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net同志私小說】男男按摩師的魔幻指尖-No. 3 Michael

我初到SPA店工作時,Michael已經算是裡面的「老」師傅了。所謂的老,也不過就是待了兩年多。在SPA界,能撐過一年的師傅其實很不簡單,畢竟同志喜新厭舊,老面孔的師傅就算技巧再好、條件再優,客人光顧幾次之後就想換換別的口味。時尚雜誌《The Face》刊登一代攝影大師Mario Testino的訪問,他曾這樣告訴超模Kate Moss:「只有少數女孩能待在舞台上超過11年 看起來依舊美麗動人 深獲觀眾支持。」Kate Moss 還在線上呢!Michael當然不是Kate Moss,我也不曉得Michael能不能像其他家SPA店資深師傅一樣待超過5年,但依他目前還有基本接客量來看,我覺得他再撐幾年應該不成問題。

SPA店師傅跟房仲業務員、賣靈骨塔的一樣,流動率特別高,一家店師傅來來去去很正常,有的就此金盆洗手,有的轉到別家店當師傅。我個人認為如果師傅沒有一計之長,除了按摩與「賣身」(誤)以外,其他營生的技能都不會,真的很難從男男SPA這行脫身。因為這行賺錢真的很快,又可以大量接觸男色,資深的話,時間與客人還能自己掌控,實在很難再回去當一般上班族,賺那吃不飽餓不死的薪水。像我們店裡就有幾個師傅已經三進三出了,有的是到別的SPA店後來鳳還巢;有的則去外面做其他行業,結果還是回來當師傅。現在全台北市有一百多家SPA店及個人工作室,師傅到哪一家都是新面孔,但到哪一家也不太容易做得久。

因為師傅會拿翹,做久了,客人就是他的,三不五時拿出來跟店家談條件。如果協商破裂,師傅通常會出走,厲害的就自己開個人工作室或者和別人合股開一家SPA,再不然就跟別家談好條件後當那家的員工。老實講,我看過這樣的師傅下場都不是太好,要不然就是比以前辛苦,收入還不一定多。但仍有師傅覺得自己可以,我認為這也難免,這一行總是充滿不安全感與不確定性,新師傅不斷進來,人又會隨年華老去,不為自己想點退路,哪天被踢出去都不知道。

Michael已經不是SPA店男孩了,他已經超過35歲,是名副其實的「老」師傅。但年齡在SPA界也絕非評斷的標準,我們店裡很多師傅超過35歲,現在熟男市場頗受歡迎。還沒見過Michael本人,第一次在網頁上看到他的照片時,覺得這男的怎麼敢裸露上身,就是看起來有健身,但因為中年了,有點肉還鬆垮下垂那一種,且他臉還打馬賽克,我實在不解。不過,馬賽克裡隱隱看得到鬍渣,加上文字敘述中提及「多毛大叔」,我大概抓得出他的路線。

初次見他本人完全大加分,鬍渣多毛不說,平頭、肉(壯)、無辜的眼神就可以征服一堆喜歡熟男的同志。他不太像爸爸型,但有一種想要被他照顧的衝動;但又因為他不高(我想沒有170),個性又很和善,所以也會想呵護他。這種人最難對付了,還好他在SPA店當師傅,用錢就可以擺平。他不是北部人,從南部鄉下地方上來台北打拚,做了幾個工作不是太順利,經友人介紹所以下海來當師傅。我們這家店也不是他的第一家,前後加減算起來他的經歷也有7、8年了。老闆其實對他頗好,還讓他住在SPA館,偶爾他也會接半夜的客人,或為早上預約的顧客提早開門。

他的屁股好有肉,連我這對後庭比較沒有興趣的人都會想要上他。Mark剛入行時有被他教過一次,交換練習時,Mark說Michael的屁股好好捏,不是鬆但也並非彈性很好,大概就是介於中間,肉肉的,水水的。我想這應該就是屬於中年優菜的屁股:太軟令人倒胃,太硬又覺得矯情。他的前面也很激凸,我後來才發現他是穿以前流行的子彈內褲,而不是現在名牌強調褲襠剪裁的那種。我為什麼會知道?因為他住在SPA館,內褲都晾在外面陽台,我還在想這樣老派的內褲誰還穿啊?但不得不說,他穿起來還真有效果,那是一種90年代的鄉愁。

Michael的FB上有放他年輕時候的照片。年輕時候的他很弟,鬍渣沒蔓延開來,身材也尚未走山,頭髮看起來挺多。我不曉得他是因為年紀長了所以變成現在這樣(這不是廢話,有人可是數十年如一日),還是他現在這路線比較吃香,所以刻意如此,但他跟以前相比真的老好多喔!我差點就認不出來。唯一不變的,是他那像小狗一般,水汪汪無辜的眼神。

打開他的預約紀錄,熟客居多,新客真的很少。我曾勸他要不要拿掉馬賽克把臉露出,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會為八字奶著迷,但因他白天有別的兼差,所以仍舊維持原樣。他說做舊客就好,雖然還是有基本量,但這句話聽在老闆耳裡可不是好事。

老闆曾經私下跟我抱怨,他覺得Michael不是很認真,也無法為他帶來理想的收益。言談中,隱隱透露著要請Michael搬出去的想法。我是覺得老闆這樣有欠公道,因為Michael已為店裡服務兩年,現在又不是不接客,而且晚上的SPA館房間還是空的,多他一個人睡覺應該不會怎樣吧!但畢竟我不是老闆,也沒有「有錢人的腦袋」,對於老闆的盤算無法置喙些什麼,只是覺得Michael搬走我會很難過,那代表我無法再欣賞一枚難得會讓我勃起的中年男子屁股了。

老闆的意思是以前Michael住在這裡很勤奮,都會幫忙店裡的庶務,但最近我們應徵了不少新人,這些新人也會主動幫忙,所以Michael顯得可有可無。再來看他的業績,除了舊人光顧,新客少得可憐,有時推了他夜半服務,還遭過客訴,更令老闆感冒。牛工作久了畢竟也會累啊,我這麼想著,Michael做了兩年能不職業倦怠嗎?看看那些來了一個月就拍拍屁股走人的年輕師傅,資深師傅是否更該珍惜?但老闆不這麼想,客人更不這麼想。SPA館不是公家單位,要養一批聽話不出包的員工直到退休,業績不好你就挫咧等。

有天夜裡我比較晚離開,Michael似乎是感覺他住在這裡的時間不久了,和我掏心了一番。他認為老闆很現實,客人也是。曾經他為老闆帶來多輝煌的業績,也有客人每晚買宵夜過來討好他,但現在他被棄之如敝屣,連老客人不點他還刻意囑咐SPA店不要讓他知道。原來,他都曉得啊──我好心疼Michael,那雙水汪汪的眼睛根本就是屬於孩子的,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收留他。

過沒幾天他就無聲無息搬走了,我早上到SPA館,他那間的東西都已清空,只剩下SPA床。Mark說店裡走了一位好師傅,因為他曾被Michael教過,那手勁很紮實,且手法還帶點滄桑(有沒有這麼會形容?)老闆碎唸幾句東西都沒復原好之類的便沒再提了。那間房間變成師傅的練習房,別間客滿才會使用。有天聽羅勃講,他去按摩時碰到Michael。我們都以為他去別家男男SPA館上班,後來才知道他仍是做這行,只是去了足體養身會館,不再專門服務同志。

廖奕盛/同志情色作家,曾任職於商周媒體集團、《G&L熱愛雜誌》、《GOOD GUY雜誌》總編輯。著有小說《趴場人間》(基本書坊開山之作)

Featured image by mustafag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