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31)完結篇 夜生活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31)完結篇

Written by 廖宏杰 Jay Liao on April 08, 2019
Be first to like this.

前情提要:

男人話生意其實是不錯的,但後來因為股東之間的糾紛導致營運出了狀況。插股的豪哥與最大的股東二哥有齟齬,搞得店內烏煙瘴氣。有一次豪哥喝醉,把我帶出場,店裡的人都不敢說話。那一晚什麼都沒發生,嚴格說來,是醉到什麼都沒法做。隔天早上宿醉的豪哥跟我說,男人話可能開不久了。事實上後期的我比較少來上班了,阿南打電話需要人手時我才過去。當時交的男友不喜歡我的工作(誰會喜歡呢?),常為此吵架,我想也許在此打住亦無不可。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30)

我一直在等瑋哥或阿南跟我講這件事,但他們一直沒跟我說。如此的擔憂也不無道理,已聞風聲的幾個公關如小熊阿寶與Sky先行辭職,到別家夜店當公關了。小丁很早就因為跟瑋哥吵架而離開。白白因家庭因素後來便很少進來。大支真的不曉得跑哪裡去了,體積很大的他存在感非常薄弱。公關只剩青蛙和Gordon是正職,我跟一毛的朋友是PT。當阿南白天賣起了早餐,晚上也很少進店裡,我感覺唱驪歌的日子已不遠矣。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29)

最後的派對定在冬季的某個週末,五、六、日連續三天。一毛第一天就來了,我跟青蛙、Gordon約在最後一天。我不清楚青蛙的出路,他只大略跟我提及他找了通訊行的工作。瑋哥跟阿南說他們想休息一陣子,之後再想想未來。我很怕瑋哥咳出血來,開完刀的他還是休息好了,命比店重要多了。豪哥認為有點可惜,但就像某家夜店的盛況,最終也是因為股東理念不合(分贓不均,咦?),而不得不吹起熄燈號(但後來又開了)。他說最初男人話是要在紅樓開店的,但錯過時機;另覓林森北路現址,本來大家一開始不看好,沒想到做出點成績後,卻又因為「利」而收攤,實在始料未及。

如同第一天上班,我跟青蛙合唱了謝金燕的「嗶嗶嗶」,我彷彿回到了第一夜,我初踏入這條通之花花世界大遊戲場,那一晚我拿到了有史以來最多的小費,而那也是,我最後一天當公關。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28)

Read more stories by just signing up

or Download the App to read the latest stories

Already a member?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