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uing與Waacking之異同:主流媒體光環下的LGBTQ之舞-我們為何而跳(下)

Voguing與Waacking是兩種不同的舞風,前者來自東岸紐約、後者則誕生於西岸洛杉磯。兩者皆受到扮裝文化的影響,也常被Rupaul Drag Race中的皇后們採用,做為表演的元素。

常被普羅大眾混淆的兩種舞風,相同之處是都運用「手」作為說故事的方式。主要的差異則來自於音樂使用舞蹈謬思的不同(請參考上篇文章)https://hornet.com/stories/zh-hant/mainstream-voguing-lgbt/

  • Voguing希望展現超模般的時尚照片,因此在以浩室音樂(House Music,拍子為4/4,常以取樣其他音樂或電影片段的方式,加入電子音樂混合而成的舞曲)為基底發展出的Ballroom音樂中(Voguing是屬於Ballroom文化中的舞蹈風格,因比賽常在有球Ball的房間中舉行而得名,因此在那個空間中放的音樂就叫Ballroom Music/Ballroom Beat),會以四拍為一組的方式,在重拍的部分作拍照想像的微定格。
  • Waacking則常以電影明星為靈感,自由地穿梭在節奏強烈的迪斯可音樂中,甩動肢體與手臂做出戲劇化的詮釋。

介紹到這裡,怕大家都睡著了。我們來談談這兩個舞風如何成為LGBTQ之舞。希望透過今天的文章,當大家參與Supernova的大師課程,或直接蒞臨活動現場時,除了表象,能看見舞者內心深處的力量。

Voguing與Waacking

我們為何而跳

這兩個舞風誕生在美國最熱鬧的城市,發源卻非常隱密。因為非洲裔與拉丁裔主要為父系社會,除了姓氏的傳承外,生理男性的男子氣概被視為「是男人」的指標。從青少年時期誰先長鬍子,一直到打扮、說話方式,這樣的思想壟斷了異己的發言權。

LGBTQ群體在這樣的成長背景中,就像生活在右撇子國度的左撇子們。為了解放自我,他們來到舞廳,用控制身體的方式自由穿梭在陰陽的詮釋之間,去轉化現實生活中憑一己之力不能動搖的事情。舞者們(指跳舞的人,而非職業)透過身體角度的扭曲、誇張的表情,去質疑那些「社會多數」。

Voguing與Waacking

那些主流媒體沒有告訴你的事情

這些理念並非賺錢的,因此主流媒體在取樣這些舞蹈進入他們的藝術作品時,不一定會說明背後的淵源。塔莉曾聽過一個小故事,Benny Ninja(曾與蔡依林在演唱會中一起在《美人計》中演出「折手」動作)擔任《超級名模生死鬥》的動作指導講師時,被規定不能說他跳Voguing,而要說那是「模特兒舞」。

讓我們感謝那些取樣LGBTQ之舞的主流媒體們,讓世界各個角落的人們用舞蹈建構了共通的語言。但也請給自己一個機會,親眼見證這些舞者如何跳、為何而跳。

圖片來源-Supernova_Official臉書活動網頁

活動資訊:

Hornet與Show House秀屋國際表演娛樂機構將在2018年4月14日(六)~4月15日(日),於台中市台中市南屯區大觀路161號舉辦「Supernova X Hornet文藝復興」舞蹈大賽,重量級大師將親自來台獻技,機會難得,門票預購從速。

活動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577859079106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