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net同志私小說】男男按摩師的魔幻指尖-NO.7 Harvey (上)

Harvey這個月已經被客人打槍7次了,這在SPA界是非常丟臉的紀錄,老闆已經在考慮要不要請他「休息」。所謂的打槍,就是客人到店裡,不滿意自己所選的師傅,或許是本人跟照片差很多,抑或網站上以馬賽克遮臉,到現場去發現師傅不是自己想像的;還有一種是客人請師傅外出,但看到師傅很糟便直接退貨,要求店家另派師傅。

Harvey本月在店內被打槍5次,外出被劣退2次,有一次還沒拿到車馬費。一般師傅外出,如果客人看了覺得不喜歡,多少會給200300元車馬費,畢竟師傅已經出來了(通常外出是在深夜)。而Harvey沒拿到車馬費那次,是連客人的臉都沒見到。

客人喬裝成路人走過Harvey身旁,覺得Harvey太抱歉,所以直接打電話給老闆要他另派一位師傅,還大肆批評了Harvey一番,老闆才默默地打給等了一陣子的Harvey,請他直接回家,另派了Daniel去服務。Daniel隔天來店裡時告訴我,客人一直跟他抱怨Harvey,我才跟他講剛剛老闆已經跟我說過了,而且,這是本月他第7次被退貨。

Harvey很糟嗎?如果他沒有那麼多痘子的話,基本上還算是個可讓人接受的底敵。老闆說Harvey之前沒有那麼多痘子,最近可能嗑藥嗑得很兇,所以才會長那麼多「E痘」。我看他那痘子從鎖骨一直長上來,佔據了脖子,蔓延至臉頰,絕非用「還在青春期」這類藉口可以矇混帶過。那痘子真是恐怖,如果我是客人,我也不會要他服務。皮膚狀況不好,總是會讓人聯想到有病,特別是在男男SPA這行業,需要「肌膚之親」,師傅碰到皮膚狀況不好的客人,有時還得戴上乳膠手套或乾脆拒絕服務;更何況花錢消費的客人,為何要忍受痘痘師傅在你身上蹭來蹭去呢?光是想到一整片的痘痘破了噴出膿汁,我就覺得可以來上演一部《SPA大法師》

Harvey大概也意識到這個問題,所以開始使用遮瑕膏,他那遮瑕膏簡直是當身體乳在用,我看用兩次就要換一條。但我始終沒有告訴他,有些深色的痘痘是蓋不住的,就算刻意曬黑,那些色素已沉澱的痘痘只會更加明顯。所以每當他擦完遮瑕膏在鏡子前端詳自己時(忘了一提,他很自戀),我都覺得他像一碗加了紅豆的芋頭西米露,粉粉的,看起來一點都不可口。

客人來時他會調暗大廳的燈,如果過了這一關,那進房間就不會有什麼問題,因為房間的燈光更暗。不過這陣子他的E痘發作地厲害,遮瑕膏與昏黃的燈光再也救不了他,所以連續遭逢被客人打槍的命運。我覺得這問題很嚴重,因為被打槍不只店家賺不到錢,還會傷及店家的招牌,客人要是去傳這家店的師傅很糟而且還有病,那店還能活嗎?大家對於這種評論都是很敏感的。

幾次老闆還為了賠罪而送客人招待券,但這也不是辦法。每次客人離開後,被打槍的Harvey都把責任推到客人或其他師傅身上,藉口非常多……

to be continued…

作者:廖奕盛/同志情色作家,作品多刊載於《G&L熱愛雜誌》、《GOOD GUY雜誌》。著有小說《趴場人間》(基本書坊開山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