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net專欄:同志垃圾話】同志大遊行與我的那些少女時代(下)

前情提要

Hornet就是要用一種辦金馬獎或是金鐘獎50週年的緬懷心情,回顧一下過去16年以來那些同志大遊行教我的事,順道緬懷一下我們那些像射出去的精液一樣一去不復返的少女時代……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如果從2003年首屆同志大遊行開始算起,15年前才20歲的男同志小鮮肉如今也已經堂堂邁入輕熟男的領域,沒錯我就是在說現在正在看本文的你(用手指),對於中年人而言,無論是參加頒獎典禮、同學會還是婚禮,最popular最慘絕人寰慘無人道的時刻就是大~回~顧~(配上晴天霹靂的音效及鑼聲),每當年輕時的醜照片被毫無心理準備地播出來的時候,難免會讓人有一種抱頭大叫我不相信~~然後奮力往牆壁一頭撞死的衝動,就連男同志聖經《慾望城市》也曾經演過四個時尚熟女在初來乍到紐約時吹半屏山跟穿大墊肩的俗樣與慘況,因此Hornet也募集到了讀者所提供的一些他們的閨蜜跟天菜歷年參加同志大遊行不堪入目的照片(你也知道提供別人的醜照片總是比較爽快迅速,拿出自己的就扭扭捏捏死拖活拉……)

例如水男孩歐陽非凡雖然每屆大遊行始終如一都穿著帥酷有勁的speedo低腰炸毛小泳褲,卻被挖出他在2003年參加第一屆大遊行時穿的居然是連身四角長泳褲配蛋頭泳帽加上一個救生圈,因為泳帽太緊眼睛還被勒成費玉清式的丹鳳眼,完全是以一種去水上樂園的姿態前往(想說走累了還可以把救生圈放在地上坐在上面休息,結果救生圈因為柏油路太熱就炸開惹,這就是經驗不足的後果吶傻孩子);男同志櫻木剛開始跟朋友去參加同志大遊行的時候,彷彿父母陪孩子考大學聯考一樣,很怕走到一半累了渴了,一定要帶一個釣魚用的大冰桶(裡面裝滿冰塊、礦泉水、舒跑跟生活運動飲料)、扇子以及童軍椅,為了防曬還要戴一個不用撐,可以直接戴在頭上的小洋傘帽遮陽(話說這種帽子現在應該只有去釣魚的歐吉桑會戴),殊不知現在的年輕人都直接走到一半就落跑進去便利商店吹冷氣喝搖搖了,誰還自己帶水啊拜託咧你嘛幫幫忙(學國中太妹一邊不耐煩地白眼癟嘴然後一邊站三七步還抖腳)。

往事不要再提,回首已多風雨

像同志大遊行這種連續辦了十幾年的大型活動,簡直就已經是男同志人生的跑馬燈,就跟聽到梁靜茹的情歌一樣,每一年的遊行都可以回想起一些當初的生命故事,就像男同志大鶴在2005年認識了當時的男友,兩人濃情蜜意難分難捨地一起去參加了2006及2007年的遊行,2008年男友說他要留在公司加班不克參與,大鶴只好落寞地在家裡上網,卻在朋友所傳來的遊行照片中看到男友勾著一隻大胸肌的狐狸精在小巷裡喇舌。

大鶴好不容易走出陰霾,2010年跟著新男友一起去參加遊行,看見之前還跟大胸肌狐狸精摟摟抱抱公開放閃的前男友如今已恢復單身、形單影隻,難免有一種報復的快感跟報應的聯想;直到2017年再次在遊行與這些冤親債主相見,大鶴此時早就已經跟男友同居了,大胸肌的狐狸精也早有歸宿,前男友身邊也有穩定交往打算結婚的伴侶,之前水火不容的三人,再見面竟然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如今早已豁達成熟的大鶴主動邀請另外兩個人一起拍了一張代表盡釋前嫌的合照,彼此分享了一些對於感情的體會。大鶴在離去之前卻還是忍不住問了前男友一句:說真的,我跟大胸肌狐狸精你曾經比較愛誰過(靠北這不是小S、佼佼跟阿寶在金鐘50的世紀大和解橋段嗎?)(全文完)。

作者:王涂淑麗(英文名字是one two three)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的文章:

【Hornet專欄:同志垃圾話】同志大遊行與我的那些少女時代(上)

【Hornet專欄:同志垃圾話】驚!同志驕傲月居然有這些禁忌!

Hornet City Guide:亞洲LGBTQ族群的大本營,台灣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