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城微光》二十年臺灣同志史的潮起潮落──同婚了,然後呢?(3)

《幻城微光》二十年臺灣同志史的潮起潮落──同婚了,然後呢?(3)

Be first to like this.

前情提要:

《幻城微光》人物角色的個性與特色鮮明,且幾個主角皆呈現同志圈的重要議題,每個角色都有其關係串聯。題材牽涉極廣:娛樂性用藥、轟趴文化、熊族、深櫃同志、異男忘、HIV、身體意象、性別展演、性別氣質、腐女、同志圈的厭女情結、同志運動路線、婚姻平權等等。如果說白先勇《孽子》中的主題是威權與父權的崩解,顛覆異性戀霸權的過程;《幻城微光》便是所有角色對於這個時代的「空虛之感」,對情愛的追求與人生目標更加惘然。它不樹立「敵人」,從「他者」轉移到「自身」上,再從自我作整體的解放。

作者於小說介紹裡提到,透過藥物與轟趴文化,完成對於情感、慾望,以及自我理解,加上性別身分與國族認同下的追尋。在出櫃與不出櫃、認同與不認同之間,LGBTQ族群是否能更坦然地做自己,或者任由主流價值收編?《幻城微光》上半部拋出了這樣的問題,但在小說時間線的十年後,也就是下半部,主角活出了答案。

同婚之後

所有的天菜時光都是浪漫的,他們像Queen或King一樣被對待。但天菜總會變老,總會被後浪追上,終致淹沒。在所有的繁花落盡,這些人該何去何從?

小說後半部講述主角Patrick十年後的故事。主角Patrick在歷經風花雪月後,決定以結婚為前提,找個男人交往穩定下來;但他卻愛上一個也以結婚為前提,但是要跟女人結婚的男同志。這個故事發生在婚姻平權公投大敗到「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通過,也就是同性婚姻之關係獲法律承認之後。現實生活中也可發現,同婚過後,大部分的人生活並沒有改變。我並不是說大家就要跑去跟同性結婚,而是在傳統觀念與社會壓力之下,異性戀婚姻與傳宗接代的觀念,仍舊束縛不少同志。身邊不少朋友就算同婚過後出櫃了,父母仍是希望孩子能夠跟女生結婚,生一個男孩。

小說中要跟女生結婚的男同志仲雄,在一開始交往時,便申明了這個前提。這是個有趣的設定:如果你的交往對象,一開始就告訴你因為家庭因素必須跟女生結婚,你還願意交往嗎?還是選擇當固炮就好?

仲雄是藍領階級,家中經營化材生意,時常搬運,體格像熊一樣。他在三溫暖邂逅了擔任婚禮顧問兼主持人的Patrick,兩人打得異常火熱。後來出來約會時,仲雄就表明,他之後還是會跟女生結婚,因為他是獨子,家裡非常傳統。Patrick也不是天真的人,把對方當固炮不是不行。Patrick還充當仲雄的軍師,在相親時幫仲雄打造成型男,並在過程中獻策,兩人後來演變成一種特殊關係:

仲雄跟女人相親,結束就跟Patrick做愛,有一種越界的敗德感。宛如偷吃人夫、換妻之類,心之所向,身之所往……仲雄開始了相親後,就去找Patrick做愛的流程。除了家裡,他們不約其他地方。(小說摘錄)

就當Patrick認為這種關係,會在仲雄如願與女性結婚後畫下句點,沒想到Patrick的腐女閨蜜Rita,在一次意外的狀況下認識了仲雄,三人展開了錯綜複雜的關係:如果你愛上你的固炮,你會讓他結婚嗎?你的另一半要跟你的閨密結婚,你會不會成全?如果你的閨蜜不曉得結婚對象是同志,你會不會據實以告,但你可能會失去這兩人?

to be continued…

《幻城微光》二十年臺灣同志史的潮起潮落──同婚了,然後呢?(1)

《幻城微光》二十年臺灣同志史的潮起潮落──同婚了,然後呢?(2)

《幻城微光》同志小說獲文化部青年創作補助作品,時報文化出版

 

Related Stories

《幻城微光》二十年臺灣同志史的潮起潮落──同婚了,然後呢?(2)
《幻城微光》同志小說獲文化部青年創作補助作品,時報文化出版
同婚了,然後呢? 文化部《幻城微光》6月20日新書座談會 廖宏杰 x 徐嘉澤
《幻城微光》同志小說,教會我的一件事【廣播節目收聽】
Quantc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