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net同志私小說】男男按摩師的性感指尖-No. 1 Mark

「我就是不要做會陰按摩!」Mark一臉固執,我偷偷注意到老闆翻了白眼,但他仍是好言相勸要Mark再考慮一下。Mark同時堅持把他放在SPA網頁上的照片,面容部份後製成馬賽克,讓大家看不出他。「你這樣完全沒有競爭力。」老闆說。

Mark是老闆這陣子在Hornet廣發徵人訊息來應徵的男師傅。他說他之前曾有經驗,不過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Mark大學畢業當完兵,目前研究所論文已屆最後階段,他條件不錯,至少就外表這一塊。28左右的他還有學生氣,如果以交友軟體的術語來說,就是所謂的「陽光帥氣運動型」。我見他是老闆的菜,所以什麼要求老闆幾乎都答應:不幫客人打手槍、SPA官網上不露臉……當然坊間也有很多按摩師不露相,不過他們通常會露胸腹肌或穿著暴露,但這些Mark都不肯。

我一度懷疑Mark或許是為了寫論文才下海當男師,就像之前某女研究生到酒店當小姐說是為了「田野調查」。老闆只是憂心Mark在這裡賺不到錢。「每年年底與農曆過年前後是SPA的大月,如果你客人預約的不多,我會覺得很對不起你。」老闆這麼跟Mark說。對不起Mark,其實就是對不起老闆的荷包,我當然知道如果露臉一定能夠接更多客人,老闆理當抽得開心,但Mark真是一副「我根本沒差」的嘴臉,怕是規定東規定西,他人就不來了。

台北SPA店太多了,近幾年更是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因為競爭太激烈,一家比一家腥羶,客人胃口早就被養壞。按摩師不做1069也不幫客人打出來,那到底是要靠什麼?技術嗎?真要按摩的話,實在毋需來男男SPA,去專業的還比較划算,亦不會失望。若要靠身材與臉蛋,面對這麼多圈內天菜,不使出一些「殺必死」的服務客人是不會回籠的。裸按、修陰毛、四手連彈、冰火五重天……每個按摩師都要十項全能,還要身兼情人,務必讓顧客覺得自己獨一無二、備受寵愛。在這個越來越飽和的市場,我不覺得有人可以在這裡發達,就算是當老闆也相當辛苦。

有一次Mark練習完,其他的師傅都去忙接其他的客人,他跑來櫃台找我聊天。那時的他還沒上線服務,雖然之前有經驗,但老闆說他還要再熟練一下手法。我後來才知道,他所謂的經驗,已經是6、7年前的事了。那時他待在一家頗負盛名的SPA店(如今已歇業),他說當時台北還沒像現在那麼競爭,那時店裡有師傅努力賺一年便出國唸書,現在聽起來好像是一則傳說。當然也有賺多花多、晚景淒涼的,不外乎就是跟客人做得太過火,結果中標。嘴巴長菜花算是小事,要是得了大三元(愛滋、梅毒、淋病),那真的很恐怖。

基本上,我不太問按摩師為什麼要做這份工作,因為得到的答案不是賺錢,就是對按摩有興趣。曾聽過比較特別的是「可以光明正大摸別人」、「鍛練手指肌肉」,以及「氣死男朋友」。Mark「出淤泥而不染」讓我對他倍感好奇,畢竟不露臉又不做黑,在這行到底要得到什麼呢?只做按摩、低調的人不是沒有,若他走這種路數,我會勸他開個人工作室,不需要進SPA店加入團隊讓人剝削。結果你知道他回答我什麼嗎?

他說他要寫小說,一部有關按摩師的小說。

我承認我當時愣了有幾秒鐘,隨即想到的是水果日報之類的記者潛入男同聲色場所,打算寫一篇報導公開某種族類的荒淫逸樂,想想是否要跟老闆講,可是又怕自己大驚小怪,Mark看起來實在不像會害我輩族類之人。按摩師其實都很八卦,會嚼同行與客人的舌根,我想他若能在這行待得長久,說不定會寫出一部《紅樓夢》。而就我所認識的按摩師,都很喜歡被別人議論(但他們總要表現得不在乎),要是知道Mark把他們寫進小說裡,大概會自喜有人為其作傳吧!

這變成了我們之間的小祕密,老實講,我不清楚別人是否也會問他來工作的意圖,而他是否也就這麼坦率地回答,但那次之後他來找我的次數變頻繁了,而且每次都會問我其他師傅的八卦。跟我談天時,我才發現他話很多,且他會留意有無別人從身旁走過,那謹慎的態度讓人也不由得緊張起來。我喜歡他穿著內褲朝我走來的樣子。店裡許多師傅很懶,大部分都穿著內褲趴趴走,他也不例外。我去過其他家SPA店,他們師傅穿著峇里島風的沙龍,感覺起來挺要求師傅的穿著;我們這裡根本是趴場,但老闆不管,客人好像也喜歡。

Mark那裡很大,他又很喜歡穿橫條的緊身四角褲,那圓弧的曲線總讓我覺得是某種重力拖引扭曲了時空維度,這樣講似乎很玄,但他那包對我來說就是個謎。他彷彿戴了護陰,實際上卻沒有,為什麼有些人的下體包在內褲裡形狀可以這麼好看?坐著的時候,如果他的卵蛋沒有夾在大腿裡,就會集中隆起一包,像蛋糕上的草莓誘人到不行,我始終無法專心聽他在說什麼。

「你好,我在經營一間男男SPA,你條件很優,不知道你對這行有沒有興趣,正、兼職都可以。在這裡不怕賺不到錢,只怕你不來賺。我們沒有1069的服務所以請放心,有興趣的話加Line聊……」Mark把老闆從Hornet傳給他的訊息唸給我聽,心不在焉的我差點脫口而出那是我寫的文案。Mark問,老闆是不是發給很多人?我說對,但來應徵的不少都被老闆打槍回去,Mark當這是稱讚臉上露出靦腆的笑。

有時我會希望Mark練習按摩的對象是我,但老闆要他們師傅互相練習,我也不太好意思開口要Mark幫我按摩,心中總是期待:既然我貢獻了那麼多其他師傅的八卦,他可不可以閉上嘴巴,用手報答我就好?

他上線的那一天,我記得是寒流。借用《麥田捕手》的說法:天氣「冷得像巫婆的奶頭」。我好難理解這時候來預約的客人,SPA館為省錢少開暖氣,他們是要藉師傅的身體取暖嗎?預約Mark的是一位我看過蠻多次的客人,條件算是優。到進房間的之前,Mark服侍得很殷勤,師傅的第一次總是如此。中間漫長的兩個小時就這樣度過,客人洗完澡,穿好衣服之後,到我這裡結帳。

「這個師傅不做會陰按摩?」客人問。

「我們這邊並沒有強調會陰服務。」我說。

「但之前的師傅都會做。」

「也許下次你再預約他就會幫你做。」

客人有些悻悻然地離開,Mark從洗手間出來,我們交換了微笑。我想他不做黑的原則是真的,也才驚覺認識了一陣子從沒問過他喜歡哪一型。如果是他的菜,他會變節嗎?

Mark坐到我身邊,跟我說剛剛那個客人手不安分。「怎麼個不安分法?」我問,Mark沉默半响,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褲襠上回我:「像這樣。」Mark總是會說一些話、做一些事教我整個人愣住。那一刻,那手,好像不是我的;那包,好像也不是他的。那褲襠裡的東西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般逐漸長大,我不知道時間過了有多久,只曉得自那時起,我們,將會是很好的朋友。

Featured image by ChesiireCat

廖奕盛:同志情色作家,作品多刊載於《G&L熱愛雜誌》、《GOOD GUY雜誌》。著有小說《趴場人間》(基本書坊開山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