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Hornet聽故事散散步:台北城南半日遊(上)

春日氣候正好,這個月台北捷運的月票開通了,假日利用這優惠到市區來個半日小旅遊,欣賞新綠的景色,探索台北城內、城外發展的過去和現在,城南外除了南門市場的江浙食物,這次我們來好好的在南昌路走一回,探索台灣首次的世界第一紀綠的樟腦產業。

麗正門(南門)座落在愛國西路的樟樹林蔭大道上,沒有延平南路上的小南門(重熙門)位置明顯,其實南門是台北城的正門,量體最大,居民主要都從麗正門出入。出了南門正對的就是南昌街,尤此可見南昌街是台北很早發展的街區也是通往古亭的要道,日治時期南昌街頭是全球樟腦產量第一的南門工廠,南昌街尾是總督玉兒源太郎在郊外安置姨太太的南菜園別墅。

南門工場原來的範圍包括現在的財政部、中央銀行和勞保局所在的仰德大樓。1967年關場結束後,土地遭中央機關瓜分,目前保留的八分之一面積先前為公賣局使用,定為古蹟後交由國立臺灣博物館負責修復管理及成立南門園區營運,整修完成的南門工廠保存有兩棟歷史建築,其一的小白宮外牆是利用原本台北城牆拆除下來的唭哩岸石和細砂岩建造,別具歷史意義,原用途是儲存鴉片原料的倉庫,另一棟紅樓荷造場是上下貨物儲存樟腦製品的倉庫,現為台灣博物館展示空間和餐廳。走在紅樓外牆的南昌路人行道上,大樟樹參天陽光灑落時有置身於歐洲的錯覺,廠區內也留有數株大樟樹及其他喬木和一座重修過四百石消防貯水槽,平日環境人少清幽取靜,假日固定有優質的小農市集。

日軍正式接收臺灣後,前面3年過程非常不順,軍隊大量生病水土不服,占領過程山區到平地遭到台灣人頑強抵抗,軍人死傷慘重,第三任總督認為占領台灣「死太多人,花太多錢」,多次建議首相將台灣賣掉省事,甚至和法國商議好一億左右的成交價錢。但後來首相伊藤博文被玉兒源太郎極力反對變賣台灣之事,認為是主政者無能才是統治困難的主張所説服,就乾脆指派自薦的玉兒帶著民政長官後藤新平上任成為第四任台灣總督,不久之後就設立了南門工廠生產鴉片和全球產量第一的樟腦原料。如果當初台灣賣給法國成真,一百年前的台灣人就得學吃法國麵包、可頌,跳康康舞了。

樟腦在19世紀只有台灣和日本有生產及出口的記錄,初期大多應用在醫療如強心劑、瘧疾等及驅蟲藥用方面,到了清朝中期,台灣蒸餾提煉的樟腦砂出口量已是全球第一。台灣早期平地丘陵尚未成為茶園及稻田之前曾經佈滿很多原始天然的樟樹林,提供中國移民製造樟腦豐厚的資源。1869年,美國人以樟腦為原料發展出人工合材料賽璐珞,應用在眼鏡、唱片、乒乓球、珠寶盒等日常生活用品上。1887年瑞典人諾貝爾以賽璐珞為主要配方改善無煙火藥的穩定性,正式用來製造炸藥及砲彈,台灣樟腦成為西方需求強烈的戰略物資。1889年伊士曼用賽璐珞製造透明軟片,攝影及電影藝術開始流行,台灣成為主要原料的提供地。賽璐珞底片及膠卷燃點很低,就如電影新天堂樂園中的情節般,一不小心很容易著火,電影流行後,台灣樟腦原料生產的㡳片記錄著卓別林等巨星的影像,改變了20世紀初娛樂產業的型態。

南門工廠可以是城南漫遊中正紀念堂或散步植物園時一個中繼的地點,順便到博物館參觀,了解台灣樟腦產業發展史,除了前面提到的建築物,園區後方有一座新建的半露天廁所,蓋得很漂亮,入內舒壓時剛好面對的是中央銀行的立體停車場,常常有機會可以和同樣到央行停車場暫時舒壓的年輕外滙交易員正好對到眼,非常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