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net同志私小說】男男按摩師的魔幻指尖-No.4 小樹

小樹是近來新人當中,表現頗為突出的一位。他才18歲,剛上大學,會來應徵按摩師是因為朋友慫恿,聽說也很好賺,他沒想太多就下海了。住淡水的他,沒課就往店裡跑,一待就是到打烊才回去,他說不想來回奔波,賴在店裡接不指定客,或是跟大家聊聊天都好。有時他很閒,一整天可能只有一個客人;但忙的時候,一天連續接4、5個跑不掉,我想他表現地如此出格,狀態一直保持很好的話,或許到20歲就可以存到人生第一桶金。

基本上,我對於阿弟仔沒什麼興趣,現在大學生空洞的談話內容我想這裡就不用贅述,只有羅勃能夠跟他搭上線。每次他都拿他男友「們」之間的感情問題來煩人,說什麼A男友他不是很愛,但對方愛他愛得要命;B男友則是冷若冰霜,對他愛理不睬,但他比較喜歡B,這該怎麼辦?我的哈欠他總是視而不見,硬是要我替他做選擇。但每每說那就選B吧,他又捨不得A,不時還會跑出個C,好想把客人用過的SPA保潔墊塞在他嘴裡。

除此之外,他是挺可愛的。他很高,身材雖瘦但下半身的線條很好看,皮膚因騎車沒在防曬,呈現自然的古銅色,且因年輕總是散發光澤。單眼皮,算是現在受歡迎的類型,一臉稚氣未脫,鬍子也愛刮不刮,基本上,說帥也不是,但就是個你在路邊看到,會多留意兩眼的大學生。

我第一次看到他,他穿著內褲站在SPA床旁看資深師傅教學,下面一包很雄偉,比許多師傅來得驚人,所以當他跟我說他18,我就覺得現在小朋友的營養比以前好太多了。自此之後我就叫他臭弟仔,這是我對20歲以下年輕同志的一概稱呼。不過他說他不是弟,是一號哥。我相信,看他那哥樣也不是裝出來的(有些同志裝哥真的裝得很辛苦),只是覺得他年紀好小,怎麼看都覺得有違和感。

比較令我驚訝的是,他的男朋友們都知道他在做這行,曾經他也拉過其中一任來當師傅。「男友好奇我錢為什麼這麼好賺,我就帶他來試試。」小樹說。我心裡的OS:「現在的年輕人到底怎麼了?」但也認為雙方如果能夠接受這樣的關係,又沒有干擾到別人,外人實在無須多管閒事。SPA店裡不乏情侶檔,更甚者還做「四手聯彈」,兩個一起服侍客人來賺錢。我常在想客人會知道這兩個師傅是Couple嗎?我們SPA店是不會跟客人說哪些師傅在交往,而且師傅最好一律對外宣稱單身。

小樹的客人都有點年紀,社經地位頗高。有醫生、會計師、律師、房產經紀人等。他還蠻幸運,晚上服務完客人若後面無預約,客人會帶他去吃大餐或宵夜。老闆以前曾規定被帶出場的師傅,要向客人收取鐘點費,出去兩小時就等同於要付按摩兩小時的錢,因為帶出場的時段師傅也算在上班。不過,這後來蠻難執行的,師傅都想跟客人打好關係,通常如果師傅不是很喜歡這顧客才會跟他收取外出的費用,不然只是被請吃飯聊聊天,額外費用不太會收。

每次小樹前腳才出,老闆後腳就開始對其他師傅機會教育,要大家學學小樹,一直強調客人都很愛他,還提說什麼曾有位客人要送他一棟房子。我注意到Mark的不以為然,在短時間內登上「每週之星」的他或許感到威脅,兩人頗有較勁的意味。Mark從來不跟客人出去吃飯,搞得有時客人獻殷勤還叫人送餐到店裡來。我記得有一次是高級料亭裡的握壽司,Mark在做客人,叫我們先吃。沾了他的光,我只能說年長的人還是比較會做人,因為小樹從來沒為我們帶回宵夜,連飲料都沒有。

但他就是小孩子嘛,嘻嘻哈哈呼嚨一下,大家很快就原諒他了。有一次員工聚餐大家去KTV唱歌,他跟他帶來的新朋友兩人躲在廁所裡好久都沒有出來,羅勃說他們兩個一定在幹亂七八糟的事。羅勃的意思是指「做愛」,但我跟Mark都認為他們兩個是在廁所裡「用東西」,可能是K或者E。

毒品在SPA界是一個公開的秘密,很多師傅都在用,有些老闆甚至是藥頭。我們家還算乾淨,老闆頂多賣黑威(台製威而鋼)罷了(這樣有比較好嗎?)。他知道旗下有些師傅在用,偶爾會開罵,不過只要不是太誇張,沒影響店內生意,基本上他不會管太多。我跟Mark都不是反毒小天使,對於毒品從不預設立場,認為毒品只是藥,濫用的是人,如此而已,只是對於喝了很多啤酒還得跑到包廂外去上廁所有些微詞。

後來小樹終於出來,他的鼻頭有白色的粉末,活像隻白鼻心。他和朋友兩人大概是茫了,癱在椅子上,棒球帽蓋住臉,歌來了也不唱。坐在旁邊的師傅問他怎麼了,他只說他很累,要休息一下。老闆見狀也不吭聲,繼續吃著他的滷味拼盤。我想小樹真是得人疼,今天要是換作已離職的Michael,我想老闆可能會「冰斗」(翻桌)。那一天大家玩得很開心,近尾聲時的連續High歌大家都跳了起來,唯小樹與友人繼續癱在沙發上,魂都不曉得飛到哪兒去了。我真的不懂這樂趣到底在哪兒?雖然拉K也不是18歲的專利,但已經「不在現場」的兩人讓沒用藥的我們也覺得好解。

KTV攤結束,喝醉的幾個師傅嚷嚷著要回店裡睡,老闆看小樹連站都站不穩,也叫那些人順便把小樹帶回店裡。有時嗑茫的人會很盧,小樹死也不肯上計程車,說什麼他跟朋友有攤要續,要我們先走。看他友人神智還算清醒,我們就先離開了。Mark說他們應該是要去轟趴,因為我們唱歌的地點在西門町,這裡可是僅次於新北市中永和的淫趴聖地。

還會想做嗎?我真的納悶,因為很多師傅私下跟我透露,自從做了這一行,連手槍都很少自己打(言下之意是客人打嗎?),一天接3到4個客人就意味著師傅可能要做3到4次,再保守一點,至少會有一次吧?我們的KTV聚餐是收工之後的事,我記得小樹今天有3個客人耶,這藥有沒有這麼春?

果然,發生了憾事──不是轟趴被抄啦!隔天小樹沒來上班,老闆打給他也沒接。後來是他那曾來應徵師傅的男友(做一陣子就不做了)打電話來,說小樹那晚逞強要騎機車回淡水,不料出了車禍,手骨折,得休息一陣子。老闆當然很心痛,小樹是業績前3名的師傅,店的營運勢必會有些影響,我也很怕他的客人會流失。我陪老闆去醫院看他,還好沒破相,但手骨折真是麻煩,按摩師就是要靠手吃飯,難不成用別的地方按嗎?(我想小樹或許可以,咦?)

這是快到月底發生的事,我結算業績,如果小樹沒出車禍,有很大的機率他將打敗Mark,登上每週之星。我不替小樹可惜,因為我愛的是Mark。我只能說SPA館的幸運之神總是以奇怪的方式降臨。祂其實也眷顧小樹,也許等康復後,小樹應該一陣子不會再嗑藥了。

To be continued…

Featured image by Dragon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