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20)

前情提要:

後來豪哥來瑋哥總是免費招待,但豪哥不想這樣所以又把錢花在我們公關身上,小費給得更大方了。突然覺得酒店的經濟學好奇妙,到底該感謝哪一隻「看不見的手」?混混的?老闆的?還是客人的呢?

一直以來我始終納悶的一件事,便是男人話從不以熊吧自居。雖然阿南跟大支嚴格算來也是熊了,公關裡的阿寶本就是隻小熊,加上豪哥這類熊客也常來,牆上亦掛了不少男男熊的親密海報,實在很難不讓人跟熊吧聯想在一起。但瑋哥說他不要做熊吧,也不想被定位。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9)

一毛偷偷告訴我瑋哥這是事後諸葛,吧還沒開張時瑋哥是想做熊吧的,但沒想到變成了熊的「避險天堂」,就是成了那些喜猴、被熊排擠的熊來的地方。所以吧裡不少熊跟猴,那體型一綜合,我覺得好像也沒那麼有分別。所以我們這些公關很受熊客的歡迎,真是有些受寵若驚。因為我們也曾去過其他熊吧消費,跟那些熊客一副「你們幹嘛來這裡」的眼神相比,男人話酒吧真的是走療癒系路線,不管是對我們或是被排擠的少數熊而言皆是如此。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8)

我曾經也被不少熊客點檯過,講老實話我實在擔當不起。在此仍是要特別強調一次,熊的排他性真的很高,尤其在林森北路你不能不知。每每去別的熊吧看到一群熊聚集在一起,那感覺就像「結界」一般,你一踏入便會碎屍萬段。事實上有時我頗不以為然,有些根本就是「豬」,只不過混在一群身材壯碩的人當中,視覺平衡一下就不那麼胖了。但豬來到林森北路還是豬啊,不會因為跟熊混在一起而有什麼差別,但不可否認大家對於體型這件事接受度是越來越寬容,我只能說胖子也是有春天的。

常被一些熊(豬)客問:「你喜歡熊嗎?」客人指著自己,我想對方未免也太自我感覺良好,明明就是豬,為何自以為可以扮熊吃老虎呢?每每回答我總是希望不要像小木偶皮諾丘那樣鼻子變長,但基於客人最大,再者我對於鬍鬚、壯碩小腿,以及粗框眼鏡這三件事著迷,所以也勉強過了不少關。我其實是喜熊的,但熊只落在我喜歡的光譜裡,佔據小小位置罷了。

To be continue…

【同志私小說】那一年,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17)