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0)

前情提要:

「小派,你看看平日是否也能排班?」瑋哥有天這樣跟我說。因為我白天有正職,但瑋哥希望我至少平日也能排兩天。「客人常指名你,有時青蛙跟亞虎排休,你也來幫忙一下吧。」後來協調的辦法是我週三也來上班,然後瑋哥再徵新公關。只能說那段時間我簡直是「鐵打的身體」,週四上班還能維持個人樣,周末就如行屍走肉,但只要一進酒吧上班馬上變成光鮮亮麗的蝴蝶,在酒池肉林裡來回穿梭。

《The Devil Wears Prada》(穿著Prada的惡魔)裡Andrea說:「我的私人生活危在旦夕。」Nigel回答她:「這是工作順利的代價,等你生活全毀,就是你成功的時候。」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9)

我並沒有成功,有誰可以告訴我在這行什麼叫做成功?成為紅牌?遇到金B?還是被包養?基本上如果抱持在這種地方能賺大錢我只能說你太傻太天真,這裡不是異性戀的酒店,且據我觀察同志大部分都是吝嗇的,尤其在給小費這方面,異女通常給的最大方。我只能說當時社交生活都沒了,圈子裡的朋友約喝酒,我就叫他們來店裡找我因為我要上班;別的吧我也不去了因為會被認出你不是男人話的公關嗎?圈外朋友約唱歌我亦興趣缺缺,週末唱不夠嗎?我們店裡還可以唱到Adele、Rihanna跟AKB48,錢櫃根本沒有!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8)

我的身體沒有變壞,只是覺得累,臉上痘子多了一些。客人說我還在青春期,吃很多被他們笑在發育,我的誤打誤撞完全不稱職,只能說我很幸運,也不曾想過放棄這份part time。瑋哥曾要我辭掉白天的工作但我拒絕了,那家公司在我心目中是出版界的第一品牌,當時還熬不到一年,我覺得兩邊都可以兼顧,只能說那時我相當地樂觀。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7)

過了一陣子,瑋哥曾問我要不要兼差做「外賣」?老實講我聽到的時候簡直嚇了一大跳,後來瑋哥解釋是「外出按摩」,但意思不是差不多嗎?我才知道瑋哥跟阿南兩人兼差體療師,而且還常一起合作四手聯彈。他們會在自宅接客,偶爾外出服務。另一個驚人的八卦是,大支原先是他們的客人。

To be continu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