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叫美克 

我好像沒有談過 Maker 美克,這個外號怎麼來。
前幾天看到風向新聞消費葉永鋕的新聞,當下除了氣炸之外,瞬間被回憶淹沒。

有記憶來我就是個胖子,但是相較我的弟弟,在說話、跟人互動等的反應都比較快也討喜,加上我爸是獨子(我有五個姑姑),我在家中是比較得寵、受到關注的一個孩子。

小五知道自己喜歡男生,因為開始長毛,發現自己對於報紙上內褲廣告的猛男很有反應。當時因為媽媽要考保姆證照,家裡有本書叫作「發展心理學」,同性戀被歸在變態心理學,我大概知道,喜歡男生這件事,不是件好事。那一年,在某個下午,從我媽痛哭的過程知道,那個會生氣會踹我,但平常念佛受戒的父親,跟一個非常年輕的女生外遇。

所以我喜歡男生這件事,對當時的我一點也不重要。

國小上國中的暑假,全家搬回跟奶奶同住,當然家庭狀況更不好,就不多描述。但我從小六開始抽高,變壯,國二就有178/80左右。當時灌籃高手很流行,所以我也打籃球,打中鋒,但我運動細胞並不好,多數靠身材。跟班上幾個男生感情很好,天天約打籃球,無時無刻混在一起。然後我喜歡上跟我最好的那一個,我現在還記得他的名字有一個『豪』字,大概就成了我現在喜歡對象的一個原型。我們好像很知心、很多話可以聊,任何約他都會找我一起。我覺得我們會是一生的朋友,我要好守護他。我其實功課還不錯,努力點都可以到前10名,但我暗暗下定決心,要跟他一起去唸復興美工,因為他很會畫畫,我想我就念商科之類。

國三上的寒假,少女心爆發,我想:最後一學期,想跟他說我的喜歡他,不說就沒機會。他是我的好朋友,應該不會怎麼樣,我又沒有要他接受我的告白。

於是,我在某天回家的公車上,跟他告白。當下,他只笑笑說,你不要開玩笑。

但學期開始,狀況就不一樣,我不再被邀約,他不再接我電話,或是回我任何紙條,其他男生會過來笑我變態,要我不要去糾纏他。時常我回教室的時候,桌子、椅子都被踹倒在地上,課本散落一地。

慶幸是我還長得高大,氣質也沒有特別陰柔,剛開始,我會因為爆怒而反抗,跟幾個嘲弄我的男生打架,甚至揍得對方求饒,或是跟好幾個人打成一團。最後,我大概知道怎麼做都無法回到從前,面對哪些嘲弄,我也就不回應,全班剩下一兩個女生願意跟我講話,多數的人當我不存在。

而我也常說,必須要感謝他們,我當時想到脫離這群人的唯一方式,就是考上公立高中,因為他們功課都很爛。最後一學期的努力,我考上當時吊車尾的華僑中學。

上高中之後,我決定完全隱藏這件事,好好扮演成一個異男。父母終於離婚了,因為當時覺得弟弟比較需要媽媽的照顧,奶奶年紀也大了,而爸爸早就開心去跟外遇對象快活,自己選擇跟奶奶在一起生活,這樣媽媽的負擔也比較少。我記得媽媽帶著弟弟搬走的隔週,她回來收東西,我剛好放學回家。媽媽邊幫我折衣服,交代東交代西,我笑笑跟她說:「妳應該很高興,終於可以脫離爸爸跟阿媽」,媽媽突然坐在床邊,淚流滿面說:「你這個傻孩子,哪有媽媽想要離開自已的孩子」那天之後,有種突然一夜長大的感覺,喜歡男生一點都不重要,我要很堅強、很有尊嚴的活著。

高二開始急速變胖,大概胖120kg以上,比現在再胖一點。為了裝異男,開始講黃色笑話,調侃女生,當時可能表演得很成功,加上又肥又臭又功課很爛(完全都在搞話劇社),班上女生都很討厭我。Maker 是當時他們給我綽號,但我從來不知道這名字為何而來,可能大便Maker 、噁心Maker 。然後班上所有人都這樣叫我,我也接受了,開始變得很沒有自信,但還好有一兩個好朋友,雖然常常覺得悶悶的也不致於憂鬱或是去死。而且,高三下開始認真唸書,拼上全班前五名,最好到全校前50名,嚇死哪些很會碎嘴的女生。

在聯考第一天結束後,我從媽媽家離開回家的路上,我被叫住。
是國中同學,是當時排擠我的人,其中還有我喜歡的人。
「真的是你!怎麼變怎麼胖!」
「你怎麼同學會都沒來!」
「對齁~你還要考試」
等紅綠燈的幾秒像是無間地獄一般,我假笑一下回說。
「對啊~!明天還要考試,先回家」
過馬路後,我不敢回頭再看他們,隨即傳出響亮的爆笑聲。

​此刻,​

人生第一次確切想死,很想走到路中間被車撞死。
回家後,我一直很不舒服,頭很漲很痛。​

我鼓起勇氣打給當時最好的朋友(現在是三個孩子的爸爸),我跟他出櫃,把過去很多痛一股腦地說出來,他先安慰我,然後說怎麼樣都挺我​,隔天,我們都還要考試,他花了兩三個小時,讓我回到平靜。​

在這之前,沒有想過,我會在跟另一個人說,我是同性戀這件事,然後得到好的回應。朋友的善良救了當時18歲的我。

所以,我決定不拋棄美克這個名字,因為珍惜我的人也這樣叫我。

然後,我們都長大了,一路陪伴我的朋友們,你們都擁有孩子了,我想再邀請你們幫我一次,幫我再戰勝一次,這個社會的惡意。

#請加入婚姻平權大平台的對話行動

#請跟身邊的朋友討論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