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5)

前情提要:

其實我是認為前些日子有些熟客流失,Call客也不見成效,但生意並沒有特別受到影響,大概是還開不到半年,客源尚未穩定,但往好處想是新客也不停出現。阿南很滿意,他或瑋哥若晚來,只要店裡該出現的公關有來,服務生也到齊,基本上就是個Happy Night,沒有人會被罵。

酒吧裡的生意高朋滿座,我想我們是同時囊括了按摩與喝酒的熟客。有些體療師幫客人按一按,就直接帶到店裡來;有些喝完酒,就直接勞點師傅到條通對面老闆租的公寓裡「鬆一下」。阿南櫃檯上放了一台筆電,有的客人就直接在上面選師傅。

「怎麼沒有你?」一個酒客看著男人話的網頁對我說。

「我──」話還沒說完,瑋哥就飄過來。「他是我們的經理啊,經理怎麼可以下海呢?」我什麼時候變成經理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客人想想也納悶,「拜託,你是老闆都下海了,經理屁股難道是鑲金的嗎?」啞口的瑋哥腦筋一片空白答不出話,我想平日伶牙俐齒的他應該是喝茫了,我笑著跟客人說還沒學好功夫,等我出師之後再來服務您。酒客還很盧地說反正按摩這種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幹嘛還要學出師?偏偏就是要點我出去。大概是在櫃檯盧太久,青蛙又過來幫我:「他是我們店的首席公關啦!不外賣的。」然後駕著我的肘,再次為我解圍。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4)

公關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要讓顧客開心,顧客開心就會大方掏錢。有時會遇到提出無理要求的客人,例如要我跟其他公關接吻,這多少讓我感到不自在,因為同事天天都要見面,其實是有一點尷尬。但後來拿了小費把它當作遊戲,心態上就不會那麼難調適了。再者一毛跟Gordon吻功挺好,青蛙就太放感情了,而亞虎與奶昔根本就是女同之吻。

有時客人也會要求跟我接吻,舌吻對我來說不容易,大家應該也有聽過特種行業的女生不喜歡接吻吧?雖然我不是性工作者,但這動作對我來說很神聖,雖然跟喜歡的客人還能夠接受,但會提出這種要求的客人通常不是菜,光想到還要喇舌,有點潔癖的我全身就起雞皮疙瘩。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3)

遇過最誇張的情況,是一位很有錢的造型師,他說他每個月光是幫人剪頭髮打理造型就可以賺四、五十萬。到店裡來總是讓公關們又愛又怕,因為他每次都玩很大。他會封包,封包的意思就是……

To be continue…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