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5)

前情提要:

我問為什麼他要叫亞虎,還開玩笑說現在大家都用google當搜尋引擎了。他說叫「估狗」只是「狗」,當「老虎」強些。他是那種陽光大學生,青蛙私底下告訴我亞虎本來是服務生,但常被客人點檯,所以瑋哥就問他要不要下海,他考慮幾天就成為公關。

在等待客人時,我們跟服務生面對面,各自站成一排。一毛站在我旁邊。人如其名,他說他是一號,全身都是毛。身材很好的一毛說他當公關只是為了幫瑋哥,他們是舊識,等到我們這些公關成氣候,他就不做了。一毛年紀是公關中最長的,他跟我一樣是PT,但平日也來。目前只有青蛙和亞虎是正職。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2)

「歡迎光臨。」第一組客人進來,我們鞠躬齊聲喊著。瑋哥看了看客人,彷彿是讀心術一樣,讀出了他們喜歡哪種菜,便叫青蛙跟我下去服務。「這位是青蛙,這位是小派。小派是我們的新公關,第一天上班,你們要替我多照顧他喔!」瑋哥和客人這樣介紹,喝了幾杯酒便去招呼之後陸續進來的客人。

青蛙是原住民,輪廓很深,體格也不錯。我跟他有些類似,但他比我高,皮膚也較黑。雖然他在Hornet上的私照彷彿擦了粉,但他說上班時絕不上妝,還偷偷告訴我亞虎皮膚看起來很好,其實用了不少粉底液。私底下青蛙是大姐,但在客人面前就好man,硬推我到客人身旁說我是可愛的底迪而且還是處男(誰會相信啊?)我覺得他厲害的一點是他可以又man又搞笑,在圈子裡我看過都是C貨在耍寶,他手段的確很高。客人看我初登場給了我五百小費,也順便賞給青蛙。青蛙示意要我幫客人換熱毛巾,還撒嬌要客人加點了價位較高的酒。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3)

我因為酒單尚未背熟,青蛙又忙著跟客人划拳,所以客人點酒後我跑去跟阿南求救。阿南要大支把酒送去,還叫我不要緊張,順便拿了歌本給我,要我幫客人點歌或者一起合唱。場面開始熱鬧了起來,亞虎那桌已經先開唱了。之後有人進店裡賣花與吃食,客人很豪爽地點了一桌的小菜,我才剛動筷子沒多久,就被瑋哥叫去小房間。

To be continue…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