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同社會把我們帶大的!我們怎能不恐懼?」公投前夕寫給大眾的一封信

公視主播陳信聰曾在臉書po文中坦言,每次面對同志朋友表面上泰然自若,但內心深處總會浮出莫名恐懼與不明確的負面情緒。感謝他說出心裡的話,試圖用媒體公器針對婚姻平權做辯論並探究恐同成因,展現了智慧與民主素養。而身為同志的我們也是會恐同的,您知道嗎?

年少時偶然在電視上看到香港經典同志電影「美少年之戀」,當時欣喜又懼怕被家人發現的心情一湧上,我就知道不妙了。那年我剛上大二同性愛遭啟蒙,卻直到大學都快畢業了才真正地談了第一場男男戀愛。這期間是撞牆期,我在與同性戀者的「自我恐同症」對抗,努力地在調適並認同自己的性向。

很難想像吧?人竟然要恐懼自己的存在?人居然要說服自己認同自己的性向?是的!因為我成長的整體社會環境、教育與媒體,制約了人們當時對愛情的想像,同志被貼上「不正常」的標籤,就是當時的恐同社會,把我、公視主播陳信聰還有無數台灣孩子帶大的。我們怎能不恐懼?

讓我告訴你當恐同症發生在我身上的時候是什麼感覺:年輕的我認為,世界就要遺棄我了!我考慮著是否要一生保守這個秘密苟活,我不敢想像「出櫃」對人際關係、職場發展和家庭的衝擊有多大。我背著禁忌不說,將近三年1000多個日子,世界上沒有其他人知道這個秘密。

直到當我一腳踏進 Funky(知名同志酒吧,已歇業)時,仍記得我心跳異常地快,不是因為其他人吸引我,而是緊跟隨我的恐懼與不安。撞進同志世界的大門我才知道,除了當兵人人都得再服另外一役:就是掙脫「自我恐同症」的枷鎖。幸運者數年時間可適應,有人終其一生放不下恐同症的勒索,甚至把自己給撕票了。

恐懼之下,人們做了多少傻事!這就是性平教育應落實在國民義務教育上的原因,甚至更應提早,歧視才能從根本解決。

日前有421位精神科醫師一起發出專業聲明:精神科醫師支持同性婚姻和包含同志教育之性別平等教育,實在是令人振奮。同志婚姻合法化不僅創造了更平等的社會環境,更多人能走入家庭意味著社會的基礎支持系統(support system)將更完整,社會將更趨向穩定、和諧與繁榮!從同志收養缺乏照顧的孩子到守護自己臨終的另一半,都是「家庭」發揮穩定社會力量的例子。

因為工作關係,Hornet團隊有幸認識了許多台灣同志運動前輩與各NGO夥伴,看著他們能一直堅持崗位這麼多年,為下一代爭取權益,真的很不容易啊!我想,或許是因為每個同志運動者都體會過被世界拋棄的孤獨,才有這般毅力與勇氣想要改變世界。

您或許不知道,台灣的同志團體不但關心同志權益,也在勞工權益、婦女權益、殘疾者權益等議題上相挺其他NGO!為什麼呢?原因無它:追求平等權人人都應享有,發揮同理心並做對的事!這是我們共同的信仰。

而值此關鍵時刻,我們誠摯地呼籲,希望您能和我們一起號召親友 #用兩好三壞投出台灣的幸福未來!

台灣只有蛻變為更自由、平等的國家,建立對不同種族、國籍、宗教、黨派、文化、性別、性向與性別認同尊重與包容的社會,才能更上層樓,成為幸福的應許之地。

 

Hornet台灣總經理

蕭士傑

 

 

《#用兩好三壞投出台灣的幸福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