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絮語】因同志身份被爸爸趕出家門,好心網友提供住所,我在他那住了兩天,結果……

來高雄四年了,自從爸爸知道我的同志身份,把我趕出來後,在這個總是充滿陽光的港都,已經待了四年。當同志紛紛嚮往台北的生活,想要往台北發展之際,我卻從那裡逃離。記得被轟出家門的那晚,無處可去,到了網咖上聊天室找人收留,一個南部的網友好心提供住所,我拿著口袋裡僅存的幾百塊錢,搭夜車南下,就在他那裡住了兩天。對方是一家男同志SPA按摩的師父,看我條件不差,問我有沒有意願,為求溫飽,只好接受。

【同志絮語】小眼睛大裝備 水電工去酒店修馬桶被錯認成少爺 酒客誤摸結果……

後來我趁家人不在時,回去把自己的東西收拾打包,又回到網友的家。經過他的訓練,也開始邁向按摩師父的道路。剛上線的頭兩個月,有些不習慣,不少客人都會偷摸我的重要部位,或要求我替他們打手槍,把手指伸進他們的屁眼裡。我知道有些收入好的紅牌按摩師做得更多,技術似乎不是那麼重要,只要其他方面比別人更敢、更放,顧客勞點的機率就高。明白自己實在不是這塊料,雖然客源尚稱穩定,不過做了半年就不想再繼續了。現在在新堀江賣男性內褲,光顧的也大多都是同志。

【同志絮語】小眼睛大裝備 曾有人說我的下面不小,跟一號葛格交往對方可能會嚇到

媽媽曾經來找過我,問我願意回家嗎?我心裡當然願意,但父親若還是無法改變他的想法,我想早晚還是會離家吧!目前在高雄很快樂,認識許多朋友,也能獨立生活。當初真的沒想到會在南部落腳,想念台北,但我更愛這裡的陽光。

曾經帥到分手的同志天菜,如今卻變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