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巴張開,舌頭跟上去 」專訪異物梗色男體口交工作坊徐豪謙老師(下)

編按:上個月,我們請潤滑液男孩專訪「異物梗色」工作坊的徐豪謙老師,請他說說關於他開班授課的「男體口交」技巧。這個月我們繼續追問下去,其實口交(或者說做愛)是一門非常博大精深的學問呢!

潤:請老師聊一下自己,老師你既然出來開課,想必對自己的性愛技巧很有自信,你是以什麼指標來斷定自己是個性愛技巧好的人呢?

徐:就我的認知來說,對方是否被幹射或被吹射,三分是技巧,七分要靠對方體質,所以我覺得用這個來測量性愛技巧不太準確。我滿自豪的是很多人跟我打完炮之後會用嚇到的表情跟我說:「你怎麼那麼會?」或是有些人跟我打過炮之後就上癮了,一直要再約我。有一個比較誇張的例子是我一個大學時期的炮友,畢業之後到國外工作,還是硬要找時間抽空回來跟我打炮,他說因為只有我可以讓他那麼爽。我現在都跟人家講說:「不要輕易跟我打砲,因為我是『黯然銷魂飯』。」(笑)

我覺得「厲害的性愛技巧」指標有幾個。第一個是對方在跟你做愛過程中被你弄得求饒的那個模樣,因為呻吟可以裝,但求饒多半是他真的被你弄得不要不要的了。第二個是對方跟你打完炮之後,還會不會想要回頭找你。雖然炮友回頭的原因很多,如果他說出「跟你做比較爽,跟別人做沒那麼爽」之類的說法時,就代表你成功了,畢竟要拐你打炮的理由有很多,如果沒有真的很爽,一般人不會輕易用這個理由。

潤:我想,很多讀者看到這邊,應該都很想要跟老師來一炮了(笑),那我們就替讀者問一下,老師約炮的時候大概會有哪些條件呢?

徐:如果你說的約炮是指聊天室或交友軟體上的那些性邀約的話,老實說我不常約,我比較喜歡去三溫暖。因為約炮要花好多時間聊天、篩選對象,花了一整晚的時間約到家裡,結果做起來可能還不是你要的人。但三溫暖對我來說就方便許多。第一,不怕本人跟照片有落差,第二,不怕他性技巧差,因為如果做了覺得感覺不好、不合適,可以找藉口離開,再找下一個合適的對象。

如果說在三溫暖有什麼條件的話,其實還真的滿不一定。通常會被我拒絕的有幾種可能:在三溫暖,如果一個人想要跟你打炮,通常會用肢體接觸來暗示。有些人太粗魯,很用力捏你屁股或抓你老二,通常我不太喜歡。另外一種會被我拒絕的,大概就是性技巧不太好的,例如奶頭用咬的,或是口交時碰到牙齒的,其他就真的不一定。有時候不一定是外貌條件多好,是他在撫摸你的時候,讓你感覺這個人很溫柔、很溫暖,雖然我在暗房沒有看到這個人的臉,但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因為我知道這個人是個溫柔、溫暖的人。

潤:我想很多人都會有一個疑問或者是好奇,老師你性經驗這麼豐富,那你怎麼看待性病的問題?

徐:其實不少學員也問過我類似的問題,他們說:「老師,要像你打這麼多炮才能有好的性愛技巧,這樣會不會很容易得病?」我覺得性病的問題可以分成幾個層次來談:第一個我想談的是「沒有所謂的高風險族群,只有高風險行為」。今天不管你跟一個人還是一千個人打炮,如果你相信保險套有防護功能,我認為關於性傳染病的焦慮就有點多餘。但是,當我講到這裡的時候,很多人會繼續說,可是像菜花之類的疾病,戴套還是可能被傳染。這時候我會說:「有病就去看醫生啊!」多數的性傳染病在現在的醫療技術之下,都可以被治癒的,就跟感冒一樣,覺得不需過度擔心,即使感染,及時就醫即可。我覺得多數人對於性病的焦慮還是來自社會的污名,多數人害怕的並不是性病對身體造成的損害,而是害怕「性病」本身。

潤:老師教了近300名學員,可說是教學經驗豐富,在這些教學經驗當中,有沒有令你印象比較深刻或比較有趣的一些經驗呢?

徐:大概每一場都有的有趣經驗,就是我會吸學員的手指,讓他們用身體感受我在口交時的做法。幾乎每場都有學員被我一吸,就發出「喔!」「天哪!」之類的聲音,然後眼睛都瞪得超大。我開玩笑說:「我們應該把這些畫面錄下來當成廣告。」(笑)

第二個也是我們每一場都會有的現象,就是學員在手指互動教學中,從0到100的那個過程。因為我們是用手指來檢驗學員的口交狀況,所以那個身體的感覺是很直接的,你明確地感覺到學員從一開始沒有包覆感、吸力不夠、舌頭不協調等症狀,在慢慢引導之下,他做出來了,他讓我的手指感受到完美的包覆感跟吸附力。那個身體的感受,你知道他成功了,學員們都很開心,事實上我可能比他們更開心。

第三個大概就是課後收到學員的回饋或來信,有些學員說原本吹3個小時,男友都不射,結果上完我們的課回去實驗,立馬就讓男友繳械了;或是有個學員寫信給我說,他之前對於性愛這件事很困擾,因為沒什麼經驗,覺得自己做不好,結果上完我們的課之後,回去把男友弄得不要不要的。他說他第一次看到他那高大魁梧的男友,在他面前求饒的樣子,讓他超有成就感的。對我來說,其實學員的成就感也就是我的成就感。

潤:性愛經驗從無到豐富,老師可不可以送大家一句最濃縮的訣竅,還有一件可以實際操作的事?

徐:我常說在性愛技巧上,我很像《獵人》裡面的庫洛洛,滿多招式都是我有幸遇到一些好炮友時,我覺得很爽,同時也一邊用心體驗、用身體感受他是怎麼做到的。體察之後,我就把這個招式偷過來用了。有時候是無心插柳,在很多次的性愛經驗之中,漸漸發現A做法跟B做法的的差別,例如這兩年我就發現Top採取傳教士體位時,在上半身直立的情況下,會幹得比較爽,或是某次口交的時候,知道某個地方用舌頭去擠壓它會讓對方更爽。

如果要一言以蔽之的話,就是「做愛要多用一點心」。想精進性愛技巧,就要在性愛過程中不斷體察,在爽與不爽的經驗中,找到為什麼爽/不爽的原因。不要在爽的時候只知道爽,在不爽的時候只知道打毛線,這樣就算給你打幾百場炮,你的進步幅度也會很有限。

延伸閱讀(專訪上集):https://hornet.com/stories/zh-hant/oral-sex-session/

想了解更多異物梗色男體口交/肛交技巧工作坊:https://yiwu.kktix.cc/

Featured image by lolostock via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