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6)

前情提要:

遇過最誇張的情況,是一位很有錢的造型師,他說他每個月光是幫人剪頭髮打理造型就可以賺四、五十萬。到店裡來總是讓公關們又愛又怕,因為他每次都玩很大。他會封包,封包的意思就是把簾子拉起來,你想在包廂裡幹嘛都不會有人管你。

他會叫公關脫褲子給他看,出手也很大方,一次一千塊小費,Gordon說比他待過的異性戀酒店賞大酒還闊氣(大酒一杯普遍市場價是五百元小費)。剛開始造型師還很客氣只是看,後來幾次,越來越大膽,直接手就摸過去,付更多的小費要公關打手槍給他看,見到喜歡的還親自幫公關打,精液就射在杯子裡,划酒拳輸的喝下去。

偶爾喝醉了,嘴巴也跟著上來,有一次看他連吹了三根。我們公關也是有尊嚴,但畢竟來到這裡也是要賺錢,能夠習慣這種方式的公關會待在他的包廂裡同樂,沒法接受的就不會進包廂或趕緊離開。這無對錯,我也不覺得噁心,曾聽異男友人談起在包廂裡玩女人更加不堪。我認為就是賺錢啦,雙方各取所需,沒有誰卑微的問題。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4)

曾經我也有些抗拒,只能說還好我並非造型師的菜所以不會被盧,那些封包時脫了褲子的公關面對我們比面對客人還尷尬,偶爾他連服務生也扒了。但瑋哥是老闆都沒說話我還能出聲嗎?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是八大行業的硬道理。大家的下體我幾乎都過目了,這也算是員工福利吧!

有的客人特別難搞,有的嫌公關威士忌水加太多浪費他的酒;有的吵著歌怎麼一直還沒來都給別桌唱走了;有的嚷嚷自己的位置不好想要換桌或跟別人併桌;有的嫌公關喝酒喝太兇害他還要再花錢買一手……有時整個晚上我跟瑋哥為了安撫客人簡直是疲於奔命。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3)

雖然奧客大家都不喜歡,但通常他們小費也很敢給,常常一疊百元大鈔就放在桌上,公關看到就好像蜜蜂見著花,通通飛了過去。我永遠記得剛來上班還不到一個月時被一個客人刁難,他說他的Johnnie Walker要兌水,我加了一點在公杯,結果他很不爽說我加太多,是不是看不起他無法再消費一瓶綠標要我連乾三杯。瑋哥要幫我也被擋了下來,我滿腹委屈地連喝三杯都快要吐了,他看著我喝也沒半句話,結果……

To be continu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