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4)

前情提要

基本上我完全沒想到小費這件事,瑋哥給的鐘點費我已經很滿意了,再來我的初衷就是把喝免費的酒認識新朋友當成工作,小費是多出來的。但青蛙很在意。他認為酒量好、跟客人喇賽、會划拳帶小遊戲、愛唱歌帶動氣氛,以及最後要小費,這五大項是成為紅牌公關的要件。

「要當公關就要當紅牌,不然酒都白喝了。」我不能同意青蛙更多,雖然我心裡認為只要長得好看,應該不難成為紅牌公關,但仔細想想外表不過是基本配備,看前輩如此認真說道,新手如我不禁汗顏了起來。我只會喝酒跟喇賽,而且只在周末上班,還有機會變紅牌嗎?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

記得大學的時候,有次跟同學去九份,途中遇一算命師,心血來潮我去算了畢業後的運勢。他看了我也不講我以後會怎樣,只說他會看前世,然後說我上輩子是藝妓。朋友憐憫地望著,拍拍我的肩,我卻滿心歡喜,眼神發亮地繼續問那位算命先生:「我是紅牌嗎?」

我是紅牌嗎?

重點是我想當嗎?重點是有人不喜歡當紅牌嗎?我後來才知道有人是不愛的,也才知道藝妓是賣藝不賣身的(唉……多可惜)算命說我服侍的都是大將軍,我幻想著那風塵僕僕的漢子沙場征戰回來,在我面前盡卸黃金甲(我就是執意要賣),不禁想穿越回去……算命師說我有好幾世都是藝妓,而且一世比一世紅,講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起來。

那我今生在做什麼?沒投胎成女的變成了同志,真的好殘念……照算命師的邏輯與風塵的因,今生的果應該是我在酒國成名花才是。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2)

瑋哥很重視我們公關,雜事都交代服務生去做。因為白白與服務生已經把現場整理得很乾淨了,我、青蛙、亞虎和一毛開始上簡易日語會話課程與背酒單,因為我們日本客人很多。教我們日語的也是白白,他似乎身兼數職。亞虎在大學念日語系,他也教了我們一點基本會話。我問為什麼他要叫亞虎,還開玩笑說現在大家都用google當搜尋引擎了。他說叫「估狗」只是「狗」,當「老虎」強些。他是那種陽光大學生,青蛙私底下告訴我亞虎本來是服務生,但常被客人點檯,所以瑋哥就問他要不要下海,他考慮幾天就成為公關。

To be continue…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