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公園的淡淡回憶――老中青三代端午話當年(下)

Gary 六年級中段班

TAIPEI大樹叢區是我比較常留連的所在,我喜歡年齡不要差距太多的對象,第一任男友是在這裡認識的。靠近總統府的兒童遊戲區,反而老人比較多,曾在盪鞦韆時遇過幾個老Gay搭訕,摸摸手說要給我錢然後幹嘛之類,多半是和他們聊一聊,什麼也沒發生。我接觸的新公園,已用鐵欄杆圍起來,深夜十二點費玉清的〈晚安曲〉響起,差不多要離開,員警也開始驅逐遊客。未盡興時,我會到常德街(黑街)繼續活動。1997年7月「常德街事件」震撼同志圈,我突然覺得那地區不再屬於同志,或者說,像是被逐出伊甸的亞當,我們被驅趕出來,好一陣子都不敢再去。還好那時網路不發達,逛公園尚未退流行,很快地「公司」又聚集了人潮。「請問現在幾點?」這一招我還在用,雖然現在去公園的人變得很少,不過我還是很懷念那段釣人的日子。如今我有人了,但偶爾還是會跟另一半「告假」去新公園晃晃,和老同志與小朋友抬槓。或許公園已非主流,但不可否認它是同志回憶裡最重要的印記。

小賈 七年級前段班

我西元2005出道,當時有上交友版,有自己的無名相簿,拓網top1069那時還算剛成立的新網站,UT也紅過一陣子,現在大家都嘛用Hornet交友軟體了。不過那時對公園總有一份莫名的情懷,同志經典提及這個地方,當時公園還不算退流行,似乎還在文化衝擊轉型期?所以除了網路,我很慶幸還有不同的交友管道。漸漸地,公園退燒得很快,少人去了,跟以往實在不能比。還好那時我交了閃光,2006年春天到2007年夏天無任何交友活動,後來分手,2007年底開始復出,首站登場新公園,才發現一段時間沒去的二二八,生態已有重大改變,說像鬼城一點也不為過。交人前已經不多,復出後的幾個月,可感覺到去公園的同志人數逐月減少,最近去那裡都是空手而返,到底人跑那兒去了?我不認為是網路交友的關係,很多人像我一樣吧?當鄉民一陣子後,對於虛擬世界以及網友的嘴砲已經非常厭倦了。我能想到的缺點是因為到公園較費時費力,認識朋友一點效率也沒有。但好處也很多啊!公園的眼神交流及當面挑貨,比起網路沒照或拿假照騙人的一堆,有時聊半天還約不出來,公園釣人感覺踏實多了。另外公園面對面交流需注重一定禮節,可實際和人互動、交際接觸,比起網路上罵人、噓人、酸人,動不動就要約砲、嘴砲好得太多。那公園究竟為何沒落?我歸咎於同儕的壓力、文化的衰退與智慧型手機的興起。每次我談到新公園,朋友總是露出不屑的表情,宛如我是遠古時代的人類。「你還去那種地方喔?」如果不是剛出道,到新公園去總會被人笑。新公園彷彿專門給剛接觸圈子,以及被排擠的老同志該去的所在,資歷不上不下在公園內身分總是尷尬。不過我倒覺得這樣也挺有魅力的,而且多一個遇見同志的地方,自己就多一個機會。復古風正夯,公園一定也能夠再次鹹魚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