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裔酷兒製片拍出拉丁男子激情畫面,讓你重新思考種族及慾望議題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ไทย

「我是墨西哥移民,卻必須挖掘得如此深入才能取得有色人種的酷兒故事,真令人沮喪。」傑出的酷兒製片Leo Herrera說。

Leo拍了一部好看的超現實影片《The Fathers Project》,片中談到如果HIV沒有奪走我們的一整個世代,世界會變得怎樣?因此,當我們想拍一部關於拉丁裔酷兒性認同的影片時,第一個想到的人選就是他。

雖然Leo過去的影片探討了酷兒性愛、HIV及PrEP等主題,但提到拉丁裔性認同時,經常只著重在HIV及安全性行為上。在《En Cuatro》這部影片中,我們想敘述的故事和疾病無關,而是關於拉丁裔酷兒性認同的種種元素。我們和Leo談到關於製片、性認同及拉丁美洲肥皂劇(Telenovelas)的文化衝擊。

拍攝這部影片對你來說代表什麼?

Herrera:《En Cuatro》想表達的是拉丁族群的情慾,以及凝聚所有棕色人種的情感連結,無論我們來自哪種背景或如何展現性向及性別。除了安全性行為廣告及棕膚色身體性癖好的色情片之外,拉丁裔酷兒很少有機會能看見自身族群的性愛呈現。在目前的美國情勢之下,不管我們是墨西哥移民或來自皇后區的波多黎各人,全都受到相同的待遇。

身為墨西哥裔製片,這部影片是我跨出的一小步,想對抗自身內化的恐同、種族及膚色歧視情結。《En Cuatro》是要向陪伴我長大的拉丁美洲肥皂劇致敬,還有那些瀕臨審查邊緣的性愛場景。年輕的時候,沒人替我們這些酷兒發聲;年紀漸長之後,酷兒的歷史卻大多都是白人的故事。

身為30多歲的藝術家,對我來說重要的是能和傑出的拉丁裔藝術家、表演者、歷史學者和專家,包括在這部影片中演出的4位,攜手打破這樣的模式。

你把這個企劃形容為「向拉丁裔族群」致敬,意思是?

Herrera:包容性在我的其他作品中是很重要的一環,能為我的拉丁裔族群創作更是一大榮幸。我不僅找來最愛的演員及同事一起合作,也依據我和媽媽、阿姨們一起看的晚間拉丁美洲肥皂劇風格,拍攝出那種火辣的性愛場面,再加上一首來自墨西哥電影黃金時期的老歌。

你是酷兒又是拉丁裔,這種交集帶給你什麼樣的體驗?

Herrera:許多拉丁裔酷兒被迫放棄文化傳承、家鄉,有時甚至是家族親人。在我們年紀漸長後,必須積極去追尋這種文化根源。

這是許多拉丁裔族群的人生歷程,但你最終要選擇以自己的出身背景為榮,或是完全抹煞不提。我不會去批判任何一種選擇,但我很開心又驕傲,因為在年紀漸長之後能和我的文化產生連結。

你的拉丁裔酷兒性認同如何影響你的製片經驗?

Herrera:那些人在片中談到的熱情,以及拍攝拉丁美洲肥皂劇風格的性愛場面(瀕臨突破保護級的邊緣),這些都是我的工作內容。我是無可救藥的浪漫及樂觀主義者,熱情又狂野(尤其是灌了幾杯龍舌蘭酒之後),這些是我的族群常見的特質,在我的影片中可以見到。

在這部影片中,你是如何平衡性愛及性認同?

Herrera:這一切都要歸因到化學作用,替演員找個他們能自在相處的人配對演出,讓他們彼此互動(當然是在幾杯黃湯下肚之後了)。他們的相處是如此自然,我有時幾乎覺得自己像個偷窺狂。

雖然我以前拍過情色場景,但我發現鏡頭外的部分更有趣。在片場有很多勃起畫面,但我自己偷偷觀賞,感覺更誘人。

你最希望用本片來傳達哪些拉丁裔酷兒經驗?

Herrera:我的目標是向「熱情的拉丁族群」這種刻板印象致敬。有時刻板印象帶有幾分真實的成分,而擁抱它們能帶來強大的力量。特別是在主流及異性戀的媒體上,我們要不是被視為受害者,不然就是壞男人。我想展現的不只是這些人有多熱情,還有我能以鏡頭及剪輯展現出怎樣的熱情,一個簡單優美的背景就足以讓我們發熱發光。

你的性向受到哪些文化元素的影響?

Herrera:我在工作上,甚至是個人生活中都欣然擁抱我的拉丁裔傳統。對某些拉丁裔族群來說,要他們激進地保護文化,不斷證明我們是如何強大的棕膚色族群,可能會帶來很大的壓力。

至於我呢,我說西班牙文,從小就是無證移民,青少年時期和母親一起替人打掃房子,所以我沒什麼好證明的。然而,在那些白人男性故事左右我的工作、個人及性生活時,我常發現我在不知不覺中被同化了。

當我年紀漸長,我學會擁抱拉丁男孩的美,以及我和他們的交集點。舉例來說,假如我和一位波多黎各男孩出去,就算我來自墨西哥,我還是會體驗到許多和其他人在一起時不曾有的熟悉感。

這是一種自然又美好的過程,這部影片也來得正是時候:就在我愛上自己的棕膚色及其他人的棕色五官時,我有機會拍攝他們,把所有的熱情和性認同放進這部短片裡。

我們要如何把疾病和我們的性認同脫鉤,讓拉丁裔酷兒不只出現在防治HIV的廣告活動裡?

Herrera:數百年來,酷兒歷史不斷遭受猛烈抨擊,而我們的歷史經常受限在白人男性故事的框架裡。當拉丁裔族群在藝術或色情片中演出時,通常會牽扯到大量的性癖好,或是把我們當成疾病、貧窮、移居及缺乏健康照護的受害者。

像這樣的企劃——由拉丁裔族群拍攝,為了拉丁裔族群而拍——不但讓我們感到自豪,也讓我們的酷兒大家族知道我們是誰,讓我們形成更強大的LGBT族群。

目前,看到這段影片的是那些在尋求性認同的年輕拉丁男孩;不過20年後,可能會有幾個人聚在舊金山的一幢大房子裡,拍攝隱晦的性愛畫面,並且熱烈又坦誠地談論我們的經歷。那將會是一種美妙的感覺!

翻譯-簡秀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