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2)

前情提要

 

隔天晚上,我下班後就直接去應徵了。沒有回家換衣服,穿著西裝就赴約。一開始還迷路,林森北路的幾條通我始終搞不清楚,後來在巷子裡才找到。進去後是長條型的日式酒吧,那時才9、10點吧,就已經高朋滿座、熱鬧不已。老闆以為我是客人上前招呼,知道我是來應徵公關便帶我進一小房間。老闆要我叫他瑋哥就好,他留了個小鬍子但行為舉止很中性,基本上就是個媽媽桑。他也沒跟我提額滿的事,看了我的樣子,就問我今天可不可以上班?

「今天?」我訝異地說。

「對啊,你沒看到外面那麼多人?」瑋哥說著說著,就拿了件他們所謂的制服給我(其實就是一件很俗氣的緊身T-Shirt)。我看著那T-Shirt正面的裸男圖案,想起在曼谷的go-go boy bar表演時,常會從扮裝皇后手上丟出送給台下觀眾的贈品,簡直如出一轍。

「你等等換上短褲就出來。」

「可是我沒有帶短褲。」瑋哥聽我這麼一說,好像有些不高興,但他不是針對我,他大聲斥喝把一個年輕人叫進來。那個人叫大支,是一隻熊,看起來憨憨的。「你怎麼沒有跟他說要穿短褲來上班?」大支支支吾吾說他忘記了。我認得出來那聲音,是當初接電話的年輕人。我後來覺得他其實不希望我來,精準一點地說,他不希望任何人再來應徵公關,因為那會威脅到他的位置。

你可能會感興趣的文章:【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

瑋哥本來要我就穿西裝上線去服務客人,但因為那天是禮拜三,我隔天還要上班,再者我也不希望自己的西裝沾染煙味與酒味,所以就跟瑋哥說可不可以只做周末?瑋哥想了一下說好,大致跟我講了薪水與上班的規定,又喚了大支進來向我交代後續事宜,自己便出去忙了。

「你先看看衣服尺寸合不合吧?」大支人雖大隻,但講話非常靦腆。我換上了覺得有點寬鬆,他拿了小一號給我。看他也穿一樣的制服,兩粒奶頭激凸彷若車頭燈一般,就問他身上那件不會太緊嗎?

「老闆說就是要貼身。」大支說自己身上那件已是最大號。看我穿M號的合適,他再拿一件給我。「老闆說一人兩件,你換著穿。」大支指著自己的休閒短褲,要我下次來記得帶類似的,長度不要超過膝蓋,最好是白色,材質不拘,籃球褲也可以。

「你也是公關嗎?」我看他交代得差不多了,隨口一問。

「不是,但我很想當。」原來大支在店還沒開幕時就來應徵,但瑋哥嫌他口條不好不太會跟客人說話,酒量也不佳,所以要他先從服務生開始做起。

 

To be continue…

 

你可能會感興趣的文章:同志男公關的心聲,直擊林森北路牛郎店 男客這樣玩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