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3)

前情提要:

酒吧管理變得鬆散,有時瑋哥跟阿南出去四手聯彈自己都不來,小丁只是來開門,白白又愛管不管,開始有一些狀況發生。有時客人開桌了卻不見公關,服務生也做不久,因為只接外賣還比較好賺。阿南看這狀況再持續下對酒吧有很大的傷害,一時之間徵新公關也沒有找到合適的,便找我談……

平常寡言的阿南突然一本正經地找我,讓我心裡惴惴不安。我以為他要炒我魷魚,因為我死不肯下海。

「你──來當幹部吧!」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2)

「我?」當時我瞪大眼睛,難以理解阿南的決定。他說這事是瑋哥要他跟我說的,因為瑋哥說我總是不聽老闆的話(哪有?)我知道阿南也算是老闆娘,這事不是開玩笑。

「為什麼是我?」

「你不是在你們公司也擔任主管嗎?」

當阿南這樣回我時我真是錯愕,出版跟酒吧這兩種管理也差太遠了吧?我直接表明並不想當媽媽桑。「你不是媽媽桑,你是公主。這家店只有瑋哥是媽媽桑。」阿南過來抱我,摸著我的頭,叫我要乖,幫店裡的忙。因為阿南的擁抱與喚我公主,我竟這樣不爭氣地答應了。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1)

像是職掌了後宮,我開始雷厲風行,嚴格實施打卡與請假制度。酒吧裡人丁本就稀少,很快就整頓完畢,除了老闆跟老闆娘,大家開始乖乖上班。我沒來的日子就請一毛與最愛擺大姐架式青蛙來處理。那時我也面試了不少公關,又遞補了兩位。

一位是很會炒熱氣氛的純妹子奶昔,還有甫退伍的憲兵Gordon。

奶昔剛從嘉義上台北,之前做的是賣服飾的工作,他說他曾是我們的酒客但我完全沒印象。他覺得當公關可以喝酒又有錢賺,何樂而不為?「反正以前當上班族時也是周末跟三五好友去喝酒,現在變成職業天天喝,我是因為興趣來做公關的。」當時他這樣跟我說,跟我初入行時的心態好像,我認為他應該能夠勝任這份工作。

To be continue…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