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net同志私小說】男男按摩師的性感指尖-No. 2羅勃

羅勃來應徵時不叫羅勃,他說他在別間店叫Mark。老闆說本店已經有一個Mark,所以要他改名。因為他自稱勃起後有18公分,所以我跟老闆討論的結果,就叫他羅勃好了,而且是以中文稱呼比較有感覺。他其實在另外一家SPA待了不短的時間,問他為什麼要跳槽,他說因為那家老闆對他不好。「不指定的客人都不給我,我都要想盡辦法留住舊客。現在店裡也不會向新客推我了……我要幫家裡還債……」他哀怨地說。

我跟老闆面面相覷沒多說什麼,因為老師傅本來就要靠自己,但如果客人不指定師傅現場又不給他,是有些說不過去。反正店裡多一個師傅總是好的,而且他還有經驗無須重新訓練,手法調一調,馬上就能上線。老闆跟他說原本那家還是可以繼續待,這裡就讓他兼差。但他說原本那家幾乎沒再接什麼客人,有跟沒有一樣,所以想專心待在這兒。男男SPA界師傅兼很多家的差非常普遍,有的到了不同家還會換上新名字,所以有時客人以為到了這家店叫了不同的師傅,沒想到卻是之前在別家店曾經叫過的,這種情形常發生。有的直接打槍,但大部分客人都是摸摸鼻子認了。

本店沒什麼「防衛機制」,別家店來兼也OK,師傅要換新名字或沿用舊名我們也不干涉,畢竟承擔風險的是客人(笑)。唯一的要求是誠實以待,也就是說如果有兼別家的師傅,一定要告知我們,除了避免同行之間的誤會與齟齬,也是怕有些師傅來當間諜,刺探軍情與偷學技術。

不久之前才有個新來的師傅就發生這種事,老闆派出好幾位資深師傅教,我在一旁光是看都可以出師了,但他就是怎樣都學不會。叫他來練習時也是藉口一大堆,不是說在跟朋友喝咖啡,就是沒看到來電。後來勉強驗收及格,有天上線居然被客人無意間拆穿。因為他的照片沒有馬賽克處理(真的很不會避嫌),客人在櫃檯時就直接跟老闆說他預約這個師傅是因為這家店比較近,不想跑到東區那家,我們才知道原來他有兼東區那一家。

令人尷尬的是,一般人會不好意思趕快帶客人進房服務,但他居然就在櫃檯鬧脾氣,還問客人幹嘛講出來?我心想:「拜託,客人哪會知道?」然後進了房間服務客人不到一個小時就出來了,理由竟是他心情不好。這真的是SPA店的大忌,就算你身子乏了月經來了痔瘡破了,接了客人就是要服務到底啊!只有客人能喊停,還第一次聽到有師傅說心情不好做到一半不做的,畢竟客人也沒有對他亂來。老闆和我向客人頻頻道歉,客人還很不好意思付了一小時的費用,但我們哪敢收!還送對方一次免費課程。這個師傅當然被我們「驅逐出境」永不錄用。之前的訓練費與拍照費用也不收了,要是留他下來當師傅,只怕會做死更多客人。

話題回到羅勃身上,所以我們也特別注意他,雖然他一開始就向店家輸誠,但因為他把身世講得太可憐,反而讓我們起了防備心,畢竟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不然像他外表不差,憨憨肉肉也挺可愛,下面還有18公分,他還透露會陪客人一起洗澡,這樣怎麼會沒有回客呢?老闆怎麼可能會不愛?不過他後來的表現讓我猜出一二,因為他按摩好像在「整骨」。他來的那陣子剛好店裡很缺師傅,所以老闆就叫我當他的練習對象,我只能說我彷彿去了國術館。他很自豪說他真的有整骨師的執照,但我告訴他來SPA店裡的客人是來放鬆的,並不想被人扳來扳去,也不想聽到自己脊椎發出恐怖的聲音。

花了好久的時間他的手法才比較像SPA店師傅而非推拿師。這都要歸功我的好友Mark,人氣竄紅的他已經登上本店的每週之星,偶爾抽空他教羅勃,我充當顧客,終於被Mark服務到我真的感動涕零,很想私心地說我們不要再練指壓了直接B2B好嗎?(B2B,Body to Body,意指師傅用身體貼身體按摩)。許願時真的要小心,因為它可能會成真,雖然不是百分之百。

一天下午老闆不在,店裡的師傅都外出服務客人了,很罕見只剩下我跟羅勃兩人。羅勃在我身旁走來走去看得我心煩,就問他:「你要幹嘛?」他支支吾吾說他閒不下來,想找人練習按摩。「老闆不是說你可以上線了嗎?」「但我想要手法再熟練一點……」他要我讓他練習。當然好啊!我暗暗自喜,假裝有些勉強點點頭跟他進了房間,他就開始脫衣服了。「你也脫吧!」要演得這麼徹底喔?我心裡想,但還是脫得精光只剩一條內褲趴在SPA床上。他真的把我當客人來服務,雖然有些穴道被他按得很痛,但因為是免費的,我好像賺了2500一樣。不過接下來的手法竟越來越挑逗,他有意無意把我的手「揮」過他那根,有時乾脆整包就放在我的手心。

「是把我當客人實戰演練嗎?」為化解尷尬我開玩笑說,他回我就是把我當作客人沒錯。我開始想那等會兒他會陪我一起洗澡嗎?在店裡那麼久,也不是沒意淫過其他師父,有時師傅練習時也會脫光光,裸體沒少看,勃起狀態亦不令人意外。偶爾現場沒客人,老闆也不在,師傅內褲沒穿跑出來,或者現場比大小,我看大家真的把這裡當趴場,完全沒在避諱,裸露身體對他們來說已經是件稀鬆平常的事。也有師傅在房裡練習,門一鎖,兩個人就做了起來,性在這裡好隨便。正當我想這種事該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吧?就看到他把內褲脫了丟在一旁的沙發上。「你幹嘛脫?」「我要做B2B啊――」他身體就貼了上來,我股間也感覺到他灼熱的那根。

接下來的情況這裡就不贅述了,雖然他沒有18公分,但他的服務真的沒話說,最後還附贈整骨與陪洗。事後我很少女地問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他說他第一眼就很喜歡我。我納悶他的另一半跟我實在差很遠,因為他曾拿他B的照片給我們看,是個成熟的宅男。他說底迪當久了,也會想當哥。

自那次後,他一直很期待兩人獨處的時刻,每次經過都會偷捏我的屁股,我在想最近桃花那麼旺是不是因為我坐櫃檯,而櫃檯上擺了一座紫水晶洞的緣故。我始終認為SPA店裡的第一次應該給Mark,為此我感到有些對不起他,但又覺得何必。

很快進入狀況的羅勃接了不少客人,老闆也重承諾推客人給他。他為了回報,主動打掃廁所,還把廚房的架子重新釘好,店內環境他也自發維持。對老闆與客人他總是唯唯諾諾,深怕得罪。我覺得他奴性好強,很好使喚,簡直是長工。聽說他其實存了不少錢,男友也對他很好,好像還買了房子給他。

有次羅勃跟我說他一點都不喜歡這裡,想賺到錢就離開。他常哭窮,卻又會私底下炫耀存款,我搞不清楚他到底要什麼。他男友不曉得他兼差,如果他男友知道他當SPA師傅,他會失去現在擁有的一切嗎?人會為了慾望而冒險,我只希望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Featured image by VladOrlov

廖奕盛:同志情色作家,作品多刊載於《G&L熱愛雜誌》、《GOOD GUY雜誌》。著有小說《趴場人間》(基本書坊開山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