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net同志私小說】男男按摩師的魔幻指尖-NO.7 Harvey (下)

幾次老闆還為了賠罪而送客人招待券,但這也不是辦法。每次客人離開後,被打槍的Harvey都把責任推到客人或其他師傅身上,說什麼客人提出「超出他服務範圍」的要求,所以他無法接受,客人才會生氣離開(鬼才相信);或是抱怨上一位師傅房間沒整理好,客人嫌房間髒亂所以拒絕消費。

有一次他還牽拖到小樹,因為他使用小樹剛服務完客人的房間,進去的客人不到5分鐘就不悅地走人。客人離開後,Harvey說是因為之前地毯上精油被打翻,客人踩到地上滑滑黏黏不舒服所以不想繼續。老闆還急call小樹回來,小樹說他根本沒打翻精油,這件事遂成了羅生門。(但我腦海裡浮現的卻是客人走後,Harvey自己把精油倒在地上嫁禍於人的畫面……)

大家都不喜歡Harvey,連脾氣一向很好的羅勃與路易士都受不了他。我跟老闆也不是笨蛋,幾次狀況下來,知道Harvey不是可靠的人,便不再相信他的說法,也不主動推客給他了。由於Harvey就算不長痘,也不能算優菜,當初他自己來應徵時,老闆沒特別想用他,不雇正職,以兼差方面合作,所以我之前也不常見到他。但近來他被劣退的輝煌戰績太令人印象深刻,且還是有客人看了網站誤入歧途仍是指定他,他直嚷缺錢所以不請自來出現在店裡等客,我就覺得似乎每天都可以見到人形紫米粥在我面前晃來晃去。

有天老闆不知是佛心來了還是怎樣,在沙發區跟Harvey苦口婆心要他不要再嗑藥了,因為E痘已經長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Harvey還辯說他不碰E,請老闆不要亂猜,痘痘是因為還在青春期,且大學課業壓力重,所以才會狂冒痘。我在櫃檯後面完全不想插嘴,覺得Harvey這人沒救了,也不認為該救這個人。他實在太討厭了,之前就已經不喜歡他找藉口推諉責任的作為,老闆想幫他,他又一副「I am fine.」的模樣,我一點都不會想花時間與心力在這種人身上,根本不認為他應該在我們店裡,甚至覺得他沒有資格做師傅。

我也不曉得老闆是怎麼想的,他為何還繼續把Harvey的照片放在網上,讓顧客相繼「受害」呢?我在想他一定是編了身世可憐的故事,所以老闆覺得還是給他一口飯吃好。因為曾聽已離職的Michael說,Harvey好像父母離異,他自己一個人辛苦生活在台北,爸爸媽媽都不太理他。老實講不知是我在SPA圈聽到類似的悲慘故事太多(父母雙亡、媽媽重病、爸爸中風、兄弟姐妹重殘、小狗截肢、小貓得愛滋……),還是我個人同情心較不旺盛,知道Harvey的際遇後(總覺得Harvey的話能信嗎?),只是淡淡地表示:「他真辛苦,加油好嗎?」然後像小胖老師那樣握拳後,我便拿起了羅勃剛剛給我的飲料單,開始幫大家點起了下午茶。

已經有好幾次聽到Harvey自己說,平常他自己私接客人,兩天就能賺一萬多,實在很難對他寄予同情。如果他說實話,那真的沒什麼好憐惜;如果是謊言,那也覺得這種愛唬爛的師傅就隨他去吧,跟他相處無須太認真。

而且他犯了SPA店大忌──私接客人。這不是浸豬籠可解決的事,若是發現直接就被店家劣退啦!但因為Harvey只是兼差,老闆也不管。Harvey說好多老外找他,周末夜生意都接不完(對照他個人店內的預約表實在很難置信),我覺得他在DanielRyan面前講這種話簡直是自取其辱,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他還說得很認真。他說他都用hornet找客人、推銷自己。我知道很多師傅都來這一招,他的照片因修掉痘痘或許能夠騙人,但我認為被打槍的機率也不小。

我個人雖然不喜歡他,但後來漸漸明白他的戰略後,覺得倒是可以提供給條件不好的師傅來參考。Harvey的精神就是:他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一點都不在乎別人議論。工作上他以「灑網捕魚」的方式,主動丟訊給100個客人,最少會有5個回,5個中至少會有一個願意消費。然後他再以「物超所值」的服務(低價、提供1069)來keep住客人。這完完全全是業務的性格啊,他不去賣靈骨塔真的太可惜了──

to be continued…

作者:廖奕盛/同志情色作家,作品多刊載於《G&L熱愛雜誌》、《GOOD GUY雜誌》。著有小說《趴場人間》(基本書坊開山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