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著乖寶寶羊皮的桃色壞男孩-李桃專訪

臉書的普及提供了自媒體一個絕佳的孕育環境,臉書之前,很多喜愛寫作或繪畫的才子才女們只能在電腦前默默地創作,經營部落格,期待某天被出版社、入口網站之類的伯樂相中,才有機會走紅。但臉書出現之後,宛如病毒式的鋪天蓋地分享與擴散效應讓這些千里馬一夕成名,不需要等待伯樂的眼光。

而圖像又比文字更容易擴散,古諺早說了:「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在這個「滑世代」,一張圖比一大篇文字更能引起迴響。馬來貘、Duncan、翻白眼吧 溫蒂妮小姐,都靠著獨樹一格的畫風與犀利或療癒的內容吸引著上百萬粉絲,而以同志為題材的插畫家也不少,桃色壞男孩就是其中一個大家耳熟能詳的名字。

雖然號稱「桃色壞男孩」,但李桃從外表到談吐都像個乖寶寶,但內心是不是那麼乖,我們可就不清楚了,尤其是他最近獨立出版了一本《Gay Sex Position》三點全露的圖文書,尺度大開。

繪畫一直是興趣嗎?從什麼時候開始?又是跟誰學習的?

李桃:我高中讀的是普通高中,讀實踐大學時念平面設計,也學過動畫,後來去舊金山念插畫研究所。我小時候就喜歡畫畫,大學填志願時就根據興趣選了設計科系。在實踐大學念書時,提供我很多前衛與創新的想法,而在美國念書給了我很多自信。成立粉絲團之前,我並沒有很認真發表作品,臉書提供我一個發表的平台,其他插畫家也啟發了我,「翻白眼吧 溫蒂妮小姐」裡面有個角色滿帥的,他經常裸體,這讓我開始思考或許可以畫些裸男插畫。

你以前的畫風和現在有何不同?

李桃:我以前的風格比較童趣,因為研究所專攻的是童書,目前發表的作品雖然也是可愛,但比較是行為上的可愛,比較擬真,給人一種貼切的感覺,和童書風格還是不太相像。

在網路創作之前,作品都在哪裡發表?

李桃:高中和大學都沒什麼發表機會,只放在作品集網站,大學畢業時被迫參加新一代設計展。

你的作品中那些形形色色的題材靈感來自哪裡?

李桃:一半從生活中,一半從想像中得來的,也有些是朋友的故事,或是臉書滑一滑,看到有人發表一些有趣的貼文,目前的創作還是以短篇為主。

上一本同名圖文創作《桃色壞男孩》在同志圈和同溫層之外得到什麼樣的回響?

李桃:《桃色壞男孩》這本書,當初是出版社找我,負責的編輯是個異性戀男生,說要出版一本關於同志用語的書,我跟他說,同志用語太多,而且多是諷刺性的,評價和觀感可能很不好。我於是提議:把同志用語和生態塞在某個政治正確的章節,其他章節放我的插畫。

《桃色壞男孩》在各大通路都有販售,沒有限制級的圖片,但有限制級的內容,反應也非常好,同志和腐女各占一半。腐女消費力很強,她們很愛這種不是很真實的場景。

為什麼會想出版Gay Sex Position這本書?為什麼是獨立發行?

李桃:純粹是好玩。《桃色壞男孩》之後,我決定推出一本自己設計、出版的圖文書,尺度可以更大,但這本書有一半的姿勢都不符合人體工學,平常根本做不到。

《Gay Sex Position》原本不想做太大,沒想到卻大受歡迎,一刷一千本已經賣光,我在同人誌展場、蝦皮和一些同志友好商店販售,反應非常好。不管自己出版或是和出版社合作,賣得都不錯。

創作作品中,哪一種類型最受歡迎?

李桃:差不多,但大家都滿喜歡分類(可以對號入座?),但很容易沒梗;討論度最多的是老二在內褲中的擺法,通常上面4種是一般常見的,下面4種是不可會發生的,大家看了都會會心一笑。

自己喜歡的漫畫家或插畫家是誰?

李桃:台灣方面有以下3位:

A Ray:專畫肥宅、魯蛇。他很厲害,消費肥宅這麼久卻不會被罵。

綠草茶:他是我朋友,只畫插畫,不討論內容,以美型為主,繪畫技巧是我效法的對象,技術非常純熟。

阿鳩繪圖同萌:也是我的朋友,我喜歡他的可愛風格,但更敬佩他的毅力,每天都有PO文,產量很大,也是我很仰慕的畫家。

我也喜歡日本插畫家一十,他的畫作肌肉線條很完美,在亞洲同志或BL界都很有名;歐美方面,我喜歡Mattias Adolfsson(mattiasadolfsson.com/),但他畫的是童書,而非同志相關。他的畫工非常精細,常常會把整個畫面畫好畫滿,這影響我很大,我的童書風格比較類似這樣。

除了繪畫,有否有什麼跨界聯名?

李桃:還滿多的,商品部分有飛機杯或保險套;NGO方面有殘障遊行、手天使、同志諮詢熱線和愛滋篩選,這是我很重視的一塊。

但我還是想回去畫童書,同時與同志結合,這很可行,國外已經有案例,而且這類書籍台灣也買得到。我一直保有做童書的夢想,廣義來說,應該是所有人都可以看的繪本(Picture Book),像幾米的作品也不是專給兒童看,而是所有人都可以看。

下一本書的計畫與內容?會一直想畫同志相關議題嗎?

李桃:還在統合大家的意見,不過我想出一本中長篇漫畫,這將是首次嘗試,內容還在想,但有人提議以軍中或大學為場景,大家對軍中的反應非常熱烈。

是否有拍成動畫的打算?

李桃:有這計畫,我想做短篇動畫,20、30秒那種,我大學學過動畫,也想做Line貼圖,但實在太忙了。目前正在進行的是《Gay Sex Position》的桌遊,有個工作室來找我合作,我不能透漏太多,但敬請期待,同志和腐女可以同樂。

你每天都會創作嗎?

李桃:在畫《Gay Sex Position》大概是我最專心的一段期間,每天都畫4、5個小時。如果是畫一張滿版的作品,大概需要2~3周。我很佩服那些每天都有產出的插畫家。

桃色壞男孩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PeachyBoysOfficial/

作品提供-桃色壞男孩

(Visited 51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