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22) 夜生活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22)

Written by 廖宏杰 Jay Liao on February 19, 2019
Be first to like this.

前情提要:

青蛙這個人雖然看起來散仙散仙,但責任感是有的,不像現在的年輕人愛來不來,不做就搞失蹤,很沒禮貌。他不過就是會遲到,但也不常,今天他有班但快凌晨三點了人還沒出現,電話也不接,我們都覺得他是不是因外賣釣到金龜婿所以不幹了。

這不是沒發生過,之前我們店裡來了個體療師,他連公關及服務生都不幹,直接表明要做男男外賣。他每晚來店裡,在吧台點杯飲料(通常是招待),然後等客人上門。因為仗著是瑋哥的乾弟,所以其他人也不敢說什麼。客人透過網路預約或是直接打電話叫師傅,他偶爾消失個幾小時,然後又出現在店裡。直到有一天,他不再來了。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21)

瑋哥有點哀怨地說因為他釣到一條大肥魚,連他這乾哥都不要了。我想瑋哥應該沒吃到他,不然乾弟找到幸福理應為他高興才是。至於是不是肥魚,聽說是日本來的客人,我立馬翻上白眼,因為日本客人普遍不大方,小費給得寒酸,通常也都有家室。你覺得同志會在海外金屋藏「蕉」嗎?省省吧!一毛說我在吃醋,我絕對不是!雖然我不外賣,但客人我也是交手過不少,真正出手大方的客人,會花錢在風月場所上班的人身上嗎?以前我不敢說,現在的台北就別作夢了!

果不其然,他不到一個月就回來重操舊業。原因是那個人來台灣出差兩個星期,就帶他去吃喝玩樂,逛街血拼,但也不是走什麼高級路線,他還抱怨對方只帶他去買UNIQLO,我覺得有人包他就該偷笑了還嫌。之後他還到日本一次,住在對方家,但顯然對方也不富裕,無法養他一輩子,所以後來彼此終於睜開了現實的眼睛,各自又回到原本的生活裡。瑋哥倒是很開心,畢竟撿回了一個乾弟,又能夠幫他賺錢,何樂而不為?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20)

話題扯遠了,回到我的好姊妹身上。青蛙的缺席令我緊張,要是被包養從此金盆洗手那也是美事一樁,後來阿南接到電話,他竟然在警局!我跟瑋哥準備去保他。其實我一直都不清楚青蛙白天都在做什麼工作,他曾說他在電玩店打工,我以為是湯姆熊之類的。後來我們到警局,才知道他在賭博性電玩店內做服務生。一看到我們他快哭了,因為他家人住台東,遠水救不了近火,我們不出現,他就得睡在警局,雖然我不認為睡在警局有什麼不好(誤)。

To be continue…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9)

Read more stories by just signing up

or Download the App to read the latest stories

Already a member?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