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Hornet聽故事散散步:台北城南半日遊(下)

南昌路一段從台北城時期到信義區大開發前一直是台北市一條非常熱鬧的路,以前到永和的公車都會從城內彎進南昌街後再過中正橋。街道上還有尚存的連棟紅磚建築和通往羅斯福路巷子裏的長形街屋可以想見之前的繁榮。70年代後,附近街區新建的中央機關大樓和金融機構總部,加上公賣局籃球場(早年職業球迷在場邊大聲指揮責駡甲組聯賽球員的話語,比現在的 HBL 教練更兇狠)帶來另一波人潮。另外因為離建中、北一女很近,也曾是台北市僅次於南陽街補習班的聚集地,從清晨熱鬧到深夜。中段交叉的寧波西街和福州街 (婦幼醫院)也是人氣是人氣滿滿,90年代之前,郵政醫院的圍牆邊是個熱鬧的夜市,最出名的景觀是那十幾攤切片水果攤,燈光透過紅色玻璃紙,照在西瓜及其他新鮮水果切盤上,紅色塑膠繩轉個不停在驅趕蒼蠅,四圍停著一排駕駛正在吃水果的黃色計程車,這樣的景象今日已不復見。

南昌路也曾是台北市規模最大的家具一條街,還沒有組合家具的年代,這裡是挑選和比較家具的首選之地。靠近古亭的南昌公園就是當年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在郊外的南菜園別墅,房屋落成時兒玉作了一首七言絕句古詩「古亭庄外結茅蘆 畢竟情疏景亦疏 雨讀晴耕如野客 三畦蔬菜一床書」。不過,這只是兒玉總督心中的理想中田園生活,兒玉平常來台還是住在城中的總督官邸,並在日本內閣中身兼數職,日俄戰爭時擔任日軍滿州軍參謀長,真正在台灣的時間不多,所以那些種菜耕讀的田園生活只好由入住的姨太太代勞了。

印象中知名的日式老屋宿舍群,我們熟悉知的是青田街和溫州街一帶,的確有台大師大附近有很多接收日治時期的教職員宿舍,但面積一間不過百坪。而南昌街和和牯嶺街及福州街周圍當時是總督府高階文官的的宿舍區,每一間大約都有四百坪左右,每棟都有前後花園及停車空間,台大校長和師大校長及院長配發的大宿舍都不是在溫州街和泰順街,而是在這區現稱的南菜園宿舍群。很多間現在仍由住戶使用中。在台北城南總是轉個彎就能離開聲囂,遇見老樹平房美麗的光影,還有一區老屋產權屬於台銀搭上了棚架是修真的或做個樣子,我們拭目以待。

除了往南走,欣賞完南門工廠也可以轉到南海路到郵政博物館看郵票展或來到原為美國文化中心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這邊來。很多人訥悶為何日治中期之後臺灣完成的建築物外牆多為灰土色或綠色有直條紋的磁磚貼面?這可以證明很早日本已經在為發動二次大戰做準備了,灰土色和綠色是為了防空掩飾,直條紋的磁磚可以減少建物的反光。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男主角小四在現在的二二八紀念館的圍牆邊路旁遇到小明,被女方訓斥一頓後,小四將刀子刺向小明,質問她:「妳沒有出息!」其實可惜了是小四自己,他也可以有多元性別選擇,哈尼和和小馬等眾多帥哥其實都是欣賞小四兒的。建中紅樓一樓的穿堂是小四第一次對小明告白喊「妳不要害怕,我會保護妳」場景,參觀建國中學(假日全天及平日早上6點到7點校園有開放民眾入內運動)。幸運的話可以看到建中橄欖球隊黑衫軍打赤膊在運動場上揮汗操練衝刺體能,算是城南散步的延伸福利。

南昌路短短不到一千公尺,呈現人生旅途力爭上游,象徴渴望功成名就的一條街。掌控全國,喬最大的事情權力中心的總統官邸,獨占事業獲利最多的專賣事業,通行於南昌街走向第一中學,在街上補習班苦讀,爬牆到街上地下室的彈子房打撞球,綠色小組的袐密基地突破新聞封鎖,青年往南再邁進最高學府的歷程。又如蕭萬長們般在國貿局或金融財稅總部一路爬上公務員最高階。苦熬堅持晉升上將軍把陸軍聯誼社(孫立人將軍舊居)當成自己的宴客中心,小軍官的後代外省文人拐個彎到愛店蔡萬興懷念長輩之味打打牙祭,在婦幼醫院完成責任產下宇宙繼起之生命(生一個也好),順便在福州街口買嬰兒服飾用品及玩具,等他長大一點能走能跳再送到國語日報學才藝。到了適婚年齡再幫他付房屋頭期款,回到南昌路來挑家具,一代一代人的責任與使命在這條街輪迴實踐。

城南有很多美食小吃,不要每次都只是傻傻地去排金峰魯肉飯,南門市場二樓的合歡刀削大滷麵料多濃郁豐富,走進南昌路一段59巷其中的宜記燒餅舖的酥餅、安安小館和金泰刀削麵等小店乾淨好吃,南昌街上豆味行的甜不辣和豆花非常有名價錢也公道,附近二樓的阿助水餃也不錯。走遠一點往建中後門方向寧波西街上靠近重慶南路的四海包子店的肉包子、江浙小吃便宜好吃很推薦,福井的麵疙瘩爽口簡單,和建中學生擠在小小的彥亭吃天丼或日式蓋飯,看看日本老闆會不會誤認你是學生少收你5元,學區集中區旁總會有人情味溫度滿滿的美食。

安靜適合散步的城南,想想台灣從平地丘陵一路往深山原住民居所過度砍伐殆盡的百年樟樹群,除了官邸前的人工林蔭,其他地方是否可以不要再水泥化,慢慢把百年璋樹種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