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是新的粉紅色─同志對流行顏色的新歡舊愛 (上)

彩通(Pantone)將紫外光(Ultra violet)列為2018年的流行代表色並宣告取代千禧粉紅,這勢必引發流行人士的爭相追逐,但是在流行議題之外,這樣的趨勢轉變也和同志權益這幾年的水漲船高相互契合,畢竟同志朋友一直是流行指標,走在趨勢的前端。所以我們來看看粉紅色和同志的愛恨情仇,以及同志自我覺醒的轉變和紫色的關係。

紫色將是同志朋友的另一個代表色彩

一般的大眾都認為是人追著流行顏色跑,可是事實上正好相反,流行顏色只是反映人的思想型態和環境變遷。例如九零年代因為環保的關係流行綠色,當時賣的最好的車色是深綠色,隨著時間進入兩千年,受到新世紀的影響,橘色竄起成為流行的色彩,而最近這幾年最流行的顏色是螢光色,因為我們從金融危機後需要更明亮的色彩來點亮心情,所以流行顏色是跟著生活型態轉變。觀察同志和粉紅色的關係,我們也可以看到粉紅色在社會環境轉換的過程中,如何從備受歧視的顏色變成充滿自信的表徵。

粉紅色的黑歷史

在談新的色彩之前,我們必須先了解一個顏色和某一件事產生聯結背後一定有政治、經濟、社會或文化的因素影響,在歷史上,粉紅色一直是中立的,並不專屬於同志朋友,而粉紅色和同志產生連結在歷史上也不過是上個世紀,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事。

粉紅色曾經是一種歧視

第二次大戰時,德國納粹政府極力逮捕同志入獄,任何入罪的同志胸前都會有一個粉紅色的三角形標誌。換句話說,粉紅色是一種鄙視,他的地位比犯人還低。

這是粉紅色對同志帶有負面意義的開始。

粉紅色的”玫瑰人生”

上世紀七零年代的性解放,也讓人見識到同志朋友對享受人生的大膽追求,粉紅色變成愉悅的,粉紅色成為一種表現自我,認同自我身分的象徵,老實說有些粉紅色已經不僅個人認知的問題,甚至充滿挑釁、專門挑戰傳統社會的容忍程度。

粉紅色是脆弱的表現

對直男而言,粉紅色絕對是脆弱的表現,這是一個娘娘腔的色彩,是屬於芭比娃娃和女生的顏色,男生或男人絕對不能使用的顏色,粉紅色成為父系文化霸凌的工具。

to be continued……

Yuan Tsai, 從事色彩趨勢預測工作多年,多次受歐美色彩預測單位邀請發表及參與年度色彩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