以合法結婚了,要跟家裡交代是上古世紀的事,說穿了不過就是傳宗接代,扮演異性戀家庭比較上檯面。但到底是給別人看重要?還是自己幸福重要?(小說摘錄)

米糕一針見血戳破同志父母一廂情願的傳統期待,也給那些仍在自己騙自己與女生結婚就是孝順的同志一記當頭棒喝。結局這裡就不爆雷了,Patrick最終的抉擇讓讀者自己去發現。但我欣賞作者廖宏杰的安排,讓Patrick在秘魯馬丘比丘與孩童的相遇,將這個大眾文學的小說,拉高近純文學的高度;並用一種人文的關懷,向一切道別,包括對他的讀者說再見。

這二十餘年的故事,到最後一章,終究要離開。

《幻城微光》/作者:廖宏杰/時報出版/出版日期:2020/01/21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5743

 

Related Stories

深入苗栗心臟,支持多元性別!「2020第二屆苗栗愛轉來平權遊行:多元性別、共樣共好」募資專案
Quantc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