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8)

前情提要:

我想瑋哥這是哪一招?如果是要引起公關們之間的競爭心,也毋須拿我這個新人開刀吧?但一毛拍了我的屁股對我微笑,我便釋懷了。就算是如後宮那樣姊妹間勾心鬥角,我也願意下海一玩,輸了便一笑而過吧,畢竟我實在沒有奢求在這行業裡飛黃騰達。

這一夜依舊高朋滿座,我發現我好像很快就上手,不太需要青蛙帶了。也或許這真的是家小店,沒有大型酒店那樣繁複的術語與SOP,只要大家開心就好。當晚亞虎火力全開,在男人話酒吧開了自己的演唱會,我不知道他這麼愛蔡依林跟蕭亞軒。青蛙用手肘頂我,說亞虎應該感到威脅了。我笑著沒有回應,因為這裡沒有搶客人的問題,小費也是各憑本事,若說要爭什麼,大概就是面子吧!偏偏面子對我來說卻是最不值錢的。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7)

過了幾個禮拜,我已經頗為上手,能獨當一面。客人進來90度的鞠躬用日語說:「歡迎光臨。」引導到座位後遞上熱毛巾,親切地問客人想要喝什麼。我後來發現酒單其實也不必背了,來這兒的客人,便宜的就是點啤酒打趴,不然就是貴的如威士忌、香檳、白酒或紅酒。點調酒或特殊要求的客人不多。威士忌要請服務生拿特殊的冰球,一顆成本不便宜,所以最好趕快把客人的威士忌喝完,這樣除了讓客人再買酒,冰塊也不會浪費。從公杯倒酒比例要算好,然後是上小菜。白白和小丁那邊會自己準備滷好的海帶、豆干或素雞,實在好吃到可以外賣了。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6)

陪客聊天是少不了的,最好不要一下子切入私人的問題如:「您是在做什麼的?」「您有男朋友嗎?」「您幾歲?」這類白目的問題。因為可能一開始就會把氣氛搞得很僵。有次大支支援下海,問了來續第二攤有些醉意的客人:「你有在分號碼嗎?」,以為這種情色的話題會討喜,沒想到當場被客人吐槽:「干你屁事?」還狀告到瑋哥那裡去。大支又回去做服務生了。

To be continue…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