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90-90:從第24屆世界愛滋大會談起

離2020只剩下2年了,也代表離聯合國愛滋病執行署(UNAIDS)所訂下達到90-90-90目標的日子已經不多。截至2017年底,全球已達到75-79-81,也就是說,全球有75%的愛滋病毒(HIV)感染者知道自己已感染;知情的感染者中有79%已開始接受HAART (高效能抗反錄病毒製劑)治療;接受治療的感染者中己有81%成功的抑制體內的病毒。而這三個數字在台灣是:79-87-90。

兩年一度的世界愛滋病大會剛於荷蘭阿姆斯特丹閉幕。回顧UNAIDS在2014年於第20屆世界愛滋大會中訂出了這個充滿雄心壯志的目標,也就是「全世界於2020年達到”90-90-90: Treatment for all”的期中目標,那麼就能於2030年終止愛滋的流行!」。今(2018)年的7月21-22日,來自全球的政府、民間團體、學術界等各方領袖,在阿姆斯特丹召開了兩天的研討會,會中UNAIDS執行長指出,4年前訂定的這個目標已讓全球愛滋防治快速發展,接下來希望能更加快腳步,期在2020年讓全球有3,000萬人能接受藥物治療,以助我們在2030年終結愛滋。

那麼,這3個90究竟要如何成就?

第一個90是希望所有人能積極篩檢,早期發現感染,就能早期開始預防傳染及接受治療;第二個90則是將篩檢確診的人引導回醫院中開始治療;而第三個90則需要讓感染者穩定服藥,於3-6個月間血液中測不到病毒量,如此不僅能讓感染者的健康與常人無異,更不會再傳染給他人。其中,第二及第三個台灣已(近)達標的數字,歸功於國內強大的公衛體系、友善的指定醫院及個案管理師制度,讓已知的感染者能快速的連結到醫療體系、早早就醫、穩定服藥以達病毒抑制。相較於非洲、中亞等地的醫療不足,台灣在後2個90上的成績,可算是世界的前段班國家!然而,與目標尚有一段的距離的第一個90,靠的則是民眾的信任及篩檢的可近性,在這方面,台灣仍有超過1/5的感染者尚未被診斷。歸究其因,仍因許多人覺得愛滋是「男同志及吸毒者才會有的病」,與自己無關,亦或即使知道自己有高風險,但害怕出面篩檢就被人瞧不起或是被標籤,所以寧願鴕鳥心態的不去面對。說穿了,這些都與社會的刻板印象及歧視有關!但對這些尚未被診斷的感染者而言,他們不僅無法得到該有的醫療,而更可能因為不知自己的病情,而成為疾病傳播最主要的原因!

為了減少歧視,7月23-28日的第24屆世界愛滋病大會即以”打破屏障、搭建橋樑 (breaking barriers, building bridges)”做為大會主題,並陸續發布許多的新聞稿,包括「20位專家聯名呼籲世人將愛滋傳染列入刑法是不科學的」、「限制移民的政策也對他們(尤其是婦女及兒童)的就醫權利造成威脅」、「制定遏制性消費需求的法令也造成了性工作者健康被忽視」等等因人權問題導致對愛滋防治造成負面影響的重要實證研究。希望能讓這個世界重視愛滋是一個與人權高度相關的疾病!

大會雖已落幕,但防治工作仍方興未艾,請我們每個人都檢視一下自己的內心,是否對性別存有偏見?是否對感染存有歧視?希望大家都能相信科學實證,不要因為對他人權益的忽視與歧見,而讓自己成為傳染病散播的幕後推手!

作者

莊苹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防治中心護理組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