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男公關的心聲,直擊林森北路牛郎店 男客這樣玩 (下)

林森北路有不少男公關陪酒的名店,酒客挾著雄厚消費力去牛郎店花錢找男公關。這些男公關中,也有不少人是同志,服務女客也服務男客。Hornet帶你一窺其中秘辛!

 

採訪對象:

Jungle:26歲。入行6個月。

強哥:33歲。入行1年。

Simon:35歲。入行2年半。

綠茶:21歲。入行2個月。

阿立:28歲。入行1年2個月。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同志男公關的心聲,直擊林森北路牛郎店 男客這樣玩 (上)

3.服務男同志的感覺如何?遇過最誇張的情況。

綠茶:老實講,比起女生,男同志我覺得更容易應付,因為同是圈內人當然清楚彼此的需求。在現場吃吃豆腐,例如摸摸前面或屁股,對於這種碰觸早習以為常。男同志客人的心思也容易理解,不似女人心海底針難以捉摸,有時相處反而會像哥兒們一樣。但有時遇到同志客人,前輩教我們就算自己是同志,也要跟客人說自己是異男,還有女朋友。這樣身價便會水漲船高,遇到痴漢男客還可以拿女友當擋箭牌。

強哥:基本上跟服務女客相同,我們公關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要讓顧客開心,顧客開心就會大方掏錢。有時遇到提出無理要求的男客,例如要我跟同事在他面前接吻給他看。這會讓我感到尷尬,因為同事天天都要見面,但後來拿了小費把它當作遊戲,心態上就不會那麼難以適應了。有的男同志客人也會要求跟我接吻,舌吻對我來說要看對象,大家應該也有聽過特種行業的人不喜歡接吻吧?這動作對某些人來說很神聖,跟女客以及不是我喜歡的男客接吻時,我全身就起雞皮疙瘩。

Simon我遇過最誇張的情況,是一位很有錢的造型師,聽說他每個月光是幫人剪頭髮打理造型就可以賺四、五十萬。他到店裡來,公關們又愛又怕,因為他每次都玩很大。他會封包,封包的意思就是把簾子拉起來,你想在包廂裡幹嘛都不會有人管你。他會叫公關脫褲子給他看,出手也很大方,一次一千塊小費,比賞大酒還闊氣(大酒一杯普遍市場價是五百元小費),而且這種直接給的還不用讓店家抽。剛開始他還很客氣只是看,後來幾次,越來越大膽,直接手就摸過去,付更多的小費要公關打飛機給他看,見到喜歡的還親自幫公關打,精華就射在杯子裡,划酒拳輸的喝下去。偶爾喝醉了,嘴巴也跟著不安分,有一次看他連吹了三根。我們公關也是有尊嚴,但畢竟來到這裡也是要賺錢,能夠習慣這種方式的公關會待在他的包廂裡同樂,沒法接受的就不會進包廂或趕緊離開。這無對錯,我曾看過有異性戀客人在封包裡玩女人更加不堪。在泰國這是家常便飯,台灣根本不算什麼。我認為就是賺錢啦,雙方各取所需,沒有誰卑微的問題。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同志男公關的心聲,直擊林森北路牛郎店 男客這樣玩 (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