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虐Hornet】 狗狗,你好嗎?

你好嗎?(還)有在當狗嗎?你現在有主人嗎?或者是一條浪浪(流浪犬)?你可有感覺過自己擁有一個狗靈魂,與一個人的靈魂共用同一副身體!

在SM登上新聞版面煙硝未了的時刻,你在網路上架設了自己的空間,紀錄了你與主人的點點滴滴,狗魂震攝眾人,吸引了許多對於犬調有興趣的SMer及閒雜人等,也包含了衛道人士、駭客(搞不好也有網路警察)。

你在少年時從日本SM錄影帶上,察覺了自己想要又不敢要的欲望,幻想自己是影片裡的主角,受到別人的虐待。在每每自慰後,所有的渴望欲念再被理性壓抑。你退伍以後,網路也開始蓬勃發展,你在無邊無際的網海裏,搜尋探險,勤跑著各個SM網站,看看別人的經驗,讀讀一堆引人遐想的徵友文章照片及影片。有一天你發現了很多狗奴隸經驗文章,即便是通篇英文,你也耐著性子閱讀,你幾乎忍不住想立刻體驗,不停地幻想自己是其中一隻狗奴,接受不合理又嚴苛的調教訓練。

在留言板上看到了讓你奮不顧身勇敢裸跳泅泳的徵友文:「如果你曾希望被人遭蹋卻苦於沒對象,如果你曾幻想當一隻沒有尊嚴的狗奴隸,如果你能夠徹底將人格與尊嚴在我面前放棄掉,那就來信吧,無經驗可。」

對方也就是你後來的主人,收到了你勇敢的信件後,回覆了一封相當長的信,介紹自己,介紹他的想法,訓練方式及他想要什麼。你知道對方想要的是一隻人身狗型的人型犬,他要的是一隻狗而不是一個奴隸。你們靠著電子信件反覆往來,你的想法、你的困難、你的欲望、你的決心……在對方一封又一封信裡被喚回、被堅定,你們終於決定要見面,在真實世界裡先看看彼此的樣貌。一見如故之下,如果你願意,就把對方指定的物品備妥,約定時間去見他。

你準備了項圈、鐵鍊、狗盆,被禁止自慰,穿了多天沾滿前列腺液的白色內褲。你到了對方家,打電話請對方下來帶你時,你一度想退縮,顫抖的雙腿不聽使喚地站在原地,直到對方出現。你開始叫他「主人」了。臨陣之際,主人拍拍你的肩膀,堅定你的意志,讓身心靈貫徹決定。進門的那一刻,你已是主人的狗,你記得見到主人的規矩:不管在哪裡、天氣多冷,必須立即袒裼裸裎。

你被剃了毛,脖子以下的毛髮被剃得乾乾淨淨,全身上下只剩眉毛及三分頭。你簽下主奴契約書後,由主人幫你戴上了項圈。當狗鏈被牽起,你的狗靈魂徹底被喚醒,好似本來應該投胎成為一條狗的,卻轉生在一副人類的身體裡,你終於恢復了原本的面貌。

你被徹底地折磨了肉體,尊嚴一點不剩地被踩在地上。那些數得出來的犬奴調教,你都經驗過。那些寒流來襲的日子,依然赤裸、狗模狗樣。甚至是主人一時奇想要你將頭塞進馬桶,用流水幫你洗頭的難題,你都一一克服。

你也明白和主人不可能永遠在一起,豢養的關係總有結束的一天,在每個被飼養的一天,努力完成主人的要求。在脖子上的項圈被卸下的那日恢復人型。你的狗靈魂這些年還曾悸動熱血過,欲意再度掙脫束縛嗎?人生很難,無盡的難題與困境,但願你體內的狗靈魂給你力量。

你好嗎?輕輕地問候你一聲。

 

夏慕聰/BDSM作家,獨立發行過個人誌。著有《軍犬》《貞男人》(基本書坊)

主圖引用自網路

(Visited 2,28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