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世代 拒絕被貼標籤的青春物語

最後,我同他手攬著腰,聽他說著跟他與她的小爭執。我們在陰翳的舞廳角落,雙手連著興奮的氣氳與跳舞後狼狽卻被汗水溫婉浸潤的肌膚。探著對方的身體,充滿菸味與酒氣的唇,也早已不分你我。身體的氣息,指尖與肋骨在那後的一小時裡,緊緊地交扣著。

天剛亮,晨霾中泛出翠波黃光。我們在路口處道別,我再也沒見過他。

一個身著寬鬆黑T,兩旁挖空到腰側的年輕男孩,緊身的黑牛仔,墨色的馬丁鞋,週六在Korner舞池最前頭,熱烈的舞動身軀,一點撫媚,但更多的是一種陌然。的確,我被他模糊而俊俏,似乎還有青春痘疤的臉龐,纖細的軀幹,帶著男孩氣味的腋下與那樣投入音樂的青澀漾態吸引著。他似乎對我偶有的關注眼神感到相當舒適自在。眼神交會後,他的態度依樣陌然,但這回多了些許的輕挑。我們各自跳著各自的,一來一回之間,平行卻又交疊。

Pansexual,泛性戀。一個我相當陌生的名詞。13年前, 我出櫃, 那時候的我19歲,承認自己是「同志」是一個私密的標籤,甚至以為是一枚勇氣的勳章,因為那時出櫃並不簡單。我浪漫地認為,唯有如此,我才能誠實面對滿腹牢騷的自己。但多年以後我才明白,你我的審美觀、政治傾向、品味到自我認同,乃至於對情愛觀念的探索,並不是如出櫃一般,打開或是關上這樣明瞭單純。最捉弄人的是,原來我為我自己另外打造了一個櫃子,以追求自由與解放之名,外頭還釘上了那我曾經渴求的勳章。

13年後,這已不是第一次了,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就如同幾天前我遇見的他。他喜歡他,但也可能愛她。一切早已無關勇氣。同志的概念,漸漸的在泛世代的眼中早已不只八股,也令人乏味……

「先生,您要找的書在二樓 右邊走來第四排的書架上。」圖書館櫃檯的管理員,盯著電腦螢幕,頭也沒抬的對我說。「喔……喔……謝謝」我這才回過神 。那一夜,多麽令我嚮往,不是那晚的肌膚之親,不是酒酣耳熱的言語,不是沁浸在電子音樂裡的舞動,是這群沒有標籤的世代,多令人著迷啊!

Yun Pei Hsiung

http://www.yunpeihsiung.com/

https://www.instagram.com/yunpeihsiung/

Featured image by zodebala via iStock

(Visited 16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