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

我去應徵男人話酒吧公關的過程很有趣,當時看到他們在FB上的徵人啟示,截止日期已經過了半個月了。但當時想這種八大行業人員流動率應該不低,所以就鼓起勇氣一試。老實講自己不知道為何對於「墮入風塵」的工作特別感興趣,猶記大學時到日本酒吧被G片商發掘,價錢都談好了,被當時的男友發現才作罷。

他能不發現嗎?想像若是從架上發現我出演的作品,那後果更是無法收拾。

不過終究我們還是分手了。

去應徵公關,我白天還有一份正職工作。幸運的我在國內最大一家出版集團任職。我當時是想在男人話酒吧做part time的工作,周末上班,在燈紅酒綠的林森北喝免費的酒認識新朋友還能夠賺錢,想想那時真的好傻好天真。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同志男公關的心聲,直擊林森北路牛郎店 男客這樣玩 (上)

打電話過去,才知道他們的公關名額已滿。

「你們還是見見我吧,如果覺得我不行,你們也不會有損失。」我說。

「好吧……」電話那頭是一個年輕人,有些勉強地說道。

我一直認為公關是不會有「額滿」這件事,像酒店的小姐最好多多益善。但才恍然我並不是去酒店應徵,同志的市場跟異性戀情色場所比較可說是小巫見大巫,或許男人話是家小店,新開幕沒多久我壓根也沒去過,但因為太想從事這類行業所以決定試試。當時的說詞好像對方非得見我才行,我只能說那時對自己感覺相當良好。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同志男公關的心聲,直擊林森北路牛郎店 男客這樣玩 (中)

隔天晚上,我下班後就直接去應徵了。沒有回家換衣服,穿著西裝就赴約。一開始還迷路,林森北路的幾條通我始終搞不清楚,後來在巷子裡才找到。進去後是長條型的日式酒吧,那時才9、10點吧,就已經高朋滿座、熱鬧不已。老闆以為我是客人上前招呼,知道我是來應徵公關便帶我進一小房間。老闆要我叫他瑋哥就好,他留了個小鬍子但行為舉止很中性,基本上就是個媽媽桑。他也沒跟我提額滿的事,看了我的樣子,就問我今天可不可以上班?

 

「今天?」我訝異地說。

 

To be continue…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同志男公關的心聲,直擊林森北路牛郎店 男客這樣玩 (下)

(Visited 28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