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的真實故事:萬一恐同來自於人權組織,你應該如何面對呢?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ไทย

這是一個發生在人權組織的恐同故事,由Hornet用戶透過我們的社群平台來和大家分享。你也可以把故事告訴我們。

巴基斯坦的法律體系是殖民時期及伊斯蘭法的綜合體。很不幸地,LGBTQ族群是所有人口中最脆弱的一群,政府許可歧視造成一個恐懼、迫害及邊緣化的環境。雖然巴基斯坦是許多人權協定及公約的簽署國,但政府對這些條約根本置之不理,甚至不曾批准認可。

15歲那年,我第一次因為性傾向遭到攻擊。那時我立志不要成為受害者,我要當鬥士,努力幫助身邊其他邊緣化的人。

畢業後,我替人權組織工作,專攻性健康及LGBTQ權益方面。過去4年來,我和國際組織合作,成了傑出的年輕人權領導人物。

去年,我加入在許多國家從事活動的知名機構所主辦,為期4個月的文化交流計畫。雖然該組織主要是志工服務性質,但由於我的資歷,我被推選為小組領導人,策畫一項和平社會行動計畫(Social Action Project,SAP),幫助不同的社群維繫交流。

不久後我便明白,這個組織對LGBTQ族群一點也不友善。我不時聽到恐同的言論,就連資深專案經理也質疑為何LGBTQ志工能帶領SAP。

有天我收到同事的錄音檔,他們自稱是和平推動者,卻對LGBTQ族群做出極端主義者的評論。我徹底心碎了。當我把這份音檔交給上級時,她寫下我的遭遇,答應她會向上層通報。

但大家並未因此重視這問題,反而選擇站在我同事那邊。他們開始騷擾我,時常質疑我的性格、宗教,還有巴基斯坦的反LGBTQ法律,即便非政府組織應該不帶任何政治或宗教色彩。他們把變性人志工從SAP剔除,卻沒有給個說法。

這次的經歷有如一場夢魘。我深受創傷,服用過量的抗憂鬱劑。我感到孤立,而且擔心我的人身安全。我很怕這些言論不久後會演變成暴力。

最後,有位同事對他的行為感到愧疚,於是寄了一封Email,跟我說明一些事情。然而,我在巴基斯坦辦公室沒有獲得正義,我打算跟組織的曼谷區部通報這件事。假如我在那裡依然無法獲得正義,我就要往上通報倫敦總部,只希望他們不會也恐同。

在持續進行的#DecriminalizeLGBT運動中,我們報導了受到這類法律衝擊的經歷。全球有超過70個國家將LGBT族群入罪,各國政府對LGBT族群的敵意日益加深,人們遭到逮捕、凌虐及殺害。為LGBT權益抗爭很困難,不過像Outright的組織可以幫助我們成功。

Hornet與MSMGF合作,尋找來自我們社群的不同故事。MSMGF向來是對抗這些法律的領導者,尤其是和男同志健康相關部份。

翻譯-簡秀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